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绷紧的心弦  

2015-12-25 20:51:55|  分类: 回忆思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3团——李更宇

    上世纪60年代末,中苏两国交恶已呈白热化状态,双方在军事上也是剑拔弩张。毛主席下达了“6.18”指示,隶属于沈阳军区的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随即组建(在原东北农垦局基础上)。我们连是兵团的33团15连,距离中苏界河——乌苏里江(珍宝岛)30余华里,而七虎林河正是这条江的支流,在晴朗的夜晚,顺着河水的流向远远望去,依稀可见苏联伊曼城的一抹淡淡灯光。早在我们没来之前的“文革”中,极个别的红卫兵骚动着“扛膀子(冲撞对方巡逻哨兵)”运动,以示自己“反苏、反修”的坚决,致使摩擦不断,加上双方的重兵陈列,全国老百姓感到战争即将发生。我们报名到兵团来也是抱着参战的决心,有的人甚至写血书要求到兵团前线,记得我在天津就写下这样的句子:“高歌踏破贺兰山,仗剑直捣黄龙府”可见当时青少年们的的激情,北上的一路,到处在挖防空洞、修掩体,窗户的玻璃上都贴上米字纸条,军车繁忙,我们有一种上前线的感觉!刚到团里要领取边境居民证,那气氛既亢奋又有些紧张慌乱。
    我连是六九年五月十九号组建的,建连伊始,基建和备战是一并进行的。工作之余的出操、军训、站岗、巡逻、拉练都有详尽的日程安排,还准备好了参战的应急措施,把人们的心弦繃得更紧了。 
     每天早晨六点半,“小话匣子"就传来滴滴答答的起床号声,我们要集合出操,由老铁兵们(或退伍军人)带领我们列队操练,进行刺刀突刺防守、立正稍息、匍匐前进等动作的操练,真是口号阵阵、动作飒飒啊!一日三餐都要以班的建制列队点名,唱着军歌走向食堂。晚上十点钟“小话匣子”传来熄灯号声,必须即刻就寝,作息如同军营。这还好适应,人们怕的是紧急集合,或临时吹哨,或悄悄在半夜推醒班长。要求不许出声,一个一个的用手势传递命令,由副班长断后去外边集合。这类的集合速度一般限制在三分钟以内,谁也不敢迟疑,难免手忙脚乱,穿错衣裤、蹬错鞋、忘带帽子的出丑现象时有发生,个别的人因此冻伤了耳朵、脚趾。为了应付紧急集合,我们临睡前都做好准备,衣裤、鞋袜咋放都有窍门。慢慢的大家成了习惯,集合的速度、质量日益提高。
     夜间的站岗、巡逻,刚开始,规定一人一岗一小时,到了下岗时间叫醒接班的人。这样每月个人也就轮上两三次,胆子大的人觉得很好,对睡眠影响不大,胆子小的感觉是怕黑,就自主的俩人结伴两小时。说到可怕,可能今天难以理解,但在当时紧张的氛围中,说不心虚也是矫情,会不会遇到野兽?会不会遇到“敌特'?要知道,那几年夜间的野地里、林子中频繁有“信号弹”升起 ,是不是“敌特”在联络?本已心弦绷紧的人们能不害怕吗?当时我也疑惑,难道敌人那么弱智?联络竟用“信号弹”这种落后的手法?可却有不少人言之凿凿地说看见了某处“信号弹”升起,促使连里组织了几次追捕搜查,结果往往是忙了大半夜,终始没有一次捉到敌人,渐渐的人们就不那么紧张了,说来奇怪,过了两年以后,再也没有人报告这样的“敌情”了。
     冬夜巡逻站岗是很冷的,尽管皮帽棉衣捂的很严实,时间一久,露出的眉毛、胡须上也会结上厚厚的白霜,一张口,唇上就浮出缕缕白雾,尤其是我的眼镜,咋一进屋立即成了两片白霜遮住了大半个脸,就这个形象,如猛然遇到没有思想准备的人,准会吓一跳的!有一次我看到卫生所里亮着昏黄的灯光,就推门去查看,刚一开门,就只听到屋里“嗷”地一声,一女孩蹲下了,稍顷才哭出了声,是被我吓得,我明白了是咋回事时,自己也笑了,一照镜子,整个一个白花花的狗熊呀!那时晚间起夜解手无论男女都要到室外,如让巡逻的人无意的撞见就要闹笑话了,巡逻的怕是见了坏人,穷追不舍,甚至拉动枪栓大声震慑;解手的人怕羞不敢声张,光着身子抱头鼠窜,恨不得钻地缝,这样的事还真不少,越是紧张的日子和地方就越容易发生。
     我们的军事拉练也像那么回事,由老军人组织指挥,大家腿上打着绑腿,扛着武器,变化着队列步行军,跋涉雪地荒原几十里,一会匍匐前进,一会尖兵侦查,一会包抄迂回,在积雪的塔头墩甸子里深一脚浅一脚走了两天,不少人脚上都打了水泡,我本来拉练前脚上就有鸡眼,提前做了小手术,瞒着领导参加了这次拉练,到了晚间在一间四壁破烂的土屋里宿营,四十余人只能坐着睡,睡不着就烤篝火,顺便烤干衣物,返回时疲惫不堪,可一旦闻到连队炊烟,立即兴奋起来,大家齐步铿锵,歌声嘹亮,迎接的大嫂们捧上姜汤,真有战士凯旋而归的感觉,这样的场面每当忆起,如同昨日啊!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的心理也悄悄地发生变化,年轻人的活泼劲也就显现出来了。我们排的一个班长,在夏天剃光了头,班里其他人纷纷效仿 ,他们班一集合,齐刷刷的一队光头佬。我好奇,也剃了光头,学我的人更多了,就连那些不愿剃头的本地青年(可能他们要搞对象吧!)也被人在睡着了的情况下剃掉了头发,出早操、列队去食堂,一片光亮啊!让那些女孩们笑得前仰后合,指导员知道了笑着问我:“干嘛领这个头?感觉好吗?”我说:“我没让他们学呀!光头洗起来可方便了,就是头发茬粘枕巾!”此事逗大家开心,至今战友聚会时还被常常提起!
     年轻人就是年轻人啊!在那样紧张的气氛下,他们还是欢乐着!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