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华 明 路—— 她走了,留下一条路  

2015-05-30 17:20:07|  分类: 祭奠缅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大荒知青故事(三)        

1969年10月我们四师四十团工程二连被团里改编为三营十九连,成为一个新建连队。一百二十多名来自北京、上海、天津、杭州、齐齐哈尔的知青,开拔到深山老林——小兴安岭山脚下的小毛营扎下营盘。很快我们发现,这里异常寂静荒凉,方圆几十里没有人烟,只有动物的嚎叫响彻山谷。

冰天雪地,狂风呼啸,天地似乎像要冻在了一起。我们住进先遣队在绕力河畔搭建的地窨子,男女生各一间,中间有个小过道,大门是木头的,两道小门各悬挂一个麻袋片,武装排的男生住地面的棉帐篷。40多名女生分睡两部用刚砍下来树条搭成的铺上,清晨起床被子上一层霜,脚底用泥糊的墙上都是冰碴,我们吃牙碜的窝头(因大批知青来临,来不及准备粮食,只能吃饲料粮)、冻白菜,环境异常艰苦。

每天冒着零下30多度的严寒,顶着肆虐的西北风修建公路。我们用稚嫩的双手抡镐头、铁锹与北大荒的冻土搏斗,手破了,包起来接着干,腰酸背痛咬着牙坚持。棉袄被汗湿透,脚的黑色胶鞋冻得硬邦邦。

“这是一条生命线”,从朝鲜战场归来的36岁转业官兵程连长反复告诫我们:“有了它,来年我们才不会被困在荒山中。”

苦, 不足以描述我们所承受的感觉,人累得麻木了,似乎也就挺住了。那时我们年轻,充满活力和热情,但失望与迷茫,仍充溢在不少人的内心。夜晚,疲惫不堪的姑娘们围坐在大油桶做成的火炉旁,想美味食品,想家,想爸爸妈妈,想我们不可知的前景,有人叹息了。 
    不知是谁轻声哼起一支歌,不知不觉中大家都接了上来,从“一条大河”到“让我们荡起双浆”,从“红军不怕远征难”到“成千上万的先烈为了人民的利益……”等等,最动听的歌是“勘探队员之歌”,被我们改编为连队队歌。地窨子的男生那边传来二胡琴声,是我们校友——老高中生拉的,委婉凄凉的曲调,随着呼啸的山风,在寂静的山野中慢慢地飘散。 
    有位恬静的姑娘,圆圆脸庞,红润双唇,明亮的大眼睛总带着笑意,说话轻声细语,她叫李华明,那年二十岁,算是我们的大姐,据说她琴棋书画都十分在行。每晚女生们唱歌成为生活的需要,在歌声中不经意中能看到华明凝重的眼神,似乎透过熊熊的炉火,穿越了空间,神往遥远的地方。据说她曾对身边的人说:我真的喜欢这,真想住到那边的大山上。有人笑她多情,她摇摇头无声地走出地窨子,好久才抱着一捆劈柴回来。 
    在冰冻三尺的北大荒修路十分艰苦。先用炸药炸开冻土,然后再用镐头把冻土刨开,用手把冻土搬上划线的地方垒成公路。每天我的手都被镐震得生疼,张开就合不拢。后来知道,李华明总是默默地抢着干苦的累的活儿,似乎这样她会感到某种超脱。夜晚,大家都钻进被窝时,她才用水擦去脸上身上的污垢。
    这是个永生难忘的日子——1969年12月26日,天还没亮,李华明的班就到了筑路工地,想抢在大家到来前清理好路段。这一天是毛主席的生日,大家心里都有一个念头:为毛主席献礼。

那天我因患风湿性关节炎发烧,正在床上休息。忽然,一阵的嘈杂声音涌进地窨子,几位男生抬进来一个人,是李华明。原来同班一位女生感冒,强打精神抡起镐头,一下二下,忽然一只手扶住了她,是华明,她接过镐头站在那个位置上干起来。就在这时,“轰轰”几声巨响,前方几十米远的地方,另一个男生班不知道有人也在工地,点燃了炸药,石块冻土从天而降。华明在转身时,被呼啸的土块击中头部倒下, 她的脸贴在冰冷的土地上,没有伤痕没有血迹,像熟睡一般。

卫生员在救护中。人头涌动,大家围着华明,叫着她的名字,希望她能挣开眼睛。有人(记不得是谁了)口对口地给她做人工呼吸,顿时她的嘴唇沾满鲜血,让人不知所措。 

忽然,我意识到死亡离我们很近很近。不知过了多久,恍惚中有种错觉,好像华明脸上带着微笑正告别而去。

老连长撕心裂肺般的哭声响起,我们从震惊中清醒过来,她——李华明,已永远地离开了我们。大雪,铺天盖地地飘下来,默默地洒落在这块悲痛的大地上。在那瞬间,似乎觉着她的灵魂轻柔地飘向远方,飘向她所想往的那座连绵不断的、覆盖皑皑白雪的大山之中。 
    三天三夜的白雪中守灵,让我们长大了许多。后来才知道,她的父亲在“文革”中死去,母亲被遣送乡下,原本符合留城工作的她,没有选择地来到北大荒。在她的内心深处,承受着失去亲人和受到不公待遇的双重痛苦,她是孤独、悲凉和迷惘的,可她又是热情善良的。

面对死亡,悲痛重重地压迫着我们的心,而生命的意义何在?则引起我们这群年轻人的思索……。 
    入夜时分,梦中出现过远方那条绵延起伏的路,一块书写的黑色仿宋体“华明路”的柞树木牌,竖立在与大山相连的路尽头,那上面已刻下岁月的道道斑痕,北大荒春风正轻轻地吹拂着它。这块小小的木牌伴随着李华明——位柔弱文静的北京女孩,带着美丽的微笑深深地铭刻在我们心中,永生永世!

               

                 吴约林

2009年3月20日修改于华盛顿DC——赴黑龙江40周年之际,以慰藉所有失去的和留下的朋友们

曾发表在《中国石化报》           (2001,1,5)

 

华 明 路—— 她走了,留下一条路 - 【黑土情】 -

  

 ——黑龙江省建设兵团4师40团19连 我们的班集体

(于绕力河畔)

 

后排左起:唐植青(班长)、吴约林、邢云门(排长)、

          韩秀英、陈英凤 

前排左起:刘继东 、牛娃、高桃梅、厉玉玲、张秀春


  评论这张
 
阅读(47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