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兵"的情结  

2016-01-07 22:35:01|  分类: 回忆思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3团——李更宇
      
      我从小的愿望——当兵,像课本上说的“志愿军”战士那样“保家卫国”,成为人们心中“最可爱的人”!
      所以,在我选择上山下乡的去向时,毫不犹豫的报名去黑龙江兵团做一名战士。当我们穿上淡绿色军服(卡其布四口袋棉衣裤、羊剪绒皮帽子,干部服啊!),照着镜子,看自己俨然是个兵,几分豪情油然而生,写下了幼稚而激情的诗句:“高歌踏破贺兰山,仗剑直捣黄龙府”。雄赳赳、气昂昂地上了北上的列车。到达连队后,知道了自己部队的番号——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四师33团19连(铁字401-33-19信箱),那充满了军队神秘色彩号码,更激起了我心中的骄傲与憧憬,只是遗憾没有“领章帽徽”!

 六八年,刚到老连队一个月,发生的一件事,却让我有了疑惑。连队领导宣布:“解放军要到我连支左!(文革用语、带有分裂群众的色彩)”听后,我很纳闷,不解的原因有二:一是在天津已经熟悉了所谓“支左”,因而有些抵触;二是军队为啥还让军队来“支左”呢?有了“我们是真的兵吗?”的疑虑。来连队“支左”的是个四川娃娃兵,除了会背几段毛主席语录之外,不谙世事,缺少工作经验,不受大家喜欢,好在两月后他们就撤走了。这是因为兵团的各级现役军人领导到位了,机关的司、政、后一把手包括股级参谋、干事都由军人担任,我觉得这才是军队的样子。一次在团部参加理论学习班,正好一位兵团首长参加我们小组讨论,我就向他吐露了自己对是不是“兵”的疑惑,他哈哈一笑,然后严肃的对我说:“你脚下就是祖国最前沿的阵地,面对即将燃起的战火,敢站在这里的人,哪个不是战士!”这位满头白发的老革命的话掷地有声,如醍醐灌顶让我顿悟!我想,战事一开,我们当然会冲上去,没有“领章帽徽”就不能打仗、保家卫国了吗?

 我们不仅在组织、编制上与军队看齐,而且全军开展的活动我们基本都参与其中,譬如军区射击比赛,我团的机炮连拿回了一个第一名。创建“四好连队、争当五好战士”的运动蓬勃开展,内务条列也在执行。后来我就到了新建15连,这里年轻人居多,易于实施军事化管理,譬如作息规定、队列出操、军事技术训练等等都搞得有声有色。那时我们被子叠的四四方方、见棱见角,一排排横竖成线,为了整齐和颜色一致,我们把白色的被里朝外叠放,洗漱用具排列有序,虽然是茅草屋,但整洁明亮,让人看着都舒服。我们的文化学习也如同部队,解放军报、前进报(军区)、兵团战士报每个班都有,自然一些军事术语和知识就不断地熏陶我们了。我们成立了士兵委员会,互相之间称呼战友,集体和个人更像军队、军人了。

 尽管我们自己有疑惑,但在老百姓的眼里,我们就是军人。有几次参加当地农村的联谊活动,剧场的会标就是《军民大联欢》,在老连队的附近有一个大村子“富荣村”,那里有插队的杭州青年,见了我们就热情的欢呼“解放军万岁”当知道我们也是知青后,那羡慕的眼光令人印象深刻。我们连队区域内有些树林、土地与附近的自然村很近,难免发生利益冲突,有时会很激烈,但最后的解决都要考虑“军民关系”做些让步,上级领导是这样要求的,我们也有些自觉,所以与当地农民的相处基本上还是融洽的,这也是百姓把我们看成是真正军队的原因。说起这事,我记起了一个亲身经历的故事,一位与我连争执的农民,在问题圆满解决后,我知道了他有些文化,是渡荒那年来到东北的山东人,和他谈得来,要走时,我和他已经混熟了,我问他有啥需要帮忙的?他嗫嚅半天说:“能给搞点碱面吗?”我赶忙到小卖店把全部的碱面买下了,二十几包吧!可把他乐坏了,他们那里没有碱面供应,已经许久不能发面了,真是千恩万谢呀!本是一件小事,没几天我就忘的一干二净了。谁知,两个月后的一个星期天,快到春节了吧?他在天刚亮时就到宿舍来找我,要知道,他们村子与我连隔着几十里的荒草甸子,他得是夜间三点就起身了,路上还要走三小时呀,我惊讶地问他有啥急事吗?他悄悄的告诉我“家里杀年猪啦,去一趟吧!”我感动了,他们村里很穷,不是家家每年都能杀一次猪的,按东北风俗,要请全村的长辈们吃一顿“杀猪菜”,这可是最高的礼遇呀!尽管我不习惯村里的饭菜,尤其是杀猪菜那种带着脏腑生腥味的菜,我想想都恶心,可人家如此诚心实意,我咋能推脱呢?就叫了个战友与我作伴,跟上这哥们上路了。走的满头大汗,近午时走进了他们那个三十几户的小村子,低矮的土坯房凌乱的隐在一片林子里,屋墙上玻璃被黄泥涂得只露一小块光亮的窗户(冬季防冷措施),他家门口支了几口大锅,热气蒸腾,忙碌的女人们进进出出,女人们告诉我们:“村里有头脸的人物都到齐了,在等你们”啊!我又感动了!掀起棉门帘,一股浓烈的“蛤蟆头”烟草味扑面而来,烟雾里看见大炕上围着桌子蹲坐了几个黑棉裤、黑棉袄的老头(其实岁数也就是四、五十岁吧?),纷纷弓着腰要站了起来,我赶紧摆手说:“不要起来,让大家久等了”,老头们笑了,我瞅见了那些黝黑的脸上一排黄牙,眼睛却因热情而格外明亮,他们把我强推到上座,立即吩咐女人们上菜,一会儿的功夫桌子就摆满了,酸菜汆白肉、血肠都是大盆满溢呀!那顿酒啊,喝了两个多小时!菜是啥滋味我不记得了,酒也喝的迷迷糊糊,只记得大家欢声笑语的热闹,更有一句话我至今记得“部队人好,向着老农啊!”

 69年3月2日的中苏珍宝岛冲突后,我这种“兵”感觉就更强烈了。中国边防军队,以弱势的武器和不及对方一半的人数,面对着飞机、坦克、大炮的轮番进攻,英勇顽强、退敌有方,狠狠地教训了那些藐视我们的人,吓退了他们“亡我”的企图!震慑了世界上那些敌对力量,胜利让中国人感到无比的振奋,让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们欢欣鼓舞!同时一场自发的慰问边防战士的热潮在大江南北涌起!千万封慰问信从四面八方寄到前线,慰问品也在火车站上堆积如山,驻守珍宝岛的官兵们一时接纳不了,也无暇收受,于是上级部门决定把这些慰问信、慰问品分发扩大到整个前线地区,我们正好在这其中。那一年我们吃了不少水果,领取了许多小纪念品,当然也收到了不少的慰问信,领导要求我们认真复信,可当打开信件时,见到最多的称呼是“最可爱的人”,还有提问:“你们为什么能那样英勇?”甚至直截了当的表达爱慕,来信人既有个人也有集体单位,各行各业、男女老少都有。这可难坏了我们,真有些惭愧啊!我们不是英雄,也没直接参加战斗,这信咋回复呢?不少人犯了难。此时,我记起老首长的话:“……敢站在这里的人,哪个不是战士!”是啊!我们不愧为“兵”,也不愧为人民的“最可爱的人”!我们也曾用鲜血和汗水支援着前线,也曾苦练杀敌本领,如敌人胆敢再次来犯,我们一定能冲得上去!祖国的人民需要鼓舞,祖国的人民需要激励!给祖国亲人们回信也是战斗的动员!这是战士应该干的份内事。面对着每封信里饱含热情的话语,我们就以战士的自豪和忠诚一一回复着,我如实的讲清自己的身份,以自己的体会去激励对方,让那寄往各地的复信成为鼓舞士气的宣传书,让全国人民更加斗志昂扬、团结一致,做这样的事我有热情!有的人信件来往了好多次,甚至成了未曾谋面的好朋友。后来时代变迁太快了,我也回到了家乡,联络方式差不多丢光了,再也无法联络了,可一直在想念他们,在这里我真想向他们问一声:“你们还好吗?”
     至今我已老了,可这“兵”的情结依然存在如故,因为“兵”是人民的“最可爱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