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2016-01-16 23:04:03|  分类: 回忆思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3团——李更宇


大荒生活状况,离不开述说吃饭的问题。
     在北大荒我们吃得挺好的、挺饱的。要说好到啥程度?仅就我个人的感受,至少比我天津的家里吃的好。也许有人不认同,下面我就当时城市和北大荒的饭食做个简单的比较,您会理解,我讲的是良心话。
     我们在北大荒的岁月,正处于国家“节粮渡荒”结束不久的时期,文革动乱,百业萧条,经济停滞的阶段,社会物资匮乏,尤其是吃饭问题更是窘迫,供应受票证控制,难求温饱。

     城市里饭食:
         即使像京、津、沪三大直辖市,人均粮食定量也不过三十市斤左右(无工作的市民、孩子更低),当时买一根油条也要粮票,细腻的南方人还发明了“半两”的粮票,那时只要是可以充饥的食物都要用到粮票的,可以说,人人吃不饱。并且是粗粮过半,多是国库替换的陈粮(新粮入库或出口,市民只供应两三年后的陈粮)。 天津地产是粳稻、糯稻,而吃的却全是南方产的籼米(陈籼米粗糙发黄,很难吃)和陈麦粉(粗糙色暗)、杂粮,而好米、好面只有节日每人供应几斤,所以,营养不足是全社会的现象。主粮不足,靠副食补充吧?但是那时的副食更是稀缺,要凭着副食本、票证限量购买,像肉、蛋、奶、鱼虾,其一年进食量不到而今的一个月的数。商业僵化、物流堵塞,商店货架上存不住东西。人们吃块饼干、糕点是很奢侈的梦想。其中原因:一是,国家“饿”怕了,片面的追求粮食产量而忽视副食生产,所以粗粮多;再一个是,好东西还要出口换外汇,当时的口号“一斤花生换回一公斤钢铁”(当时外汇极少、钢铁奇缺)。大都市尚且如此,中小城市就可想而知了。我记得黑龙江省有个民谣:“陈三两、潘半斤”是说姓陈的领导来了,每人每月三两油,姓潘的领导来了,每人每月半斤油,这个供应水平,只够白水煮菜的,这绝不是为了让大家过“低脂”生活,全国供应紧张,岂能有例外!人们肚里没油水,主食又不够,许多人患上了营养匮乏症。我说这些,只有过来人懂得,或许他们还会认为我说得过于轻描淡写了,实际情况是更糟的。我见过珍宝岛守卫战士的伙房,一排咸菜缸、一溜腐乳坛子就是一冬天的菜!

     兵团的饭食
          兵团是自给自足单位,和省市居民不同。我们每个战士无论男女的粮食定量都是45斤(重体力可达60-80斤),豆油每月每人一斤,其实,这个定量的限制,我们战士是感觉不到的,不足的部分自有单位调剂,只有出差或探亲时才到单位领取粮票。并且吃的都是新粮,白面、大米质量优良(白面比所谓“富强粉”还要白,大米近似“五常米”),副食更不要说了,蔬菜、肉、蛋、鱼、奶足量供应。我们种植的少量玉米、高粱、谷子只是供畜牧饲料,我们从不吃粗粮,就连“大馇子、粘豆包”这种东北人的当家饭,我们也是听别人说过,却没尝过滋味!在我们的邻近有些“地方”(铁路、林业局、镇居民、村民)上的居民,他们的粮食和副食的供应和我们就有很大的区别,当他们的孩子拿着苞米饼子啃的时候,我们的孩子们却吃腻了白白的大馒头,那份羡慕啊难以言表!就是那些盲流来的关里人,在没落户前,靠捡地里遗落的粮食也可以生存,何况我们这些有单位关心的人呢?我们不但自己吃得饱,还会在探亲假时,给家乡的父母带回整袋子的白面、大豆、葵花籽和整桶的豆油,这在全国也是很特别的吧?

     这样比较,可见我说的:“比我家里吃的好”不是诳语了吧 !
     当然不可讳言的是,和今天相比,我们的饭食还不够好,而在当时却是令人满意的。所谓不够好,也是由于“自给自足”的限制,没有商业的操作和物资的交流,你产啥就只能吃啥,难免单调! 而条件和加工技术的限制,我们的食物不可能很细致,品种也不会多,这也是实话。这是兵团伙食的大体状况,而具体到各个单位就会出现差别了,要知道整个兵团沿国境线一千余公里,地域性差别很大,物产也各异,我是无法准确概括的,所以,我只能说说连队里的伙食,这才是有亲身感受的。

     我们是新建连队,食堂的伙食也经历了从无到有,由粗到精的不断发展提高的过程。
     首先是操作条件的从无到有,头一两年没接通电线,照明是油灯,食堂的操作机械不能使用(如冰柜、和面机、压面机等),一切靠人工。蔬菜贮存条件差,白菜、罗卜、土豆保管不好,炊事员的技术也是比较生疏的。这期间发生了一些事情,至今记得。油灯灌得是柴油,炊事员起早操作需要照明,或许要提灯查看菜成熟程度,难免滴上几滴,那我们吃的馒头、稀饭就会隐约着柴油味,那股味道今天想起来也会干呕。白菜贮存不当受冻了,又不能全扔掉,炒出来的菜颜色发黄,入口如同嚼蜡。头一个冬天我们几乎天天吃这种菜,也是无可奈何,唯一的办法就是加一些豆腐泡、海带、肉片才能勉强下咽.为了解决贮存白菜的问题,我提了一个建议,修一个池子来大量腌制咸白菜,既然是我的主张就由我来施工,于是我们几个伙伴挖了一个3x1.5x1.5米的大坑,砌上砖,抹上厚厚的水泥,让木匠打制好盖子。晾干后就放入了好几千斤白菜,看着自己动手造就的成果骄傲极了,可是好景不长,腌菜的汤汁越来越少,顶部的白菜都干了,原来是白菜的酸度和盐分的浸蚀,使池子出现了渗漏,食堂只能加快食用这些菜,使其不致于全部干涸,谁知屋漏偏逢连夜雨,这时发生了一件事情,使池内还剩下的近三分之一的白菜再也没人吃了,那是一天的晚餐,有位北京的老兄,嫌炒菜淡了,打开池盖,抓了一把腌菜就吃了起来,忽然他觉得口中似乎有毛乎乎的东西,吐出来拿灯一照,竟是一只腌透了的死耗子!这一嚷嚷,谁还会吃这池子里的腌菜呀!这里面有我的责任,所以,至今在记忆中恍如昨日。
     我们那里没有酱油、醋(只有固体的酱油膏、醋精),没有香肠、卤肉,没有精细的糕点,没有过多的蔬菜品种,时间一长难免馋得慌。就拿“豆腐脑”来说,我竟然有两年没吃过,自小早点没离开过的东西却吃不到,真是日思夜想啊!终于在一次出差到密山(城市),我找了半条街才发现有得卖,是那种稀稀的卤子、硬硬的豆腐,和天津的“豆腐脑”差远了,可总算吃上了一回呀,回单位还逢人便讲,似乎是奇遇。到后来连里食堂学会了做“豆腐脑”,大家就敞开肚皮吃,结果不少人在两三天后打嗝儿还是豆腥味儿!我在虎林县城发现了瓶装的“镇江香醋”,如获珍宝的买回来,竟然和一位好友就着干豆腐丝,慢慢地像品酒一样,喝了半宿把它干光。起初,连队没养鸡,我们的鸡蛋都靠外供,因而就吃得少,后来有了协作单位,大批的鸡进来了,我们就可以经常吃鸡和鸡蛋了。一年的年三十,在指导员的倡导下,我们搞了个“百鸡宴”,过足了嘴瘾。

     连队种植的蔬菜品种不多,食堂菜品主要是大头菜、土豆、白菜(散帮、不包心)当家,再调剂些豆腐、海带、黄豆、豆芽之类的,肉和鱼还是不少的,唯一的遗憾是十年没吃羊肉(苏联专家在五十年代初断定此处不适合养羊,其实现在也可以养了,2013年我回团里看见了养殖户的一大群羊),连里牛到是有的,最初养牛还有点用的,随着机车的增多,没它可干的活了,白白的耗费人力和饲料,我们就想杀掉吃肉,但当时政策“不许宰杀耕牛”我们又找不到借口绕过政策,于是指导员就授意我们,把它们赶到河汊子里去,这样一来或者会淹死或者回不了家,算是自然死亡再吃,谁知它们都认家,一两天后都回来了。真无奈,索性由它们去吧!可过了几天,放牛的小女生跑来报警,说是见牛跑到豆子地里,无力把它们赶出来,牛儿们在豆子地里大嚼起来,吃饱了又大口喝水,这下不好了,到傍晚竟然倒下了两三头牛,撑死了。领导一点也没怪罪这个女生,却让食堂大吃了好几天的牛肉,大家都吃出门道了,那部位最好吃,如数家珍。

     炊事员们的技艺也在不断地提高,后来我们引进了一位北京“四机部”的老厨师(劳改新生),分了红案、白案,竟能搞出宴席的水平。伙食水平不断的在提高,我们进餐的窍门也在提高。集体进餐,一个班的战士围坐在桌子旁,由值日生负责到餐厅窗口打菜,他端回一盆盆的菜,饭和汤是自己随意添的。遇到好菜,就要一溜小跑,放到桌子上一抢而光(每个人是先盛半碗饭,扣上半碗菜),再端盆去添加。这样吃饭,恐怕只有当过兵的人才有体会吧!后来废除了伙食的供给制,开始了买饭票就餐,人们才开始了精打细算,像我这样的小伙子一个月的伙食费不过七八元钱,而食堂的浪费大大减少,伙食的水平却提高了。

      我在团部的中学里做教师的时候,吃的是教师小食堂,菜品很精,价格便宜,一碗红烧肉只要三角钱,花样也多。可这些,在我的记忆中已经越来越模糊了,可我记得,学生食堂靠窗的一溜十口大咸菜缸,一年四季表面长着白醭,住校的孩子们每月伙食费只有三元,不多吃点咸菜咋调剂呢?那时他们的父母们一个月只有几十元的收入,养两三个中学生是很艰难的,也不是都可以拿出这“三元的伙食费”的(父母单位出困难证明,可减免)!此时我在想,我的学生们,我的孩子们,如今也该都是做爷爷奶奶的岁数了吧,还肯让你们的孙子吃这样的苦吗?
     所以,我每当被别人问起在北大荒吃了多少苦时,我都会由衷地说:“不苦,我们是幸运的!”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