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镰刀把儿上的“包浆”  

2015-12-25 21:00:23|  分类: 回忆思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3团——李更宇

     近几年,可能是上了年纪的缘故,喜欢上了“文玩”,其实,也不过是玩玩佛珠手串、手捻、核桃罢了,略知些大小紫檀、黄花梨之类的皮毛知识,懂得了“文玩”经手的盘玩,才会出现“包浆”,而“包浆”代表着它的年代和价值。在买来“文玩”后,就立即在手中开始了经年的把玩,追求尽快的出现“包浆”,早日享受那温润的手感和通透观感。为此日以继夜、年复一年,但很难达到厚厚“包浆”的程度。有时我会回忆起在北大荒时用过“镰刀把儿”,那包裹的厚厚一层状似琥珀的透明质,不就是“包浆”吗?那是一把跟随我多年的镰刀,属于朝鲜族惯用的那种,直把,刀头似一抹新月,再普通不过了,那木把儿属硬杂木(不清楚何树种),把儿上隐约着几点暗色结节,像小花,不仔细看是会被人忽略掉的,但经过我几年的使用,就在“包浆”的下面显现出几朵暗紫的小花,就好像琥珀罩着一般,煞是耐看。那个年代不时兴“文玩”,我也顾及不了那份闲情雅意,压根也不懂那就是“包浆”,只是不经意的使用着,春夏秋冬,酷暑祁寒,风霜雨雪,或许是我那粗手的反复摩挲,或许是我的汗浸、血润吧,它有了这难求的“包浆”!
     镰刀在我处的北大荒时代,还与康拜因(联合收割机)并存,在粮食等作物的收割作业中是不可或缺的。它见证了我们战天斗地的场面,它见证了传统农业和现代农业思想碰撞的情景,见证了我们青春的成长。所以,我忘不了它。
    七0年我们连队第一次麦收,我得到了这把镰刀,也是我这辈子唯一使用过的镰刀。一直到离开北大荒时,才把它送给了朋友。
    第一次麦收,人们很兴奋,镰刀发下来后,我就把它磨得雪亮锋利,准备大干一场。连队也进行了积极的动员,麦地里插满了红旗,放置了标语牌、黑板报,还没干活,已是口号震天、人欢马叫的场面了。可当我们这些知青刚一动手,却傻眼了,谁也没干过这活呀,三十几个人一字排开,每人12垅麦子(机播密垅,每垅间距10余公分),这样子收割,个人进度一目了然,谁也不愿落后呀!可越是着急,越是手忙脚乱。而地头放置着毛主席的画像,“鼓动员”在喊着:“谁先到头,谁就是见到了毛主席!”在当时那种痴迷年代,这样的做法司空见惯,激动的大家更是跌跌撞撞,割了麦子忘记了扎捆,扎了捆却很快松掉,码不成垛,那进度像是蜗牛爬行。并排和我们一起割麦的几个劳改新生(从劳改农场“疏散”来的)他们每人24垅,进度却比我们快两三倍,当时的政治气氛下,他们不敢独自去“见毛主席”,只得干干、停停,甚至返回接我们。收割了不到一小时,大家已是状况频出,腰疼得直不起来的、虚脱的、捂着肚子蹲下的大有人在,忙得卫生员顾此失彼。就这样,一天下来,这么多人才收割了五亩麦子。望着无垠的麦海(8、9千亩吧),啥时候才能收割完呀!真让人丧气!
     其实这只是第一天,随着麦收的进行,人们的割麦技艺每天都在提高,几天后,人均日收割量就超过了一亩,而后是两亩、三亩。连里及时制定了个人的定量,有的人半天就可以完成,剩下时间或者帮别人、或者提前下班。当然累还是很累,腰酸还是很酸,人们挺了过来,能力便大大提高了。
     到秋季,人们又要收割大豆(收大田),它和割麦有区别,一人一根垅,要求的速度更快,不扎捆却要码堆,身姿更要低下,而且豆夹子会扎破手,许多人又不愿戴手套(影响速度),一天下来,满手都是刺破的黑点子,疼得钻心,蘸脏水会感染的。即使这样,在温度已是零下几度的大田中,不少人穿着秋衣裤,还汗流浃背。冬季要割草、割苇,虽然不是很累,但手裂个口子、破点皮的情况哪天没有呢?那手中的镰刀把儿上浸了多少汗、多少血,有谁说的清楚!
     可能有人会问我:“北大荒有当时全国最高程度的机械化,为啥还用小小的镰刀呢?”其实回答这个问题,还要回到那个年代的状态去说。那时大田土壤不平整,凹凸起伏,边边角角,机械尾大不掉,一些地方就无法作业了,需要镰刀收割;另外一个原因,今人更无法理解,那就是狂热的口号刺激人们“发扬小镰刀精神”,使许多领导不得不安排大家用镰刀收割。当然,谁都知道,一台康拜因(联合收割机)日均收割量是二三百亩,只有它才是主力军,万亩粮食没有它的作业是收不回来的。然而丢了小镰刀,可也是个态度问题呀!其中的权衡也颇费脑筋!
     我由于工作的原因,只参加了最初的几年收割庄稼,不敢说流了多少血汗,而我的镰刀刃口磨得窄了,镰刀把儿上出现了一层厚厚的“包浆”,用起来滑滑爽爽,别提多顺手了,我很喜欢,战友们也都羡慕我,尤其是女孩子们更想得到它,多人向我讨要,我都不舍得给。凡是不使用时,就把它搽拭得干干净净保管起来。直到我离开连队时,才经不住多人央求,送给了一个最喜欢它的朋友,到今天 ,我还清晰的记得它的样子,不知它还安好吗?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