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屠 牛 记  

2015-03-26 17:18:08|  分类: 知青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郭 京 川

    

这是发生在三十六年前的一件往事。那时我在德宏州潞西县云南生产建设兵团支边当知青。

1973年7月底的某天上午,连长、指导员召集我和其他几名成都知青开了个短会,布置一项任务:上山去杀一头黄牛,务必将牛肉背回连队过八一建军节。

我连的百余名成都知青到云南已两年多了。边疆虽说自然风光不错,但生活条件艰苦,大伙垦荒种植金鸡纳树,劳动强度较大,伙食也差,都盼望过节时能改善一下生活。因此,听说要去杀牛取肉,我们几个都很兴奋,跃跃欲试,纷纷回寝室准备砍刀、绳索。我将藏在床笆子(睡觉时铺的一种竹片子)下面的一把旧三八式步枪刺刀摸出来在石块上磨了起来。这把刀很有些年月了,是我花了两元钱从一位当地老乡那儿买的。我想,带上它兴许能派上用场。

那天晚上,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一闭上眼睛,就回想起一桩往事:那是刚来连队不久,有一次收工路过一间男知青寝室时,见几个战友在煮牛肉吃。我便问他们牛肉从何来?他们却笑而不答。言下之意,牛肉从哪里来没关系,只要有吃的就行了。后来待牛肉煮熟了,我再也经不住诱惑,顺手抓了双筷子和他们抢食起来。吃完后嘴上还不停地讲味道不错,肉细还化渣。他们听了笑起来。事后没几天,我才知道,那牛肉是一只胎牛,就是刚生下来不久就夭折了的乳牛。如果按今天的生活条件来比照,像那样的东西是不堪入口的。然而在那缺钱少食的年代,放过这种胎牛不吃简直是不可思议!

实话实说,中国那时最牛的“美食家”非成都支边青年莫属。上至天上飞的,下自地下爬的,水里游的,躲在洞穴里的,哪样没有品尝过?什么野猪麂子就不说了,穿山甲、大蟒蛇、竹蛆、松蛆……除了一种傣族爱吃的牛屎壳郎之外,几乎把云南这个植物王国里的所有山珍奇兽都尝遍了。

这天天气还好,我们几位迎着晨风朝营部养牛的那座大山赶去。

刚开始爬山时,大伙劲头还很足,可随着烈日高照,气温逐渐上升,我们都感到又渴又累。但最让我们感到头疼的,是营部规定我们要杀的牛只能是公牛,而不能杀母牛,因为这个季节里许多母牛都有身孕,杀掉太可惜。尽管我们将目标锁定在一头断了角的公牛身上,然而这头公牛却和其它许多牛混在一块,漫山遍野地奔跑,眼看几次就要追上,结果又让它蹿走了,气得我把刺刀掷去扎在它的腿上,都未能阻止其逃生,让我们这帮想吃牛肉的兄弟们累散了架。而且肚子饿得发慌,心想这时要是有一碗酸辣米线吃就太美了。不过想归想,最终还得要找到那头牛,总不能让山下等肉下锅的战友们失望。于是我又鼓动大家抖擞精神继续追牛,还不时用曹操以梅励兵的故事来激励大家,边走边摘一些野果子充饥。

我们就这样艰难地又赶了好几里路,不知不觉地进了一个景颇族寨子。寨子的老乡同我们连队的关系比较好,大伙刚到连队住的茅草房就是他们帮忙盖的。景颇族人以刚强勇猛著称,他们的口头文学比较发达。其中,集诗、歌、舞为一体的创世史诗《勒包斋娃》较为有名,它蕴含了边疆民族对自然界和人类社会发展的认识。我小时候在成都看过电影《景颇姑娘》,对他们有些印象。景颇族人同崩龙族(后改为德昂族)一样,居住在海拔1500——2000米的高山上,而种粮的水田却在山下,他们隔三差五要下山劳作,有时会捎带一些鸡蛋、芒果等农产品来连队出售。

听到狗叫,一位景颇族大哥从木楼里出来与我们打招呼。在我们讲明来意后,他热情地将我们带到了他家里,并让他的妻子给我们做饭吃。这位大哥四十来岁,身强体壮,按景颇族的习俗,他们的住房是典型的二层结构的竹木楼,上层住人,下层关牲畜。上层一般是一间很大的通屋,屋中间安放火盆,用于煮饭烧茶。晚上,人就盖着毛毡围在火盆旁睡觉。

待大家坐定后,大哥便给大家递烟倒茶。茶是当地的苦丁茶,是景颇人在山上自种的。茶水刚喝时有些苦,过一会儿感觉甜甜的。烟是由缅甸那边带过来的未加香料的烟丝,烟丝细且香。景颇族的主食是水稻、旱谷。此外,他们还食用自种或野生的果菜以及狩猎来的野兽。这些年也饲养猪、牛等家禽。旱谷的栽种比较独特,栽种之前要先在斜坡上用刀砍去草木,然后放火焚烧,最后用棍子戳洞,撒上谷种,依靠雨季水量使其生长。旱谷口感好,耐饿,但产量低。菜肴方面,除新鲜菜外,更多的是自制咸菜,酸腌菜、酸竹笋等;景颇人养猪与内地不同,一是仔猪从不关圈,随其在寨子周围寻食,待到猪架形成后才将其关圈喂养;二是饲养的时间比较长,一般为两年,屠宰前普遍体重达六百斤左右;三是屠宰后不用水烫毛,而是架柴用火将毛烧去。如是自用,便在洗净的肉上撒上盐,放上一些自制的香料,放进屋后铺了芭蕉叶专门用来腌肉的土坑里,用竹笆和芭蕉叶盖好再埋上泥土,并在坑旁安置一根竹筒,让水从竹筒里漏出。这样腌制约半月后,将腌肉取出,割成条状,悬挂在木楼的屋檐下,任风吹干,而且越干吃起来越香。这带有雨水和地气的腌肉味道十分独特,正宗的绿色食品。

终于等到开饭的幸福时刻,当女主人将旱谷米饭、米酒、竹筒烤鱼、风腌肉、酸竹笋等食物端在我们面前时,我们按照景颇人的风俗和礼节,端起盛酒的竹筒,让男主人将他杯中的酒给我们每位知青都倒入一点点。这是景颇人的情意。接下来,大家互敬之后一饮而尽。这顿饭是我到云南来吃得最开心的饭。除了喝酒品菜之外,还吃了五碗干饭!

在我们的请求之下,那位景颇大哥答应帮助我们找到那头牛。他背上一支猎枪,佩带一把著名的撒刀,带着我们朝着目标奔去。一路上,他用树叶卷成筒放进口中,吹奏出各种鸟鸣声和景颇族的乐调来。太阳落山的时候,我们悄悄地接近了那头公牛,由景颇大哥用猎枪将牛击倒,大家蜂拥而上,把牛肉剥了出来,并将牛皮送给了景颇大哥。

三十五年过去,偶见杜甫绝句:“干戈兵革斗未止,凤凰麒麟安在哉;吾徒胡为纵此乐,暴殄天物圣所哀。” “暴殄天物”确实不该,然彼时不食异类,又食何物?

 

作者简介:郭京川,云南生产建设兵团三师十四团三营二连知青。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