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山村也见“柯湘头”  

2017-01-04 22:13:41|  分类: 回忆思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赵全国

那年,革命样板戏《杜鹃山》红遍全国。公社的放映队也进我们山村放映了几次《杜鹃山》的电影。杨春霞不但以大无畏的革命者的形象感动了广大的观众,而且还以亮丽的形象深受亿万观众的喜爱。她饰演的柯湘为银幕带来一股难得的清新之气。

尤其值得一说的是柯湘的发型,它一改当时文艺作品中千篇一律的大辫子或“一刀平”,而是一种发脚略带卷曲的短发,额前留着刘海,多了一份女性的柔美。一时间,“柯湘头”风靡大江南北,许多女性竞相模仿。

正好那时我回上海,发现街上经常能见到剪着柯湘式发型的女子。开始我很感惊奇,后来很快就想明白了其中的理由——它是由时代的大环境造成的。爱美是人的天性,尤其是年青女性的天性。尽管这种天性被当时的政治氛围压迫着,但它始终没有消失,就像埋在土里的一粒种子,一有机会,遇到合适的温度和湿度就会发芽。当时,稍有特色的发型就有可能被批为“资产阶级”情调,这下好了,我学习革命样板戏里的一号英雄人物,剪一个“柯湘头”应该没问题吧?不但没问题,而且很理直气壮,还很革命呢!于是这种被久久压抑的爱美的渴求终于名正言顺地找到了一个突破口,满城尽是“柯湘头”的奇异风景就此出现了。

回到山村,正想把这件趣闻告诉诸位插友。还不等我说起,我教的一群小学生就涌进房间房间来。他们想来看看我从上海带了什么新的图书,还想来听听有什么新的故事。

忽然我眼前一亮,发现三年级的慧莲竟然也剪了一个柯湘式的短发,留着刘海。记得她以前总是梳着两条短辫子的。这是怎么回事呢?难道“柯湘头”那么快也流行到了僻远的山沟沟?山里的女娃不会也这么善于赶时髦吧?心里这么想,不禁大声说出声来:“啊哈!怎么慧莲也剪了个时尚的‘柯湘头’!”慧莲脸一红,随即忽闪着一双大眼睛回我一句话,更令我吃惊。她反问道:“你赵老师怎么剃了个‘赵辛头’?”

赵辛何人?别说是小孩子,我敢说,就是成年人对他也未必会有多少印象的。赵辛自始至终没有登台亮相,剧中对他的交代是极为简单的:第一场自卫军战士李石坚向雷刚报告:有一男一女两个共产党员来到杜鹃山,女的(就是柯湘)受伤被捕,男的中弹牺牲。后来在毒蛇胆的牢房里,杜妈妈告诉雷刚,那牺牲了的男共产党员就是柯湘结婚三载的丈夫赵辛……

我在课堂上给孩子们讲过《杜鹃山》的故事,关于赵辛的事迹只是简略地带过,若非有人提起,我自己几乎也将他忘了。没想到慧莲心细如发,居然将这个在故事中一晃而过的人物也牢牢记在心中,并且那么迅捷地以“赵辛头”来回应“柯湘头”。更使我啼笑皆非的是,本人恰好也姓赵。

我也怀疑,“柯湘头”的发型也不至于那么快从大城市就流传到偏远的山村吧?也许,女孩子都有共同的审美观,她们是看了《杜鹃山》自己觉得美观而各自模仿的。也不对呀,村里的女孩子也是很会跟风追美的,有谁买了一块漂亮的纱巾,没多久很多女孩子都系上了各种颜色的纱巾。不管她的“柯湘头”是从大城市传入的还是直接从银幕上学来的,应该在村里流行起来才合情理,可我一直没看见第二个姑娘也剪这种发型啊。也许,慧莲只是碰巧把小辫散开了,发型就有点像“柯湘头”了。对了,“柯湘头”的特点,不仅是短发过耳,而且发脚部位还要略微带一点卷曲,慧莲就不是。我暗自好笑:也没准因为我刚从上海回来,形成了思维定势,一看到女孩子的短发就怀疑是“柯湘头”。

不管那是不是“柯湘头”,慧莲便给、快捷的应答当时使我大感讶异。直至今日,我眼前还常常会出现她的清丽的形象:她剪着疑似的“柯湘头”,闪着一双星星般明亮的大眼睛。

当时,山村的女孩上高中的也很少,更别说进大学深造了,不然以她的聪慧,长大后很可能会相当有出息的。可是据说,她成人后很快便“泯然众人”成为一个寻常的农妇。有点可惜了。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