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难忘老苗的饺子  

2016-11-16 18:26:28|  分类: 回忆思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胡孝龙 原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兵直第26团二营炮连)


饺子,北方民众的常用面食,而我,同样对饺子情有独钟。那是因为当年下乡第一天,炊事班长老苗做的饺子的鲜美滋味,让我这么多年来始终挥之不去。

1969年,祖国东北边陲战事一触即发。经长途跋涉,6月18日的晚霞涌动时分,我与同学们被送到了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28团四连驻地。

    饭毕草草擦洗后,在新鲜感驱使下,我独自一人在营区内游逛起来。天已断黑,月亮还没有出来,天幕上,繁星闪着狡黠的光,整个营区影影绰绰。

传来马的嘶鸣声,随着响声,我走进了离宿舍不远处的马厩院子。就着夜风里摇曳的马灯光亮,我见到院子一侧有两名老职工在铡草,就走近前去。只见一人把成捆的草有分寸地徐徐前送,另一人拧腰起伏地操持着铡刀,随着“咔嚓咔嚓”的切割声,长捆的草成了寸断的料。出于新鲜和好奇,我跃跃欲试,试探着提出由我来干一会儿。他们对望了一眼,迟疑片刻答应了,只是无论如何不让我送草,说那活儿危险,伤着了知识青年,任谁也担待不起。在他们的指导下,我很快掌握了铡草的操作要领和节奏配合,越干越顺手,铡好的草料越集越多。完工时已近午夜,他们拦住了我,恳切要求一起去吃夜宵。

食堂灶间,炊事班长老苗正在忙乎着,铡草的两个人争相向他介绍。老苗,四十几岁,脸上细纹纵横,始终乐呵呵的,很浓的山东口音。他对我左一眼、右一眼,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一脸的笑纹堆成了团:“哈哈,南蛮子,有你的,别人愁得哭,你却去干活。不急哦,以后有你出汗的时候。”老苗说话时大蒜味浓烈,但他的话以及他的笑容,让我体味到亲切有加,拘谨感顿时化为乌有。

在煮饺子的过程中,我和老苗交谈甚欢,得知他们这些老职工中很多人是当年集体转业的十万官兵,一晃在这块土地上已有十来年光景。扛枪卫国是我报名来黑龙江的原动力,当我迫切地提出发枪的问题后,老苗笑得像个孩子,说目前连里只有几把练习用的木抢,没有一杆真枪。见我愣怔。老苗话锋一转,说,但是,战争一旦打响,枪随时会发下来,甚至还要发炮发坦克呢,就怕到时你使唤不过来。我惊愕得睁大了眼睛,满脸的不相信。老苗笑得更欢了,笑毕,他说,其实驾驶拖拉机和驾驶坦克没啥区别,连里多的是拖拉机,干好了,就去机务排开拖拉机,苏联卫国战争不是有许多拖拉机手一转身成了坦克手吗!一番交谈,竟让我有了茅塞顿开、前程似锦的感觉。

饺子出锅了。老苗笑眯眯地望着我,“南蛮子”长“南蛮子”短地称呼我,还一个劲地劝我多吃点吃饱点。在我的印象里,“南蛮子”似乎带有贬义,但此时,我却感触到了浓浓的爱意和情谊,很乐意接受。饺子是韭菜鸡蛋做的馅,蛋多菜少,黄绿分明,我的食欲一下子被吊了起来。馅里还加有不少豆油和剁碎的大葱,吃到嘴里,感到特别的鲜香味美。很快,我放下初来咋到的羞涩不安,大快朵颐起来。

此后,每当到食堂就餐,老苗都会笑呵呵地迎向我,打菜的勺子一挥,再挥,给我的菜肴打得特别多,嘴里还直叨咕:来,南蛮子,多吃几口,再给我长结实点!

当年年底,为加强战备抵御外侵,经报沈阳军区批准,兵团决定组建由兵团司令部直接领导和指挥的武装值班团,其人员编制和装备标准与我军野战军正规部队完全一样,并以现役军人条件向兵团各师团发出征兵动员令。最终,我实现了自己的夙愿。

临行前向老苗告别。他一改往日亲热随和的做派,略显严肃地摁了摁我的肩说:这下遂意了吧,不过,枪不是人人扛得好的,小伙子,我相信你扛得好!

四十几年来,时不时的,我会想起老苗包的饺子的鲜美可口,想起他皱纹堆垒的脸上的亲切和善,想起他关怀备至的热切话语。

 


2016年11月16日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