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评 工 分 轶 事  

2015-03-26 17:20:13|  分类: 知青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 应 明

 

2011年10月,在四川成都举行的《首届全国知青红歌原生态文艺汇演》上,反映知青生活的云南民族方言小品《评工分》引起轰动,并受到组委会的高度评价:“云南知青艺术团表演的小品《评工分》,以充满浓郁生活气息的评议方式,丰富多彩的语言表达,雅俗共赏、配合默契的完善表演,以及藏而不露的严谨结构,生动表现了40年前知青生活的真实场景和那些难忘的生命瞬间。这部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的原创舞台作品,让所有观众和评委感动、感慨和推崇。经组委会认同,评委团特提议增设评委特别奖,给予赞赏。”手捧沉甸甸的奖杯,读着评委会赞赏的评语,作为这出小品的作者和演出者,我的心绪又飞回到那难忘的知青岁月……

 1969年2月,刚满17岁的我,怀着对边疆风情和傣家神奇传说的向往,憧憬着“头顶香蕉,脚踩菠萝,摔一跤捡一把花生米,孔雀满天飞舞”的彩色童话世界,涌入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洪流,来到云南潞西县法帕区腊掌乡芒留寨。

芒留寨子,掩映在一蓬蓬,一簇簇高大的凤尾竹和香蕉林中,布满了芒果树,牛肚子果树、木瓜树、槟榔树……,郁郁葱葱,碧绿苍翠。村口几棵高高的大青树,垂挂长长的藤蔓又落地生根,形成一片树林,宛若一把巨伞笼罩着寨子,呵护善良勤劳的傣族人民。一条蜿蜒曲折,清波荡漾的小河从村前流过。寨子面对广阔富饶的芒市坝子,背靠绵绵起伏的勐嘎群山。

我们芒留寨子知青户,曾创下德宏知青的多项“第一”:德宏知

青“第一大户”——64个知青同吃一锅饭;有德宏知青“第一老大哥”——1942年出生的老高三学生;德宏知青第一个和傣族卜冒结婚,与贫下中农结合的女知青;德宏第一个知青共产党员。还有扎根边疆当老师的叶玲、齐秀芝、刘桂珍等同学,至今她们还在这块充满活力的土地上,向边疆人民的子女传播知识,为边疆的兴旺而默默奉献。

岁月悠悠,往事如烟。很多年过去,那浓厚的乡土之情、傣家儿女之情,仍留驻在心灵深处。难忘那片肥沃的土地,那梦幻的竹楼、那竹林深处美妙悦耳的葫芦丝声、那美丽苗条的小卜少、英俊的小卜冒,他们的歌声舞姿让我心旷神怡;难忘那善良勤劳的傣族大爹大妈,和蔼可亲的傣族大哥大嫂…… 

我的东家大爹波岩过喊是芒留村村长,他曾对我说:“你们知识青年不有(没有)爹,不有妈,到我们寨子,住我们家,你们就是我们的小人(孩子),我们就是你们的爹,你们的妈,要给你们吃饱饱,住好好。”几句朴实无华的语言,情很深,爱很重,让我感动得泪流满面。现在,东家的孙女在昆明打工,常来我家。

傣族人民的宽广胸怀和高尚情操,已深深铭记在我灵魂深处,永远不会忘记。让我久久难以忘怀的,还有那时为我们知青评工分的情景,时过多年,仍历历在目……

太阳刚落山,挂在大青树上的广播,传来了生产队长的大嗓门:“今天晚上开会,评工分啦……”饭后,村民们便三三两两集中到生产队的晒场仓库,找地方坐下。那时最重要的事,就是评定工分了。“工分、工分、社员的命根”。工分的类别有几种:全劳力即青壮年得10分,小孩3分;半劳力或老年人得5至7分。 

评工分,全队的男人,女人,老人,小孩,都来了,这是寨子里最热闹的日子。仓库里只有几条板凳和一张方桌,晚到的只好坐在门槛上,或在外面的草垛上扯些草,垫坐在角落里。
    人到得差不多了,队长就站起来喝住那些嬉戏的孩子们,叫大家起立,手拿《毛主席语录》贴在胸前,面向墙上的毛主席像,领头喊:“首先敬祝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寿无疆……祝林副主席身体健康……”大人小孩都很严肃,齐声高呼“万寿无疆”、“身体健康”。队长宣布完下一段的主要工作和注意事项后,就开始评工分。

在评分过程中,男人们很大气地抽着手卷的劣质喇叭烟,不时喷出一股股呛人的浓烟,女人们低声细语,卜少、卜冒含情脉脉地微笑传情……。在昏黄的灯光和烟雾缭绕中,村民们讨论和决定着关系各家各户生计的工分。

评工分的焦点最后都会落在知青身上。评知识青年工分,先是会计念名字,保管说大家议论,最后队长说了算。

会计:“首先评知青小卜少小李,得几分?”傣族村民民风淳朴,性格温和,胆小热情,怕得罪人,谁也不说话,沉默。有时会从黑暗的角落传出小小的声音:“5分得了”, 也有说4分3分的…

后来,摩雅(医生)兼妇女主任的大妈说:“知识青年小卜少小李,白白胖胖,力气跟小咪人一样;穿着鞋子下田,穿着袜子薅秧,谷子秧秧拔了丢掉,稗子秧秧留着,这种思想是刘少奇思想,给她3分得了。”于是,大伙齐声说:“得了,就给她3分啦。”

有人提议给身高1米80的知青老夏7分,老波涛发话了:“不行不行,他什么活都不会做,个子大大,力气小小,出工不出力,太阳大大不出工,下雨大大不出工,要恰恰好才出工。”最后评了5分。

保管说:“知识青年小卜少小周长得好看呢,眼睛大大嘴巴小小、脸红红、像电影中人一样,给她8分。”有大妈说:“不行,好看不能当饭吃”,众人议论纷纷。队长最后做工作:“大家莫吵了,小周的表现还是不错呢,见着我们喊大爹、大妈,算了,给她8分得了……” 

评到我时,有人说给6分,说我个子小,力气小,等等,还好,我住在村长家,傣话说得好,人缘也好,最后评了7.5分。好朋友欧阳也得了7.5分。

知青张树仁积极肯干,老实听话,队长叫干什么就干什么,得了最高分8.5分。

评完工分,村长接着传达毛主席最新指示:“清理阶级队伍,一社(是)要抓紧,二社(是)要注意政策,三社四社没有说,五社六社不管了……”这类令人啼笑皆非的小插曲,时有发生。
    收集当年的足迹,汇编青春的闪光,留下曾经的希望,以珍藏人生的记忆。1996年,我依据当年的生活,编写了民族方言小品《评工分》剧本,记录了给知青评工分的情景,并担任剧中的队长角色。文学是夸张的,情感是真实的。1998年2月,《评工分》在芒市目脑纵歌(大家都来唱歌)节首次演出,初告成功。后来由云南知青艺术团在德宏州各县巡回演出,受到了傣族人民、知识青年的热烈赞扬和欢迎。2011年10月,这出小品走出云南,在四川成都《首届全国知青红歌原生态文艺汇演》中荣获唯一的特别奖。

呵,那浸染着我们青春血汗的评工分岁月……

 

作者简介:刘应明,昆明赴芒市法帕腊掌乡芒留寨知青.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