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大年三十的饺子  

2015-03-31 12:07:41|  分类: 知青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 础 石

 

不吃饺子就不算过年。尤其是当年的饺子更加的辉煌,只有在一年中最黄金的时间才闪亮登场,我家只有大年三十才吃饺子,吃饺子的时候是不做菜的,饺子是主食兼菜肴,是辞旧迎新的豪宴大餐。

童年,饺子馅不用问,家家都是酸菜、白菜,不是偏好酸菜、白菜,而是别无他选,家境好坏只是在肉的多少上显示差别。筹备“三十”的饺子不象奥运会的倒计时那么长,但绝不是临时启动。我家有一口二人合抱的大缸,贮存了全家一冬的酸菜,平时每次捞酸菜都是拣小棵菜,筛选大棵菜筹备过年包饺子。

当年,人们没有保鲜技术,也没有买水果的经济实力。酸菜帮剁馅,酸菜心是精品,半透明,好吃,是水果的替代物。唐玄宗爱杨贵妃,“三千宠爱在一身”。我们家姐弟四人,是“四个宠爱在一身”,这“一身”就是我,包饺子时的酸菜心是我的专供品,都是我吃。其实,我还有一个专供品,那就是过年的“搜锅饭”。过年炒菜油水大,盛菜后有残留的菜汁粘在锅底上,随着下水道流走多可惜,用大米饭清一下锅,这就叫做“搜锅饭”,比白饭好吃。我和杨贵妃不一样,我在家里受宠绝不是因为善于献媚,而是因为我在家里最小,是家里的“沫沫渣”(外号)。“沫沫渣”就是一窝猪崽里,后出生的猪崽儿往往长不壮,尤其是最后一个更是弱者,叫“沫沫渣”。因为妈妈怀我的年月生活环境差、孩子渐多,致使我身体弱,需多受关照,所以才“受宠”。

过年包饺子的肉要早早地遛商店,遇上好肉才能把珍贵的肉票抛出去。什么是好肉?同一件东西,不同年代有不同的概念,肥肉、瘦肉的尊卑也在随时代而变迁。如今人们崇尚“瘦”,人因瘦而美,猪因瘦而贵。当年则不同,人们饥肠辘辘,奉承人要说“胖丫”,买肉崇尚肥膘。

年根一见面,“哗”伸出巴掌一比划:“今年贼走运,买的肉足足五指膘哇!”那才叫个美。巴掌厚的脂肪,去了皮就象一板大豆腐,在如今是多么的恐怖,但是在当年,犹如中了五百万彩票一般。一指膘,闷闷不乐;二指膘,心平气和;三指膘,喜上眉梢;四指膘,欢喜若狂;五指膘,不知东南西北。

“三十”包饺子是一场人民战争,个个参战。我家有两个大号的盖簾儿,那是秫秸扎成的,是摆放饺子的专用品,高高地挂在碗柜上边,闲职一年,积满厚厚的灰尘,一听到妈妈喊我们用碱水刷盖簾儿,立马就闻到了过年的喜庆,包饺子的序幕便正式拉开。 

包饺子开始,全家人挤挤嚓嚓围坐在一米长的面板旁边,揉面、擀皮、包馅、摆饺子、各有分工,边包饺子边唠嗑,其乐融融,年味十足。我在家里年龄最小,无论在年龄上多么努力始终不能实现超越,“三十”包饺子年年都被边缘化,我的主责一直是技术含量最低的捣蒜、生炉子。我平时将那些含松树油子的木头留下来,为了庄严的“三十”饺子而用,平时烧碎煤,留下大块煤为了神圣的年夜饭----煮饺子。

我对年夜的饺子极具炽热感情,我对包饺子的技艺极其崇羡,我始终期盼着掌握包饺子的核心技术。在“三十”包饺子竣工尾声之时,家里会给我机会去体验包饺子的全过程。这时候开始清理“战场”,用刀清理面板上的粘着的面,留了四五个饺子馅,我开始操练和面、擀皮、包饺子。我最不得要领的就是“揪‘记子’”。“揪‘记子’”就是将面团揉成拇指粗的长条,揪成的小球,小球就叫“记子”,然后按扁、去擀皮。我母亲手艺高强,揪“记子”飞快,啪啪作响,一个个圆柱体哗哗而下。从理论上讲,这个环节应该运用物理学上的剪切力,但是我不会,面团拽的长长的就是扯不断,揪不成圆柱体,反倒很像是做拉面。 

包饺子即便不是一年一次,但毕竟次数极少极少,手艺是练不出来的。俗话说“慢工出巧匠”,而我只有“慢”,没有“巧”。尽管与“巧”不贴边,但毕竟是自己的作品。俗话说“自己的孩子自己爱”,我对我包的饺子自我感觉还是相当不错的。

我发现我包的饺子与别人的不太一样,形体干瘪倒还是其次,关键是饺子颜色比别人的深的多。儿时手套常丢,索性经常不带手套,皲裂的小手藏污纳垢永远洗不干净。刚刚燃完炉子又急于进入技术工种,洗手的工序偷工减料。技术又不佳,面团揉起来没完,饺子很是发黑。煤城不缺煤,我央求母亲不要扔,将我包的几个饺子单独煮一锅,我给我的小狗吃。

我的小狗俊秀、温情、机灵,一喊它的名字它立刻竖起笔直的耳朵,帅气得很。但是不魁梧,为了填补它的不足,我们给它起了一个威猛的名字叫“狼崽”。它不是宠物,是战士。无论严寒酷暑它都坚守在室外的小窝里。别人家的菜窖又是上锁,又是通电,还是免不了丢菜,我家菜窖不上锁,从来都不丢。

煮好了饺子,我喜滋滋一溜烟地端送给“狼崽”。它似乎也知道过年,也盼望吃饺子,撒着欢扑到我身上。饺子太烫,“狼崽”咬进去、吐出来,又咬进去、又吐出来。看来它还不够聪明,不知道用嘴吹一吹,只是急得团团转,直蹦脚,尾巴乱摇,笑得我前仰后合。我们家的狗和我最亲,原因之一肯定就是每个大年三十我都专门为它生产一批“特供”,使它也有机会加入我们的行列去享受“三十”的饺子。

如今的年夜饭鸡鸭鱼肉满桌,饺子已经失去了唯我独尊的地位,尤其是人们日益喜欢在饭店订餐,连碗都不涮。时代变了,钱多了,这时候才发现我们虽然需要味道,但是更需要亲情。我越来越怀恋当年那“三十”的夜晚,怀恋着与家人欢天喜地、其乐融融地包饺子、吃饺子。

 

作者简介:高础石,黑龙江鹤岗知青,1968年10月 下乡到黑龙江鹤立河农场。清华大学化工系毕业,教授级高级工程师,高级项目经理。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