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新 乐 忆 事  

2015-04-03 08:32:10|  分类: 知青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江 国 华

 

真情永远

时光匆匆更迭,隐伏了近半个世纪的我们这代人的真情,总是拂之不去。

1969年春节过后,终于轮到我请探亲假,第一次离开南昌已有半年多,浓烈的思乡之情是每一个游子都有所体会的。当我再一次踏上故乡的土地时,心中油然升起一种强烈的归属感,因为这才是我的家,这里有我的亲人,可惜我已不再属于我的故乡了。

见到亲人的喜悦与看到家中的窘况,此刻在我的心中就像打翻了的五味瓶一样,“甜,酸,苦,辣,咸”五味俱全。

在南昌的十多天里,感觉整座城市空旷了许多,大街上行人也稀疏了许多,往日的喧嚣被沉闷的气息所替代,我再也找不到儿时的玩伴和同窗学友,因为他们和我一样也离开了家乡,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这场空前的“上山下乡”运动而造成的。

我的家是一栋两层楼的木板房,这是在我的祖父手上建造的,我们一家人住着一层的半边,另外半边和楼上的房间出租给人家,租金一直是我们这个大家庭生活费的来源之一。现在南昌下放了成千上万的家庭,住房陡然空出了许多,于是住在我家的房客全部搬到公房里去,我们这栋屋就只有我家住着,当然这部分的生活来源也就没有了。因为父亲的问题被牵连,全家已没有人工作,现在连房租收入也没有,一家老小真要喝西北风了。

这次回来,祖父跟我讲了两件事情让我百感交集。

以往的大年初一,祖父一早起来就坐在堂屋里,喝着清茶,品尝点心,等待着亲朋好友和邻居们上门,由于祖父在家族中德高望重,大家都会前来向他拜年,真是亲朋满座,热闹非凡。今年初一祖父照旧坐在堂屋,但是一切都变得那么冷清,让老人望眼欲穿的亲戚都没有一个上门,祖父感叹:“世态炎凉,人心不古”。其实我觉得还是这场浩劫将人性泯灭,亲情,友情和爱情已让位于阶级情了。

祖父又告诉我:“你农场的朋友小黄春节时来看望我们,并告诉了你们在农场的情况,让我们放心。可能他见我们家生活很困难,就出去买了肉和冬笋送过来。真是个好人呀,你一辈子都不能忘记他的。”是的,这件事情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古人云:“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更觉得:“患难之情乃情重如山”。他人的点滴恩情虽然我无以相报,但却永世不能忘记,这是做人的根本。

当我去小黄家探望他的父母哥姐时,他们一家人待我如亲人一样热情。就在我返回新乐农场那天,小黄的小姐姐特地赶到我们家里来送行,并且掏出五元钱给我作路费,她的一片真情让我们全家感动得不知所措,我的姐姐与小黄姐相拥而泣。

从此,我与小黄成为莫逆之交,虽然我们俩相处在一起的时间只有8个多月,但是我们的友情却一直延续到今天,当然会直至生命的尽头。

 

死水微澜

人们常说:“往事如烟……”但是如烟的往事常常会在我的脑海里袅袅升起,将我带回那不能忘记的岁月。

我一直珍藏着一本“小红书”,至今已有44年了却还像新书一般,每一次翻开,我只看它的扉页,因为扉页上面隽秀的字迹能将我的思绪带回到在新乐农场的时光......

那时家中的来信就像千斤重担压在我的心上,常使我心神不定,寝食不安,偶尔也收到过让我惊喜万分的来信。

1968年金秋十月的一天,连部文书递给我一封信,这封信比往常的来信要厚许多,拿在手上沉甸甸的,定睛一看信封,上面来信的地址是:上海市大木桥路XXX号(上海益民食品X厂)。当时我以为文书给错了信,因为我没有任何熟人在上海,但是信封上又明明写着收信人我的名字。拆开信封,里面是一本崭新的《毛主席语录》,翻开第一页,扉页上写着一行字:“赠给战友:读毛主席的书,听毛主席的话,做毛主席的好战士。落款:远方的战友小张于上海,1968.10.15”。看到这清秀隽永的字迹,我猜想一定是位女生的来信,于是这更让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当我细细读完来信,方才得知来信人是我的邻居,一位梳着长辫子,身材高挑的女孩,她和我是同一届毕业的初中生,因为属于“红五类”子女,分配到了新余一个钢铁厂工作。她告诉我,是从我母亲那里知道我分在新乐农场二连的,现在钢铁厂派她与同事一道在上海益民食品X厂学习培训,所以到上海后就给我写了这封信并送上这本“红宝书”。原来是这么回事,出于礼貌,我也给她写了封回信表示感谢。

接下去我们就有了书信往来,她在信中关切的询问我的工作和生活,鼓励我面对逆境要振作起来,不要萎靡不振,生活的路还很长。但凡看过我的《新乐忆事》的读者一定记得,因为父亲的问题受牵连,我的家庭几近破碎,自己又成了“落后小集团”的成员正在学习班检查交代,那时我的心情不言而喻,既痛苦烦恼,又自责自卑。因此她的每一封来信,总能让我死水般的心田泛起一丝丝微澜,以至于收到她的信成为了我的一种渴望。

就这样,我们一直通过书信交流着,是她的来信让我在苦难的岁月里得到了无比的慰藉,是她的字迹在我生命的长河中留下了一段美好的回忆。在她的鼓励下,我在新乐农场上山烧木炭的工作中表现较好,回场后被评为积极分子并参加了新乐农场首届“积代会”。但是料想不到的事情却发生了,1969年4月初,我们新乐农场突然全部搬迁到安福农场,就在匆忙的搬迁中,我将她的通讯地址遗失了,以至于到了安福后与她失去了联系,至今她可能都不知道当年为什么收不到我的回信,这让我一直对她怀有内疚之心,在我回南昌探亲时,又发现她家早已搬走不知去向。

40多年过去了,我的心中一直惦念着她,我感激她在我最困难的时刻给了我生活的希望和面对逆境的勇气。我一直默默祝福她的人生之路幸福安康,我期望在有生之年能找到她,当面为她送上我最真挚的祝福!并真诚的向她说一声:谢谢你!

 

作者简介:江国华,江西南昌知青。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