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大庙学生 大庙知青  

2015-04-03 08:34:06|  分类: 知青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 明 恩

 

事有这样的巧合,我们母校福州四中建在福州南台大庙山上,古有“全闽第一江山”的誉称,我们到闽北插队的地方为建瓯县小松公社大庙大队,两个“大庙”一起造就了我们,成为大庙大写的“人”…… 

文化大革命已过去了四十多年,回想起在校三年闹革命的情景,还历历在目,仿佛就在昨天。回想起当初我们九六七兵团所做所为可以说是无怨无悔,对得起母校,对得起母校的老师。我们母校福州四中在文化大革命中,也是“重灾区”之一,先后有两位语文组老师跳楼和跳江自杀,震动了教育系统;四中学生的造反也是出名的。特别是1966年9月6日、7日,为了反对学校工作组,几百名学生自发地到省市委要求省市领导接见,在当时引起社会极大反响。由此引发了福州文革初期所谓“洪乐急电”,“好得很”和“糟得很”的大论战;后来为了纪念这个日子,诞生了福州四中最大的两个造反派组织,即是“九六七”兵团和“九六七”部队,这两个学生组织在当时福州市学校系统中也是响当当的红卫兵组织。

九六七兵团,全称为毛泽东思想红卫兵“九六七”兵团,是由原毛泽东思想红卫兵福州四中分部为主体与几个小红卫兵组织联合成立起来的。“九六七”兵团这个组织是由柯一江等十几位高三同学发起的,我们中大多是学生干部、“三好”学生和“红五类”子弟,为了响应毛主席号召,积极投身到文化大革命中去而走到了一起。

我们这个组织虽然也参加了上街游行,也上街贴大字报,也到处串联等,但我们这个组织从不搞“打砸抢”,我们同情老师、爱护老师、保护老师、热爱学校、识大体顾大局。

学校许多中青年骨干老师都参加了我们这个组织。其中有后来成为福州四中副校长的陈瑞洛老师和胡文才老师,还有后来担任福州电视台副台长的颜星华老师等。胡文才老师在他写的《我与“老三届”有缘》(载《老三届》第二辑)这篇文章中写到:“能够赶上赴北京串联的机会,使我非常感激革造会那些学生头头们。实际上这些学生,例如我所熟悉的高三年段的黄良淦、陈明恩、林剑清、毛文治、柯一江、林公武等人,读书时就是学习好、表现好,对老师十分尊敬的学生干部,文革开始后也是顾大局、识大体,对老师通情达理、实事求是,处事稳重的红卫兵。我对他们始终怀有好感,一直很尊重他们,所以从北京一回来,就立即与其他一些老师一起参加了他们组织,成为他们领导下的一个普通战士。”四中原老校长郑贞锾,亲自把两个孩子交给我们这个组织一起上山插队。四中原副校长王水兴始终与我们几位同学保持联系,这次四中百年校庆,校庆办中有老师提议请他回校参加老三届组织的师生大聚会,因为他当时在文革中受冲击很大,一般不轻易参加四中组织的活动。后来还是由赵进敏同学代表老三届校友会去邀请他,他很乐意地来校参加活动。

我们这个组织中,同学之间、师生之间都结下了牢不可破的师生情、战友谊、兄弟缘、姐妹爱。同时也锻炼我们养成了执着追求、自强不息、积极进取的精神,为日后上山下乡打下了良好基础。

1969年2月,我们九六七兵团的主要成员,在柯一江同学的带领下,又一起奔赴闽北山区小松公社,大庙大队插队劳动。又演绎了一场轰轰烈烈,感天动地的知青运动。

我们这批48人知青,被分配到小松公社较偏僻的、较贫穷的和交通较落后的大庙大队,而且又分散到各自然村去,自然村离大队最远的地方,还要翻山越岭走一两个小时,所以我们感到很气愤。为什么与原来分配我们到比较平坦、离县城比较近的几个大队的方案相反?为什么又要拆散我们到各自然村去?柯一江同学召集我们几个合计,认为其中有诈,是被人耍弄了,就因为我们是“造反派组织”?第一天我们住在大队部,就不下去。到第二天,我们向大队领导交涉,并打电话给公社领导,要求换个大队。一直拖到下午四点还没解决,我们决定返回公社。我们借了一辆板车,年纪小的把行李放在车上,年龄大的自己背着行李,沿着公路向公社挺进。那天刚好是除夕之夜,一路上,过年的欢笑声、鞭炮声不绝于耳,但我们空着肚子、推着板车、背着行李、带着愤怒,整整走了六个多小时,晚上十点多才到公社。到公社后我们被安排住进简易旅社,只吃些水饺,就算过年了。我们与公社领导交涉,要求更换大队等要求。这件事引起建瓯县领导高度重视,第二天时任县革委会主任李维真同志亲自下来与我们交换意见,说服我们还是回到大庙去,答应我们可以相对集中几个离大队较近的自然村。后来我们几个人商议,还是要顾全大局,听从党的话,到最艰苦的地方去锻炼自己,而且现在人生地不熟,如果再拖下去也没什么好结果。第三天,我们一起坐车又回到大庙,“好马也吃回头草”。这次的请愿,一下子我们出名起来,不管公社还是县里都知道大庙知青不同凡响,是有组织、有纪律、不好惹的一个知青点。

经过我们的请愿,我们这48人知青被分配在离大队较近的大庙村、下塘村、谢墩村。由于几个村庄离的比较近,所以我们白天与农民一起干活,晚上和赶墟时,就在一起碰头商议办报事情。后来刊物定名为《青山农》,我们刻蜡版油印办起了这个小报(油印机从福州带来的)。每月出一期,共出了20多期,当时《青山农》小报不但在全公社的知青中传阅(全公社只有我们这个知青点办小报),还寄到黑龙江等地知青手中。其中“挺进吧,同志们”等文章,还被《福建日报》刊用,成为福州许多居委会动员青年上山下乡的重要宣传材料。《青山农》记录着我们多少欢笑,多少辛劳,多少豪情,多少叹息…

1969年11月,大庙知青点的毛文治、杨辉、胡永奎和小知青赵修龙,毅然决定放弃条件较好的村,到山高林密、交通不便的离大队要走一两小时的郭际自然村去插队。此举在当时也轰动了小松公社、建瓯县,乃至建阳地区,地区《三代会报》对此事作了重点报道。从到公社请愿要求分配到较好的大队,到自己自愿要求到环境更加恶劣的自然村插队,形成了鲜明对比,这思想变化是何等的巨大。说明当时我们思想已逐步成熟,不是一时冲动,而是要到最艰苦的地方去锻炼自己的一种真实思想写照。

大庙、谢墩、下塘、郭际几个知青点,同吃一锅饭,同住一屋檐,共同劳动,共同生活,象兄弟姐妹,如果后来没有上调,他们可能都是一家人。他们在一起互相关心,互相帮助,大同学帮助小同学,男同学帮助女同学,形成一个个温馨的小家。即使后来有招工上调,但仍然还是互相推让,同学之间的矛盾还是很小的,没有出现太大的波动。最典型的就是毛文治同学“上大学不如让我拿锄头”,在公社乃至整个县城的知青中,都产生了巨大的反响。全县只有两个名额,其中我们大庙大队分得一个。由于毛文治同学是整个公社知青的佼佼者,所以公社推荐他上大学,但他从心底迸发一句肺腑之言:“要我上大学不如叫我拿锄头”,“把这个名额让给比我更优秀的知青”。现在看起来有点可笑和愚蠢,但是,当时确是毛文治同学的真实想法。因为他舍不得离开农村,舍不得离开关心他的父老乡亲们,更舍不得离开与他一起朝夕相处的同学们,一个充满温馨的环境使他留了下来。

从文化大革命到上山下乡,直至各自返城,我们同学谊知青情没有改变,而且日益加深,仍然互相帮助,互相关心,互为知己,延续“青山农”情结。从1994年开始,大庙知青又开始有组织地开展联谊活动。每年正月初五我们都相聚一起谈生活,谈工作,谈第二故乡的变迁。其中1999年我们还组织大庙知青回到插队的地方,进行各种活动。我们还成立了“福州青山农村委会”选出“村长”柯一江,副“村长”毛文治,“办公室主任”胡永奎,“宣传主任”林公武,“财务主任”陈明恩,“计生主任”何端,后来我们还选出了三个年轻人赵进敏、林伟栋和张亨亮同学,为“村委会”接班人,使这个“温馨的大家庭”更加兴旺、和谐和发达。直到现在,我们每年正月初五“温馨的大家庭”团聚仍在延续着……。

1999年2月在上山下乡30周年来临之际,我们大庙知青中有二十多位知青携妻带子重返魂牵梦萦的第二故乡。我们来到了大庙村,分别拉着房东的手,站在曾经住过的房屋前,重温逝去的青春年华,我们有一种极复杂的情感——这就是剪不断、理还乱的知青情结。大庙村路旁的小溪依旧潺潺流淌,昔日土墙木屋,还随处可见,村头的路变宽了,鹅卵石变成水泥,通了汽车,不少新盖了二三层砖混楼房出现在眼前,故乡也在慢慢地变化着。但愿第二故乡的山变得更青,水变得更秀,路变得更平,乡亲们的生活变得更好,这是我们大庙知青的共同心愿。能为第二故乡变化做什么呢?送钱、送物都很难表达此时心愿。最后大家商议,设立“青山农”奖学金,每年奖励大庙小学优秀毕业生10名。教育扶贫、捐资兴学,让山里的娃娃走出大山,长知识,学本领,再回来建设自己的家乡,正是现在最好心愿,也是我们当年创办《青山农》未了的青山情。后来为了更好地搞好“青山农”奖学金,我们又成立了“青山农”奖学金基金会,拟推向社会,以扩大奖学金数量和作用,“青山农”奖学金至今已颁发了十届,表彰了100名优秀学生,他们中间有的上了大学,有的现已走上了工作岗位,为家乡、为社会做出了贡献。“青山农”奖学金现在还在进行着,不断延续着“青山农”情结……。

知青岁月如同沙粒掉到蚌蛤中,本来是蚌蛤的不幸,却意外孕育出光彩夺目的珍珠。

 

作者简介:陈明恩,福建省福州四中赴建瓯市原小松公社大庙大队插队知青。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