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收割机穿“靴子”的年头  

2015-12-25 20:56:15|  分类: 回忆思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3团——李更宇

      有这样一个画面,时常浮现我的脑海里,已是粮食收割季节,庄稼却浸泡在泥水里,两台拖拉机牵引着一台康拜因(联合收割机)组成一个车组,共三个车组在泥淖般的大豆地里艰难的行进,每个车组都由一个人用小旗在指挥着,俨然是个乐队指挥,拖拉机突突地冒着黑烟,停停走走。陷入了拔出来,再陷入了再拔出来,机器的轰鸣像憋着劲的牛吼,仔细看,拖拉机的履带、康拜因的大轮上接着厚厚的木板(俗称大木靴),那是为了增加受力面积,可地已经浸泡透了,他们的行进还是极其费劲。这个画面就是大涝之年的收割现场。
    那年大涝,是我北大荒生涯中感受最深的灾害,这年我们的困难和付出比几年加起来还多。
    记得这年开春后,一些反常现象就引起了人们的议论,譬如,蛤蟆跑到村子里,水耗子钻进宿舍的炉膛里等等,老同志说:“今年要发大水啦”。全连上下为此忧心忡忡,果不其然,麦子刚进入腊熟期,本该是七月流火,却淫雨连绵,就要收割了雨却没停息,麦子还站在水里,有的地块已经出现了倒伏现象,机械只能选择高地收割(机割是收割、脱谷一次完成的,多省事啊)而有水的地块就要人工收割了(人工收割要分收割、脱谷两个工序,劳力成本增加了一倍不止),那水里的割麦太艰难了,脚下泥泞,移动吃力,在水里站一天脚都泡胀了,浑身汗水浑着泥水,即使想歇一会儿都没干地儿坐,麦秆浸湿后韧如皮条,割不断、还拉拉扯扯,使你动作连贯不起来,割下来的麦子要扎成捆,码放到水浅的地方立起来成堆成垛(脱谷的工作只能推延至冬季了,延长了一倍时间)。不敢休息,一停下来就会感觉冷(雨季里还是很凉的),泡在水里更凉,但在吃饭、休息的时候,也忍不住打盹的,有一次,我吃过饭,倚着麦堆抽一支烟,烟刚点着我竟睡着了,直到烟头烫破了裤子才疼醒,全连人就这样泥里水里大干了一整个夏天,进秋后才结束。
     麦收还没结束,大豆又该收割了。收割大豆时,地里已经有了冰茬,条件更艰苦了,人工收割的同时,连里想出了一个办法,让拖拉机、康拜因穿木靴下地,那场面既热闹也让人忍俊不禁!那进度像狗熊在爬,不仅速度慢,还严重的毁坏着土壤,收获来的豆子染上了斑斑泥点,俗称“泥花脸”,这样的大豆不能出口,每吨降价百分之四十。唉!又苦又累的面对歉收损失,心情能好吗?就这样,秋收一直苦拼到快过年时才结束。
     也许有人要问我,为啥不等到冬天封冻了再收割呢?其实我也很困惑。你知道吗?豆杆立在地里,豆荚干燥后会爆裂,要有一定损失,这是不能等待的原因其一,而更让人们担心的是,在那个时代,任何质疑上面的指示,都会惹祸的!团里规定的秋收最后期限,是以军令的形式下达的,谁敢拖后一天呀!谁能承担延误战机、破坏“抓革命、促生产”的罪名啊!
    却也有例外,我们团里某连有位老连长,是个很有资格、很有能力和经验的干部,也是当时领导们眼里出名的“刺头”。他以种种借口多次推迟了收割期,直到上大冻时,才开始收割,几天的功夫就收割完了,他们连由于没在泥水里收割,大豆是干净的,全部可以出口,刨除因爆裂豆荚损失的一些,也比我们的“泥花脸”豆子的利润高出很多。结果很好,再则他是个老资格,上级也不好处理他,这件事很快在团里传成了佳话。当然也给某些领导上了生动的一课。
     堆在地里的麦垛还要脱谷,这个活只好在冬季里来完成了,麦垛放在地里好几个月,每堆下面就养了一窝田鼠,它们把粮食搬到窝中储藏起来。人们一扒开麦垛,它们就逃出来,满地乱窜,看得人麻眼!让女孩们惊叫慌跳不已!出于好奇,我们几个在休息的时候,挖开鼠洞,切出田鼠窝的剖面,好家伙!他们的“宅邸”是三四层的排式楼房,卧室、仓库、厕所排列有序,仓库里存放的粮食干爽洁净,分门别类、绝不混淆,通道四通八达,通风良好,睡觉的地方还铺放了细细的草絮,单个窝里可以起出粮食三四十斤。一个地块成千上万个麦垛,下面就有成千上万个田鼠洞,得藏多少粮食呀!唉!灾年的损失太大了!却便宜了这些小畜生!冬季脱谷,只有这样的年头才会被动的进行。以其说损失让人惋惜,不如说我们每个人所遭得罪体会更深,白天还可以,夜晚就更受罪了,晴天还凑合,遇到风雪那就遭罪喽!不仅冷、累,最难受的是困,机械一有故障,大家偎着麦秸堆、甚至钻进去美美的睡一觉。据说。有的单位发生过机车碾过麦秸堆伤人的事情。 
     潮湿的麦子磨出的面粉,俗称“头疼面”,口感发黏,吃了它人会头疼。我们都担心要吃这面了,不知为何,我们从没吃到过,万幸!
     涝灾不仅给人们以痛苦和损失,它也促进了我们团的水利工程建设的速度和质量,先后几个大型水库的建成,正是历次灾害后痛定思痛的结果,尤其是大型的“六一八”水库一两年后建成了(我团有九大水库),让水涝灾害远离了我团。这样的事教育着人们,也提醒着领导者们,生产毕竟不是打仗,科学容不得蛮干,此时,社会形势也在悄悄地变化,文革中那种老干部靠边站,科技人员去喂猪的现象改变了,他们逐渐提高着影响;知青们身上也悄然蜕变着,理性的务实多了。经验与科学越来越被重视了,我们依赖镰刀和锄头的事也越来越少了。积蓄许久的机械化、科技化潜力也日益被释放出来了。后几年,我虽然没用过镰刀和锄头,却忘不了康拜因穿着木靴在泥水中收割大豆的情景。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