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要命”的知青屋  

2015-03-16 14:24:41|  分类: 知青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朱 达 生

 

 我不是作家,不谙文学作品的宏大叙事。可是,一直以来,我却怎样也忘不了插队第一天,在贫困不堪的房东大爷丛昌贵家,受到他家热情无比待如上宾的招待,和他家那碗叫人无法进口,咸得要命的咸菜。而叫我此生更难忘的,是那间几乎断送我年轻生命的知青屋。

 我曾住过的知青屋,三面泥墙,芦巴帐,草顶,面向朝南,自东到西共五间。我居东边第二间。两张三脚凳,搁张竹榻便是床。床头边的米罈子上,放只家里带来的旧箱子,既可当写字台,又可以当饭桌。

 这里原本住着五个“和尚”(男知青),其中一个已投亲靠友,两个先后招工回城,还有一个进了公社兽医站,只剩我一人独守这空空的“城池”。尽管我不是中华精英诸葛亮。

 1976年深秋,某晚,月黑风高。劳累一天的我,晚饭后不久,倒头便进入了梦乡。

 突然,雷电交加,大雨滂沱,夹杂着阵阵狂风,将最西头一间的双扇大门吹得“咣咣”直响,就象有人在拼命砸门。我的胆子应该说蛮大,但此刻也觉得毛骨悚然。

 随着先后“啪、啪”两声重物坠地的响声,凭借闪电的光亮,我竟然看到了西北方向蔡木匠家的房子和屋后的棉花田。啊,原来最西边一间的后墙已经塌了!呼呼的北风从倒塌的墙洞中,一个劲地向屋里直窜。我的蚊帐隔着三堵墙,还是被大风吹得象旗子一样剧烈飘晃。幸好倒的不是我这间,白天过度的劳作让我太过疲累,懒得动弹。于是我故作镇静,侧卧静等黎明的来临。

 随着又一次传过来“啪、啪”的响声,险情再次出现。饱浸雨水的墙根,终于无法支撑墙体自身成吨的重量,第二间墙也倒了。

 我再也无法镇定,反复寻思着我这一间墙何时会倒塌,及怎样应对。

 其实就真的,面对这突然的险情,我连丝毫的办法都没有。惟一能做的,是下床踱踱步,尽量离北面危墙远一点。我顺手摸到枕边的火柴,试图点亮衣箱上的马灯。哎,命运怎么这样捉弄人?偏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呢?我接连划掉大半盒火柴,竟然一根也没有刮着。真是糟糕!焦虑、恐惧、孤独、无助陪伴着我,分分秒秒地打发着这难挨的时光,无奈地等待着灾难的降临。

 瞑瞑之中,我好象听到一阵丝丝声,凭着灵光一现的第六感觉——求生和渴望,飞快作出一种本能的反应,以几乎可以和闪电竞跑的速度裹着薄被滚下床来。大概我命不该绝,几乎就在我滚下床的同时,“啪”的一声,那堵厚厚的泥墙,重重地砸到我的床上,竹榻顿时被拦腰砸成两截。

 墙终于倒了!

 睡床没了,呜乎!安身立命之处没有了!

 风还在刮,大雨还在下,雷电依然在交加。你说,我是该咀咒命运的不公,还是该庆幸神明和老祖的护佑?幸免客死它乡,命丧黄泉呢?

 联想到知青时代的这次遭遇,现在,最让我牵肠挂肚的,是暴雨、山洪、泥土流带给人们的灾难。谁让我们知青这代人,年龄那样小,就接“地气” 、知疾苦、富有恻隐之心呢。       

 

 作者简介:朱达生, 1950年生。1966年毕业于江苏省南通中学。1968年插队,1978年回城任中学英语教师。1983年调至江苏省南通监狱直至退休。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