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岁 月 悠 悠  

2015-03-26 17:23:51|  分类: 知青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杨 兴 民

  

    艾芜的“南行记”是我中学时代最喜爱的一本书,我曾经为作者艰辛的生活历程痛苦过,也为作者坚强的生活意志振奋过,更为书中所描绘的那片神秘的土地,那些充满诱惑的民情风俗而向往过。然而谁曾想到,仅仅几年之后,我却真实地来到了这块土地上,并且经历了与作者相似的一段永生难忘的岁月。

 1970年初夏,在潞西县遮放插队的哥哥把我的关系转到了他那里,毕竟遮放是远近闻名的富庶之乡。我从滇西腾冲界头区的一个小山村取了自己的行李,离开了我在这里居住了一年多的知青户。在腾冲县城,我买了些竹编的斗笠、糖果糕点,当晚住进了县第三旅社。说是旅社,其实和马店差不多,一间宽大而低矮的土坯房间,摆满了小床,而房间正中的两根柱子简直就是栓马用的那样,令我想到了艾芜当年寄住的克钦山中的马店。除我之外,同屋的还有两个知青和一个农民模样的人,随便寒暄几句便都无语了。睡梦中忽然听见有人大叫:“唉呀,我的军帽呢?”翻身爬了起来,房间里只有我和另一个知青了,他在愤愤地嚷着“他妈的,我的一顶新军帽,好不容易才弄来的。”一边骂着,一边收拾他的东西。我这才想起,我还得赶早班车到芒市去呢,也爬起来去收拾自己的行李了。“嘿,我的背包呢?我的背包也不见了。”我沮丧地也骂了起来,要知道背包里藏着我的20元路费和买给哥哥的一点糖果,却被人给偷走了。无可奈何地骂了几句,我们便各自离开了旅店。所庆幸的是车票还在随身的衣服里,我点了点剩下的钱,只有三毛了,连早点也不敢吃,便匆匆去了车站。                                                                                                                       

汽车在蜿蜒的山路上颠簸着,一会儿顺江边走,一会儿又夹在山缝中,天阴沉沉地又闷又热,暗绿的山峰时隐时现在云雾中,低沉的江水嗡嗡作响,让我感到压抑。车子慢悠悠地走着,很长时间也不见有过往的车辆,想着刚刚丢失的包,今天到芒市可是连住旅馆的钱都不够了。心情沉闷,昏昏欲睡中又想起了奶奶、母亲送别时的泪水,两个辍学在家的小弟,临行前不断挥动的手……更想到了自己的处境。一个从未离开过家、离开过父母的少年,此刻正奔波在千里之外的瘴疠之地,没有亲人、没有同学在身边,眼泪直想涌出来。我挺了挺身体,把眼光从窗外移回来,旁边坐着一个中年人,见我看了看他,便操着北方话搭讪了起来。尽管我此刻真不愿意开口,但却没有理由拒绝他。他听说我在这一带插队,絮絮叨叨地问起了风俗习惯啦风味特产啦等等,对我带在身边的竹编斗笠格外地喜欢。这十顶斗笠是我答应给哥哥的傣族老乡买的。想到今晚的住宿旅费尚无着落,我于是故作大方,答应卖一顶给他,这神情仿佛艾芜那年在昆明卖草鞋一般。拿到他付给的一元五角钱,心里这才感到了踏实了一点。                                                                                                    

 车子终于在芒市民族旅社门前停下了,把东西一放,捏着交完住宿费余下的七毛钱,我立刻往邮电局跑去,想要给家里发个要钱的电报,否则我连到遮放去的车费都不够了。写好电报稿,我试探着问一位年轻的女服务员能不能发加急电报,她看了我的电报稿,说是发加急电报要三块钱。见我那个神色,她很和气地劝我不必发加急,普通电报也晚不了一天,而且只要一元钱。我很尴尬,手里的钱连普通电报也不够啊。见我不出声,她问我的决定,我只好把事情的缘由告诉她。我说重新写一下电报稿,她立即好意地说:“不用急,也不用重新写,你再压缩字数,你家里的人可能就看不懂了。你先发电报吧,费用我替你交。”我再三感谢她,转身往外走去。“喂,小伙子,还没吃饭吧?你从我这再拿两块钱去买点东西吃吧,你们远离家乡,也怪可怜的。”接过钱,我急忙走了出去,生怕已经夺眶而出的泪水被她看见。我紧紧攥着手中的两元钱,走在异乡的街道上,心中升腾起一种难言的情感,是感激那位女服务员的温情?还是怀念家乡父母的惆怅?我体验到艾芜在旧昆明街头卖草鞋的心情,仿佛看到克钦山茅草地扫马厩的小伙计。手中的钱我不敢拿去吃饭,万一家里的钱一时寄不到,我还得交旅馆费呢。自幼养成生活的习惯让我最先想到的是买牙刷、牙膏漱口,因为洗漱工具也给偷走了。一到旅馆,我便急忙到水管边洗漱。“喂!伙子,晚饭吃了吗?要不我们一起出去走走”。同屋住的一位知青对我很热情:“你是遮放那里的,我对遮放各个知青点都很熟,我几乎跑遍了每个寨子。”他几乎让我插不上嘴,“我叫王农耕,是遮帽的,我刚从昆明回来。”我把自己的情况给他讲了,他听完沉默了一会儿,说:“你先拿十块钱去用吧,我身上钱也不多了,以后有机会还我就行了。”我接过钱,眼眶又湿了。在芒市昏暗的夜色中,我们一起吃了晚饭。第二天,他先回了遮帽。 

 家里的钱是第三天收到的,我到邮局给那位女营业员还钱,虽然再三地感谢她,然而年少不谙世事的我,却居然没有问一问人家的姓名,更没有写点感谢信之类的举动,至今回想起来仍感到非常内疚。我想,她今天一定有一个美好的家庭,一定是一位慈祥的奶奶了,象歌里唱的那样,好人一生平安。而当年慷慨解囊相助的王农耕,据说后来参加了缅共,牺牲在异国它乡。我不由常想起那晚在旅社里,他把烟头放在热水瓶塞上练习汽枪打靶的情景,他走后,我还被旅社好一番追问。

命运让我们这一代热血青年如此地错位。往事不堪回首。我们这一代,却仍然常怀当年那番激情,兴许,也还能为祖国再绘一笔华彩!                                                                                                                                                                                                                                                                        

作者简介:杨兴民,昆明赴芒市遮放弄坎乡芒丙寨插队知青。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