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错位旅程(二十)  

2016-01-08 23:47:35|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六章、悲壮人生、错位人生

第一节

甄建国坐在电脑前写微博,自从退休以后,他就养成了每天写微博的习惯。他想把他的工作经验、他这一生所经历的所有失败和成功的经历写下来,至于写下来干什么,他从来没有想过。

不知道是谁说过这么一句话,大概的意思是说人在六十岁到七十五岁之间,是写东西的黄金时期,这个时候的人阅历丰富,无需为生计而奔波,可以静下心来专心写一些东西。

苏娅这个时候仍然忙着家务事,每天早上出门买菜,总是要约楼上的张阿姨和她一起上菜市场。张阿姨会跟菜贩讨价还,所以张阿姨总是冲在前面,等到张阿姨把菜价杀下来之后,苏娅也跟着买一些便宜货。等买完菜回来,她就开始收拾房间,先把甄敏屋子收拾好,把甄敏扔在地上的脏衣服脏袜子放进洗衣机里,再把房间里的窗户打开,好让整个房间都透透空气。

甄敏早就把自己的工资卡交给她了,说卡里的钱随便用,让她叫个钟点工来,可她说什么也不肯,不是她舍不得花钱,她天生就是个闲不住的人。

每次葛胜利到他家来串门,是苏娅最高兴的时候。葛胜利一口一个“苏连长”,叫得苏娅心花怒放。虽然现在的苏娅身上已经找不到半点当年叱咤风云的风范,但是,只有这个时候,苏娅才感到了自己的存在,自己的真正的价值。

他们在一起喝茶,一起聊天,聊的最多的还是在北大荒那时侯的事情。许多有趣的事情都仿佛历历在目,就在眼前一样,他们是百谈不厌,隔一段时间,再拿出来晒一晒,还是那么有趣。这些回忆成了他们谈笑的资本,生活的乐趣,因为这是他们年轻时候的资本。

甄敏除了周五晚上的那次聚会以外,每天还是两点一线,从单位到家里,再无其他地方可去。每次购物她都是从网上购买,省去了她逛街的时间。有时顾长根会来,就像个熟客,跟甄建国和苏娅打个招呼以后直接走进她的房间,把门关了起来,一会儿功夫,里面就会传出甄敏开怀的笑声。

这是苏娅最开心的时候,她也会跟着笑。甄建国则表现平淡,他讥讽苏娅傻笑。

“你呀,你跟着笑什么?真是个傻蛋!”

“你才是个傻蛋呢!”苏娅反唇相讥,嘴上表示不满,心里却乐呵呵的。

“小敏就是你惯的,你俩一个德行!”

“嘘,小点声好不好?等小顾走了我再找你算账,看我怎么收拾你!”

“好好,算你狠,我不跟你说了,我要写博客了。”

“写吧写吧,只有写博客的时候你才消停。”

甄建国又坐到电脑前,写起了他的博客。每当这个时候他可以忘记一切,忘记身边的人、忘记身边的事,进入到他的世界里,似乎这已经成为他的精神寄托。

顾长根走了,甄敏把他送到门口就回来了。

苏娅问道:“小敏,人家那么老远赶来,你就不能送远一点?”

甄敏说:“是他叫我不要送的嘛。”

苏娅说:“人家那是客气话,你就当真啦?”

甄敏说:“我就是那么实在,不会嘘头巴脑的。”

苏娅说:“小敏,妈跟你说,女人应该学的矜持一点,你瞧你笑起来没心没肺似的,多没教养啊。”

甄敏撅起了嘴,说:“妈,哪有妈这样说自己女儿的?我不跟你说了,我回房了。”

苏娅喝道:“站住,我的话还没有问完呐,你坐下来!”

甄敏顺从的在沙发上坐下。

苏娅换了一种语气,问道:“小敏,有件事我一直想问你,目前你俩谈到什么程度啦?”

甄敏说:“谈到什么程度?顺其自然呗。”

苏娅说:“什么叫顺其自然?你多大岁数啦,早就该谈婚论嫁了。”

甄敏笑了起来,说:“妈,您想赶我走,我就不走,我想一辈子守着您和爸。”

苏娅说:“女孩子大了就要结婚,我们不要你守着,我想早点抱外甥,你懂吗?”

甄敏说:“妈,我理解你的心情,可我不想结婚,不想要孩子,我对结婚一点感觉都没有。”

苏娅的气不打一处来,说:“那你跟小顾谈的这么热闹,难道这一切都不是在谈恋爱?丫头,你真的想气死你妈呀?”

甄敏说:“妈,您别生气了好不好?我就是这么想的嘛。”

苏娅问:“那你们都谈些什么呀?谈的这么开心。”

甄敏说:“小顾这个人表面上挺呆板的,其实很幽默,会讲许多笑话逗我开心,他说他跟别人话不多,不知怎么搞的,遇到我竟然有说不完的话。”

苏娅叹了口气说:“这就是缘分啊,懂不懂?死丫头,他已经对你动了真心了,你还不晓得呢!”

甄敏一下怔住了,半天才说:“妈,那我该怎么办呢?”

苏娅问她:“小敏,小顾哪点不好,他配不上你?”

甄敏想了想说:“我也说不上来,只觉得我俩就这样谈着也不错,根本就没想要结婚的事。”

苏娅问:“小敏,你也不想想,你今年多大啦?你不结婚,那你想干什么呢?”

甄敏说:“妈,人各有志,你也别为难我了。我看到我的周围许多女人结了婚以后,生了孩子,身形也变了,也懒的梳洗打扮了,就像您一样,还得做各种家务,还要带孩子,送小孩上学,啊呀,那简直烦死了!我不想被家庭的绳索束缚住,我只想自由自在地过日子。”

苏娅说:“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都要走上这条路的,你看我跟你爸,年轻时千里迢迢到北大荒,我俩原先也是不认识的。可为什么会走到一起了呢?这就是缘分啊。我们结了婚,生活不也是过得幸福美满吗?为什么你就有那种想法呢?”

甄敏说:“妈,为什么您总是要提你们过去的事情,都已经过时了,为什么还要提?烦不烦呐。”

苏娅见甄建国自顾自己打电脑,根本不管她们在谈什么,便把气撒到甄建国身上:“老头子,你倒是沉得住气呀,这个女儿难道不是你养的?是外面捡来的?到这个时候了,还在玩电脑,也不帮我说两句。”

甄建国只得放下电脑,走到苏娅身边,问道:“发生了什么事啊?大惊小怪的。”

苏娅说:“你问问你这个乖女儿,她是怎么跟小顾谈恋爱的。”

甄建国说:“不是谈的蛮好的吗,干嘛还要问?”

苏娅说:“一对糊涂蛋,还蛮好的呢,你问问她,她是怎么想的。”

甄建国把眼睛转向甄敏,问道:“小敏,你跟我说实话,你跟小顾是不是在谈恋爱?”

甄敏摇了摇头,说:“不是。”

甄建国又问:“小顾也是这么想的吗?”

甄敏还是摇头,说:“我怎么会知道他的想法,反正我是这么想的。”

苏娅说:“我的小姑奶奶,你这样做会把小顾给害惨的,他一直以为你是在跟他谈恋爱,他会把这个喜讯告诉他乡下的父母亲,你不但害了他本人,你还会害他的父亲母亲的!”

甄敏瞪大了眼睛,问道:“真有这么严重?”

甄建国点点头说:“是的,真的有这么严重。”

甄敏说:“那我得好好考虑考虑了。”

苏娅说:“还考虑啥呀,赶紧做个了断吧,要么跟他继续好下去,要么就明确地告诉人家,这个恋爱咱不谈了。”

甄敏为难地说:“这叫我怎么开口呀?”

苏娅说:“现在你知道为难了吧?就给你一晚上考虑时间,如果你不想继续谈下去的话,明天一早把你的想法告诉你爸,让你爸跟小顾说去。”

甄建国吃了一惊,说:“啊?你们把这个难题交给我,让我去做这个难人,我不去,要说你自己说去。”

苏娅责备他说:“你这个父亲是怎么当的?女儿的事情你根本就不操心,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甄建国说:“谁说女儿的事情我不操心啦?女儿长这么大,吃喝拉撒我哪样不操心,我在外面这么拼命工作,还不是为了这个家?”

苏娅说:“我不是说你这个,我是问你,女儿长这么大,你跟她坐下来谈过几次话,她心里想些什么你知道吗?”

甄建国说:“我是想跟她谈的,可我们能谈什么呢?每次我们说不上几句话就结束了,这能怪谁呢?谁叫我们生活在两个不同的时代的。”

苏娅问:“这就是你的态度?这是你一个做父亲的责任?你这个父亲也太不称职了!”

甄敏实在忍不下去了,叫道:“你们不要再吵了好不好?我真受不了你们,再这样吵下去,我还没结婚呢,你俩就已经离婚了!”

第二节

甄敏在超市门口又遇上了上次跟她吵架的那个男青年。

“今天你又来这儿干什么,”她问道,“难道上次的架还没有吵够?”

男青年见到她,微微一笑,说:“原来是你,对不起啊,我对上次给你们造成的麻烦向你表示歉意。”

甄敏上下打量着他,说:“这一次穿的西装革履的,还带着领带,打扮得蛮气派的嘛,到这里来干什么?”

男青年说:“我这次来是履行公事,还要麻烦小姐您引荐一下。哦,对了,”他从公文包里取出一张名片,双手递给甄敏,“这是我的名片,请过目。”

甄敏接过名片,双目一扫,说:“原来是澳特商业有限公司中国区的副总裁尤小强先生,你们是国际的大公司,到我们这小地方来干什么?”

尤小强没有直接回答她的话,只是问:“这位小姐,请问尊姓大名。”

甄敏说:“我姓甄,甄别的甄,单名一个敏字。”

尤小强说:“甄小姐,我想见你们的总经理,是否能劳您大驾,给带一下路啊?”

甄敏感到好笑,说:“你是从哪儿学的这些套路?还彬彬有礼的。好吧,本小姐就屈尊一下大驾,陪你走一趟吧,请上楼。”

甄敏把尤小强领到楼上,敲了敲总经理办公室的门,里面传出李俊杰的声音:

“甄敏,是你吗?进来吧。”

先生,这位就是你要找的李总、李俊杰先生。”

尤小强向李俊杰双手递上名片,说:“李总经理,我是澳特商业有限公司的谈判代表,我代表澳特商业有限公司前来你处洽谈业务。”

李俊杰说:“尤先生,您请坐,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们好像见过面吧?”

尤小强说:“是的,上次我来的时候,就是这位小姐接待的我,对我好像不太友好。”

李俊杰笑了笑说:“所谓不打不相识嘛,尤先生,请你别往心里去。”他又转过头去,对甄敏说,“你去把我那最好的茶叶拿出来,给尤先生沏壶茶来。”

甄敏答应了一声,到李俊杰的储物柜里把茶叶拿出来,泡了一杯热茶放在尤小强的面前,说:“尤先生,请慢用。”

尤小强很有礼貌地说:“谢谢。”

李俊杰得意地望着甄敏的一举一动,这一切在他看来仿佛是一种享受。他把头转向尤小强,问道:“尤先生,请问,你们奥特公司是个外资商业巨头,找我们这么个小小的超市有什么贵干?”

尤小强说:“李总,我们公司在中国的业务刚开展了三年,业务量就呈现上升的趋势,总部要求我们继续扩大业务量,给我们提出了非常苛刻的指标。不瞒您说,上次我到贵超市来,就是来探底的,顺便对贵超市做一下资产评估。”

李俊杰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们是不是想收购我们超市?”

尤小强说:“李总,您先别急,您听我解释,收购的事情我们可以先放一放,我们也可以用其它方式来达到双方共赢的目的。”

李俊杰说:“尤先生,你的意思我已经听懂了,你们无论采取什么方式都是想吞并我们超市。既然这样,尤先生你听好了,我的态度就是你们走你们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咱们河水不犯井水,各走各的路。要想收购我们,想都别想。”

尤小强说:“李总,您先不要这么早就下结论,您听我把话说完,目前为什么许多小型超市都办不下去了,这里面有多种原因,但最主要的一条就是资金和实力问题,它们不能跟超级大集团抗衡,我们的客户有百分之十以上来自于大型企业,这些都是固定客户。我们的商品质量上乘,都是有保证的。而且我们还有价格上的优势,这些优势你们小超市根本无法撼动它的。李总,这次我来的目的很明确,因为你们超市的环境位置不错,是个闹中取静的好地方,常住人口也比较密集,我们想把你们这个地方改造成具有特色的超市,这样对你们对我们双方都有好处。因此,请您把我的话好好考虑一下,你们可以商量一下再答复我。”

李俊杰也不搭腔,喝了一口茶,突然问道:“你是在哪里上的学?”

尤小强说:“我是在美国长大的,在美国读的书。”

李俊杰接着问:“在美国什么城市?”

尤小强答道:“纽约。”

李俊杰说:“圣约翰大学,是不是?”

尤小强说:“是的,您是怎么知道的?”

李俊杰说:“我也是那所大学毕业的,我一下子想起来了,我见过你,你比我小两届。”

尤小强说:“是么,这么巧?这么说来,你是我的学哥啦。”

李俊杰说:“是啊,想不到在这儿能遇上你。”

他们两个人一下子热络起来。

甄敏在一旁呆不下去了,对李俊杰说:“李总,你们聊吧,我有点事要处理,我走啦?”

李俊杰说:“你忙你的去吧,我跟学弟再聊一会。出去的时候顺便到对面的小饭馆帮我定个座位,中午我要招待一下我这个小学弟。”

尤小强推辞说:“不啦,李总,初次见面怎么能让您破费?”

李俊杰说:“哎,吃顿工作午餐我还是请得起的,不要再推辞了,难得见一次面,这样的机会不多,你说是不是啊?”

尤小强说:“好吧,下次有机会,我来请你。”

李俊杰高兴地说:“这就对了嘛!喝茶,咱慢慢聊。”

甄敏闷闷不乐地走下楼去,说心里话,她感觉到她在这里一点都不痛快。自从调到超市以后,名誉上她是总经理助理,实际上她什么活都干,大到解决超市纠纷,小到倒茶端水,有时忙得她手脚并用都来不及。在广告公司的时候,好歹她手下有几个兵,她率领的部门被她调理得很出色。现在倒好,每天她忙得要命却不知道在忙些什么。她觉得她就像个消防员,哪儿着火了她就到哪儿去,完全没有目标。她的脑子里有个念头,她想离开超市,到别处去谋生,别看她不经常出门,她的人脉很广,要到别的地方谋个像样一点的职业还是没有问题的。人挪活、树挪死,到哪儿不是一样干活?大学毕业以后跳槽也不是第一次了,只要心情愉快,无论什么职业都可以。

她拿定主意以后,心情倒是轻松了些多。对,事不宜迟,今天就跟李俊杰摊牌。

下午时分,李俊杰跟尤小强用餐完毕,高高兴兴地把尤小强送走,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

“甄敏,”他喊道,“帮我重新泡一壶茶来!”他喊了半天,没人答应,又喊道,“甄敏,你跑到哪里去啦?听见没有?给我泡一壶茶来!”

甄敏来了,问道:“李总,你叫我?”

李俊杰说:“我喊你喊了半天,你到哪儿去啦?”

甄敏说:“我在下面忙着呐,什么事情,你说?”

李俊杰说:“给我把杯子里的茶叶倒掉,重新泡一壶拿来。”

甄敏说:“你喊我喊了半天,就为这事?你有时间喊我,难道就没时间自己动一下手?真是的!”

李俊杰一下子被甄敏问住了,愣了半天也没缓过神来。“是是,你说的对,我怎么没想到呢?我自己也可以动手的。”说着他自己把杯子里的剩茶倒掉,重新在杯子里放好茶叶,倒上开水。

甄敏说:“这不解决了吗?李总,还有其他事吗?”

李俊杰说:“甄敏,刚才跟尤小强一起吃饭,他提起了收购咱们超市的事,我想听听你的想法。”

甄敏问道:“李总,你心动啦?”

李俊杰说:“他提的条件非常优厚。”

甄敏说:“你是不是已经答应他了?我告诉你,这件事必须要经过董事会的研究才能决定,你不能自作主张。”

李俊杰说:“我还没有答应他呢,我只不过想先听听你的意见。”

甄敏说:“你如果能把所有的股东、包括养鸡场的陈来根全部摆平,我没有意见。”

李俊杰为难的说:“这恐怕不行吧?”

甄敏说:“那这件事情你就不能做。”

李俊杰说:“尤小强说了,收购以后,超市只是挂上他们的招牌,领导班底、人员结构和职工待遇都不变,这有利于咱们超市的发展呀。”

甄敏说:“谁说人员结构不变?我就变了,我辞职!这是我的辞职信。”说着,她把一封信扔在他的桌子上。

李俊杰拿过她的辞职信,看都没看就撕了,扔到废纸篓里。“甄敏,现在超市刚刚起步,在这关键时刻我怎么能让你走呢?”

甄敏说:“李总,你撕了也没有用,你把我调到超市本来就是个错误,明天开始我不会再出现在超市里了。”

李俊杰问道:“甄敏,是不是我哪儿做错了,惹你生气了?如果是我的错,我向你道歉,只要你不离开超市,以后我都听你的,这样还不行吗?”

甄敏冷笑一声,说:“承蒙你这么看得起我,我受不住,再见!”说完她转身就走。

李俊杰想挽留她,又不敢用手去拉她,只得喊道:“甄敏,你不要走,你听我向你解释,我给你跪下还不成吗?”

甄敏刚走到门口,听他这么一说,又停下脚步,回过头去一看,李俊杰真的跪在那里。她的心一软,又走了回去。

“你干嘛要这样,快起来,叫别人看见了多不好。”

“你说句话,我就起来。”

“你让我说什么呀?”

“你就说你不走了。”

“好,我说,我不走了还不成嘛。”

第三节

董事会经过商议后,达成了一致意见,为了全体股东的切身利益,不同意被外资的大商业集团收购。

甄敏在董事会上说的一番话,打动了董事会的每一个人。她说:“我外公是个老红军战士,他活着的时候,一直跟我说,打阵地战的关键就是要坚决守住前沿阵地,不怕牺牲,前沿阵地丢了,整个战役就会失败。我们现在就跟打仗一样,还未作战就把前沿阵地丢了,这就意味着我们整个战役的失败。我们超市虽小,但我们掌握了主动权,不管怎么说,我们是老板。如果我们被大机构收购了,表面上看上去不错,但最终我们变成了打工仔,听别人吆喝。我们经历过失败,但不能气馁,至少在精神层面上不能输,输了就没有退路了,因此我们只能往前走。如果我们的决策正确,超市还是会有前途的。”

陈来根也说:“甄助理说的非常有道理,我们自己的命运不能由别人摆布,我们要掌握主动权啊。”

丁士军说:“仗还没有打起来呢,我们自己就撤退了,没道理啊!打得赢打不赢咱先不说,至少也得打打看嘛。不管怎么说,我支持甄敏的观点。”

小倪看了看李俊杰,神色有些犹豫,她说:“我也拿不定主意,不知道说什么好。听来听去,好像甄敏的道理足一点,这样吧,我支持甄敏。”

李俊杰说:“既然你们的观点都一致,那么这样好不好?咱们先朝着咱们既定的方向走,齐心合力把超市经营起来,对得起那些信得过咱们的所有股东。”

甄敏到楼下的小饭馆随便吃了点中午饭,刚要起身,手机铃声响了,她掏出手机。

“喂,甄小姐吗?我是尤小强。你现在有没有空?我想找你谈谈。”

甄敏说:“对不起,尤先生,我下午有事不能陪你。”

“最多十分钟,几句话就结束。”

“不行啊,等你赶到已经是下午了,我真的有事。”

“甄小姐,你回头看看,我就在你身后。”

甄敏回头看去,尤小强果真在她身后十几米的地方,手里拿着手机,正在跟她通话。

尤小强走到她的身边,说:“甄小姐,我们找个地方谈谈吧。”

甄敏知道他的来意,推脱说:“我现在真的有事,改日吧。”

尤小强说:“就两句话,说完我就走。”

甄敏没有办法,只得说:“好吧,既然这样,你就在这儿说吧。”

尤小强说:“这多没意思啊,我知道一个地方,离这儿不远,我们去那里吧。”说着,他头前领路,把甄敏带进了一个咖啡厅。

两人找了一张桌子坐下,要了两杯咖啡,小饮慢酌起来。

甄敏说:“尤先生,你把我领到这里来,想跟我说什么现在就说吧,我没工夫陪你喝咖啡的。”

尤小强说:“我知道你们董事会开过会了,我也知道你们都反对你们的超市被收购,你们的态度都非常坚决。可是……

甄敏吃惊地问:“我们刚开过会,你就已经知道了开会的内容,真不简单呐!我问你,是谁告诉你这些的?”

尤小强说:“我们搞商业营销的不掌握第一手材料,还算什么商业精英?”

甄敏问:“你搞这些情报总共花了多少钱?”

尤小强说:“这个你就不用管了,我想说……

甄敏再次打断他的话,说:“尤先生,我是这个超市的监事会主席,我有责任监督每一位董事办事的合法性,所以,你必须告诉我这个向你传递消息的人到底是谁!”

尤小强说:“甄小姐,这件事恕我不能奉告。我今天来找你的目的很明确了,只要你能协助我们完成超市的收购,只要在我的职责范围内,你可以提出你的任何条件。”

甄敏问道:“这算是贿赂我?”

尤小强说:“这怎么能算是贿赂呢?商业营销是要有手段的,最多只能算一种营销手段而已。”

甄敏说:“尤先生,谢谢你的咖啡,也谢谢你的营销手段,我没时间陪你在这里给我上营销课,我走了。”说着她站起身来,收拾包准备出门。

尤小强说:“甄小姐,请留步,我还有话说。”

甄敏说:“我不要听。”

尤小强说:“要是关于李俊杰的事呢?”

甄敏停住了脚步,转过身来,重新坐了下来。

“关于他的什么事情?”

尤小强说:“你听了这个消息以后也不必紧张,他准备和我们公司签下这个合同了。”

“啊?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的!”甄敏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时候的事情?”

尤小强说:“就在那天他请我吃午饭的时候,我们谈的非常默契。”

甄敏问道:“尤先生,你能告诉我你们都谈了些什么吗?”

尤小强说:“当然可以,我们谈了一些收购超市的事情,以及收购以后的有关细节。”

甄敏说:“连细节都谈到了,你们真够默契的。能告诉我都有哪些细节吗?”

尤小强说:“我们公司保证收购以后,从超市的利润中每年提取百分之五的份额给李总,以弥补他投资的损失。这样不出几年他不但可以收回投资,而且还可以坐收利润。”

甄敏问:“那么其他的股东呢?其他人的利益怎么保证?”

尤小强说:“这个你放心,我们已经有了方案,我们会请著名的评估公司来评估你们超市的市值,然后用现金的方式支付给每个股东。”

甄敏问:“就这样结束啦?”

尤小强说:“我们是根据国际惯例来办的,这很公平。”

甄敏气愤地说:“公平?你们这样做恐怕是牺牲大多数人的利益来保护个别人的利益吧。”

尤小强说:“甄小姐,话不能这么说,世界上没有绝对公平的事情。现在的潮流就是这样,少数巨头可以垄断整个局势,整个市场都是由他们来调控,像你们这样的小型超市他们根本不放在眼里,你们怎么跟他们斗?”

甄敏问道:“尤先生,你是来当说客的是不是?你给了李俊杰多少好处费?”

尤小强说:“一分钱都没给。”

甄敏说:“我不相信,一分钱没给,他就答应你啦?利润分成那不过是一种诱惑,谁知道以后有没有利润呢。”

尤小强说:“我说的都是认真的,我们真的没有给他任何好处。”

甄敏说:“这件事我跟他没完,他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算什么董事长!”

尤小强说:“甄小姐,你可以去找他。但是我也要奉劝你一句,做事情要顺势而为,识时事者为英杰,千万不能任性。”

甄敏说:“尤先生,我也要奉劝你一句,不要把自己估计得太高,中国有一句古诗,叫做‘高处不胜寒’,当心别把自己给摔着了。拜拜了!”

尤小强喊住她:“甄小姐,先别走。”

甄敏转过身来问道:“尤先生,还有事吗?”

尤小强问她:“我能请你吃顿饭吗?”

甄敏反问道:“这算是你向我赔礼道歉吗?”

尤小强说:“不是。我只想交你这样的朋友。”

甄敏说:“我在别人的眼里只是个刺头,说起话来得罪过不少人了,你还敢交我这样的朋友吗?”

尤小强说:“我喜欢你这样的性格,直率、透明,没半点瑕疵。”

甄敏问道:“小伙子,这是你爸妈教你的吗,这样来讨好女孩子?”

尤小强说:“从小我爸妈就离婚了,我在美国长大,虽然生活上很优裕,但我不愿意跟我继父呆在一起。大学毕业后,我就回国找我父亲一起过。”

甄敏说:“那你的父亲一定对你很好咯。”

尤小强说:“我回国后也很少见到他。”

甄敏问:“那是为什么呀?”

尤小强说:“他那个人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每年他都要到黑龙江农场去,一去就是大半年。”

甄敏说:“他是个知青?巧了,我的父母亲也是知青。”

尤小强说:“我真不明白他这样做是为了什么?他又不缺钱花,晚年完全可以享享福的。”

甄敏说:“你也不必太伤感了,他们这一代人都是这样的,不但你不明白,我也纳闷呢。”

尤小强问她:“那么你答应我请你吃饭啦?”

甄敏说:“别想得太美,我还没有答应呢。”

尤小强说:“就看在我们两个都是知青后代的份上,你就答应了嘛。”

甄敏说:“只要不谈收购的事,我就答应你。”

尤小强说:“这算什么条件?好,我俩吃饭的时候,就谈我们父母和我们俩的事情,其他的事情一概不谈,这样总可以了吧?”

甄敏说:“这还差不多。”

第四节

甄敏去找李俊杰,要他说清楚他跟尤小强的谈话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一次谈话简直要把她气疯了。

“什么密谋?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李俊杰在百般抵赖。

甄敏说:“是尤小强亲口告诉我的,说你们已经商量好了准备收购超市的计划。”

李俊杰问她:“你相信他的话还是相信我的话?”

甄敏说:“你俩的话我谁也不相信,我只相信事实。”

李俊杰又问:“你跟尤小强见过面啦?他跟你说了些什么?”

甄敏说:“他把你俩商量好的秘密全都告诉我了。”

李俊杰说:“是吗?甄敏,既然情况你都已经知道了,你是怎么想的?”

甄敏说:“我怎么想的?董事会上我已经表态了,那就是我的想法!”

李俊杰说:“甄敏,我欣赏你的才干,你的确是个人才,在董事会你有一定的影响力,所以说你得帮我。”

甄敏问:“你要我怎么帮你?”

李俊杰说:“帮我做做其他董事的工作,改变董事会决议,完成超市收购计划。”

甄敏恍然大悟,说:“怪不得尤小强这么快就知道我们开会的内容,原来是你告诉他的。”

李俊杰说:“甄敏,如果收购成功,我不会亏待你的。”

甄敏问:“你这是算收买我?”

李俊杰说:“话不要说的这么难听嘛。你知道的,为了投资超市,我几乎花光了我所有的血本,结果呢,一场禽流感,我破了产。现在机遇来了,有大超市来收购我们了,而且他们提出的条件十分诱人,我不愿放弃这次机会。”

甄敏问他:“他们答应帮你收回投资是不是?还给你分成?”

李俊杰说:“对啊,这种好事上哪儿找去?我们根本不用冒任何风险就可以坐享其成。甄敏,我仔细地考虑过,现在竞争这么激烈,生意太难做了,咱们是在漩涡中挣扎啊!与其这样冒险,不如歇手,何乐而不为呢?”

甄敏说:“李总,我现在才看清楚一个真正的你,你是个只顾自己不顾别人的人,你太自私了!当初我们投资小超市是为了什么,是看重你的人品,相信你能够带领大家致富的。可我们全看走了眼,当初怎么会把钱投给你这样一个白眼狼的?”

李俊杰说:“骂吧,只要你心里觉得痛快,你就骂吧。我白眼狼也好,卑鄙无耻也好,在这个社会上,谁是真英雄?谁能够笑到最后?我来告诉你吧,谁有钱谁就能笑到最后。甄敏,跟我走吧,超市很快就要被收购了,这里已经呆不下去了。”

甄敏说:“你别做梦了,我不会跟你走的。”

李俊杰说:“甄敏,你知道吗?从我第一次看见你时,我就喜欢上你了,我一直把你藏在我的心头。我知道你鄙视我,可我对你是真心的,我是真心喜欢你的。我知道,如果这个时候我不把心里话说出来,以后可能就没有机会再说了。现在这里就我们俩,我把我的心里话说出来,我答应你,只要你愿意和我在一起,我保证让你一辈子过幸福的日子。”

甄敏说:“我有个很要好的小姐妹,她曾经跟一个有钱人一起生活,住别墅、开豪华车,她的日子却过得一点也不幸福。你所谓的幸福无非就是钱,这种幸福是不可靠的。另外,我顺便告诉你,我已经有男朋友了,而且我们现在相处的很好,你打消这个念头吧。”

李俊杰大吃一惊,问道:“甄敏,你真的有了男朋友了?是谁?是不是丁士军?”

甄敏摇摇头,说:“不是。”

李俊杰自言自语地说:“不是他,那会是谁呢?”

甄敏说:“这跟你没有关系。”

李俊杰说:“这怎么能跟我没关系呢?甄敏,你知不知道,我所做的一切为了谁?都是为了咱俩啊!”

甄敏说:“李总,我有点受宠若惊了。不过我要跟你说一声‘对不起’了,我没那个福分。另外,我还要告诉你,你的那个收购美梦很快就要破灭了,董事会不会同意你的方案的。”

李俊杰问道:“甄敏,我最后问你一句,你到底跟不跟我走?”

甄敏说:“只要你站在股东的一边,我就跟你走。”

李俊杰思考了一会儿,说:“对不起,我不能这样做。”

甄敏说:“那么我也跟你说一句‘对不起了’。”

李俊杰问:“甄敏,你真的这么绝情?”

甄敏说:“说到绝情,我们两个到底谁绝情啦?你别忘了,你是董事长,你有责任把超市搞上去,而不是把超市卖掉。”

李俊杰说:“我跟你说不清楚,你走吧,我不想跟你说了。顺便说一句,你上次给我的辞职信我批准了。”

甄敏站住了,问道:“你想把我赶走?”

李俊杰说:“是你自己提出来要走的,这不能怪我吧?”

甄敏这次真的生气了,愤愤地说:“你赶我走,我偏偏不走,气死你!”说着她转身就走,“呯”的一声关上了门。

甄敏是个比较强硬的人,她传袭了她的父母亲不服输的性格,在强势面前她毫不示弱。但这一次她流泪了。她找李俊杰,主要想证实一下尤小强的话,她不相信李俊杰会同意超市收购的方案,那次李俊杰为了不让她辞职,竟然不顾一切给她下跪,当时她确实非常感动。可令她想不到的是,尤小强告诉她的话全是真的,这次李俊杰竟然欺骗了她,两个人合起伙来欺骗她。“哼,我不会让你们得逞的!”她心里虽然这么想,其实她也非常矛盾,他是董事长,有权有势,我斗得过他们吗?不如趁早离开这儿,眼不见为净。可是……她想到陈来根,想到当初为了超市的发展而奔波,想到这一切她真的不想走,她想尽她的能力再试一试,看看能不能挽回这个局面。

她拨通了尤小强的手机。

“尤先生,能出来谈谈吗?”

“好哇,约在什么地方?”

“老地方,我请你吃饭。”

“那太好了!什么时间?”

“晚上七点。”

“好,我会准时到的。”

晚上,天下起雨来,甄敏早早在小饭馆里订了座位,坐在那里等着。七点不到,尤小强来了,走到甄敏的身边坐了下来。

甄敏看了看手表,说:“非常准时,我喜欢。”

尤小强说:“不迟到,是对别人尊重的一种表达方式,特别是对女士,更不能爽约。外边下雨了,路上肯定会堵,就早点出来吧。”

甄敏说:“看来你蛮讨女人喜欢的,你的女朋友一定不少吧?”

尤小强说:“哪里,我还没有谈过女朋友呢。”

甄敏说:“是吗?像你这样的纯洁男子市面上已经快绝种了。跟你开句玩笑,怎么样,我们点菜吧?”

尤小强说:“你点吧,你点什么我就吃什么,我从不忌口。”

甄敏说:“那好吧,我就点啦。”她把服务员叫过来,指着菜单点了几个菜。“如果不合胃口,跟我说。”

尤小强说:“没关系,我们边吃边聊。这次找我来,是不是想给我一个惊喜?”

甄敏说:“先吃菜,把肚子填饱了再说。”

尤小强说:“按照我们中国人的习惯,吃菜要喝点酒的,可是我从来不喝酒。”

甄敏问:“要不来点饮料?”

尤小强说:“我也不喝饮料。”

甄敏说:“那也没办法了,吃菜吧。”

尤小强问道:“我还没有约你呢,怎么你先约起我来了,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吗?”

甄敏说:“不愧是大公司的副总裁,真聪明!我问你,你必须跟我说实话,上次你来找我,事先是不是已经跟李俊杰串通好了?”

尤小强说:“是的。”

甄敏问:“你以为这样就能说得动我?”

尤小强说:“你是个不简单的女人,我没指望能说动你。”

甄敏追问道:“那你为什么还要来找我?”

尤小强说:“我们这样的人,只要有一丝希望,还是会努力去争取的。”

甄敏说:“那么我劝你们,别在我的身上花功夫了,我是不会妥协的。”

尤小强说:“甄小姐,从我的角度出发,我也不会妥协,只要有一点希望,我会一次一次努力争取的。”

甄敏说:“我已经考虑过了,如果你们要来硬的,那我们只有付诸于法律来解决了。”

尤小强说:“这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我还是希望甄小姐再仔细考虑一下,如果你答应我们的要求,我们会保证你的利益。”

甄敏说:“你说起话来跟李俊杰一个模样,为了保护少数人的利益,就可以牺牲大多数人的权益。”

尤小强说:“关于这一点,我不想跟你争论,我们谈点其他的好不好?”

甄敏说:“像你这样的人还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可谈?”

尤小强说:“你太小看我了,我这个人其实是很幽默的。”

甄敏说:“是吗?这还真没看出来,一个从小缺少父母疼爱的孩子会有幽默感。”

尤小强说:“下次我约你,我们说好了,不准再谈工作,你听我给你讲有趣的事情。”

甄敏说:“说好就说好,谁怕谁啊?尤先生,我给你个建议,你要不要听?”

尤小强说:“当然要听,什么建议?”

甄敏说:“我以前在广告公司工作,认识不少企业老板,有一家化工企业因为地处闹市区,要搬迁到别的地方去,它原来地处的位置不错,但出价很高,如果你感兴趣,出得起这个价位,我帮你牵这个头,你看怎么样?”

尤小强说:“好啊,听起来还不错,我们可以先见个面嘛。”

甄敏说:“那我帮你联系,你等我的电话。”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