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为了深爱着的父亲  

2015-03-30 09:12:00|  分类: 知青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 绍 显                        

 

1970年3月14日是我终身难忘的日子。

那天,父亲和我正准备吃晚饭,政治队长带着几个民兵来到我家:“今夜开大会,不得有误!”

会议就在大队部前面的大屋里召开,二百瓦的大灯泡照得会场如同白昼。白石灰墙上贴满了“加強无产阶级专政!”“一打三反大快人心!”大幅标语。社员黑压压地坐了一大片。公社驻队干部宣讲了“一打三反”的伟大意义。我与父亲俩背后站着两个民兵,大队副支书对着麦克风大声喊:“把投机倒把分子程付元揪上台!”话音刚落,大喇叭里紧接着又响起“把阶级异己分子揪上台!”说时迟,那时快,我们身后的两名民兵飞快地按住父亲的头,狠命地推着父亲的脊梁,父亲刚打了个趔趄倒在地下,紧跟着又跑过来两个民兵,连拉带扯地把父亲拉到台上按住跪下,双手反向背后。

父亲从亊教育工作三十多年,是一位具有真才实学的数学教师,曾多次出席省、地、县模范教师代表会议。多少家庭贫困的孩子因无钱不能上学,父亲拿出他微薄的工资救助他们。尽管自己家中人吃穿困难俭省,他也要让那些辍学的学生重返校园,几十年来已是桃李满天下。可是,                       因为旧知识分子的原因,父亲被遣送回乡,我们兄妹也备受株连,寒冬腊月,我们只能穿露着棉絮的破袄破裤,盖一床破得不能再缝补的被子。然而,慈祥的父亲在我心中一直是神圣而伟大的,我不能容许别人过份伤害他!

大喇叭声震耳欲聋,大队长手持红宝书高喊着斗垮斗臭父亲的口号,台下呼应着。我想:父亲何罪之有!?不就是个穷教书匠吗?我没有任何理由让自己跟随疯狂的人群来叫喊打倒自已的父亲!我气得浑身发抖,双眸瞪着那些疯狂的人群!有人揭发我,支书立即派人把我推到台上,厉声责问:“你为啥不喊囗号?”会场静了下来。我只是攥紧双拳,瞪着眼默不做声。就在此时,人群中一个民兵冲上来,一边叫喊一边从腰间抽出皮带狠命地向父亲头上打去,父亲头上顿时鲜血直冒,鲜红的血液顺着面颊流下。紧接着又是几皮带,父亲顿时血肉模糊倒在地下。台上几个凶汉用脚狠狠地向父亲踢去,高喊“打死这个老浑蛋!” 此时的我怒不可遏热血沸腾,高呼:“要文斗,不要武斗!”疾风般冲向前去,欲抢夺那民兵的皮带,我俩扭在一起,滾来滾去。我趁势抢过来皮带,向那民兵打去。他一看来势很猛,向台上逃去,我也横下心来向台上冲去,只听“呯呯”两声,二百瓦大灯泡被击得粉碎,台上的干部们见我一下子俨然成了恶狼,个个面面相觑,台下的社员们也有趁机溜走的,叫喊声、口哨声乱成一片,会场刹时大乱。只有治保主任高喊:“来人!按住他!”几个胆大些的青年民兵把我按倒在地,不分清红 皂白,你一拳,他一脚把我踢得双手抱头在地下打滾。治保主任大吼:“给我吊起来!”拿来绳子绑住我的双手双脚。

我被头朝下吊在大队部的屋梁上。这时,皮带、麻绳、棍头一齐朝我身上猛打。我挣扎着,大骂着,他们轮番疯狂地拷打我,终于,我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知什么时候我醒过来,听说是当副大队长的父亲的学生程玉清出面担保救下我。母亲紧紧地抱住我的头在痛哭,不懂事的小妹骇得哭嚎不止,妻颤抖着,躲在墙旮旯掉泪。好心的邻居嬸子们也过来看我,头上缠满绷带的父亲一直在一旁守护着我,为我找来了草药,赤脚医生尧山哥偷偷给我送来止疼片和消炎粉……

四十年过去了, 我的两条小腿上还留有当年挨打的痕迹。这是我1968年返乡当知青平生第一次接受“再教育”的硕果,也是我今生不堪回首的往亊。为了父亲,我豁出去了!

如今,每当我向后辈们谈起这段往亊时,他们往往会问:“什么是知青?知青是干什么的?您与爷爷当年挨打的事是真的吗?”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