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五月的穆棱河  

2015-12-10 22:46:09|  分类: 回忆思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游国海(四师四十团


穆棱河是一条名不见经传的小河,她位于北大荒著名的兴凯湖,离珍宝岛80公里。穆陵河虽然不能和“九曲黄河万里沙,浪淘风簸自天涯” 的黄河相提,更不能和“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的长江并论。但她对我来说却是一条重要的河,或许对我们这一代曾经在穆陵河两岸上山下乡的知青来说也是一条不能忘却的河。

那是文革动乱的1969年的五月,我们这一批“老三届”的热血青年,在文化革命的热潮中,报名到祖国最遥远的北疆参加“反帝反修”的扎根生活。我们带着一腔对祖国和人民的热爱和誓到农村“脱胎换骨”的勇气,离开了生育的都市。

然而,当我们一踏上那片黑土地,却被眼前的荒凉惊呆了!五月,在南方已是莺飞草长,万物复苏的季节,可是,在北大荒却没有歌声,没有红旗、没有人群……没有我们想象的战天斗地的情景!放眼望去却是一片凄凉和沉寂的泥土气息。

在彷徨和无奈中我们接受了现实。于是就有了我们的知青生活,有了我们与穆陵河相伴的日日夜夜。

穆陵河,那美美的名字。听说她的源泉是来自完达山脉。在完达山山脉的一个小土丘上,清亮的水珠,慢慢地汇集在一起,形成了涓流,向下流淌、向下汇集,于是就有了小河,有了穆棱河。

我们的连队就在穆陵河边上,当穆陵河流经连队营房时,她还是一条温顺的,不起眼的小河。

从大城市来到边疆,我们对河的概念并不是很深。但不久,连队的知青就开始喜欢起了她。喜欢她就是因为我们是知青,可能在知青的骨子里流淌的是小知识分子的血。亦或在边疆的艰苦生活中知青需要受到柔情似水的抚慰。

知青的生活是艰苦的。

春天,你需要启明星未亮时下地,进行播种,送粪和除草……

夏天,你需要顶着酷日去扬场,上3米高的跳板运送……

秋天,你需要田间管理,割大豆、光脚和大泥盖房子……

冬天,你需要在北风呼啸中脱谷,上山砍柴,修水利……

可以设想:一个十八岁的青年,远离家乡几千公里不但需要独立生活。还要在晚春泥泞的田间锄禾,在夏天牛牤的追逐下扬场、在秋天蚊子小咬的围剿下割豆、在零下37度的冬天里修水利。没有八小时这一说,只有超负荷的劳作,其心境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在劳其筋骨的同时你还要苦其心志,当你期盼秋天的雨下得更持久时,学“红宝书”和不断地在精神上“斗私批修”却是最好的时机……

于是,穆陵河成了知青们最愿意去的地方,那清凉透彻的河水,洗去了知青们一天劳作的汗水,甜甜的水花伴随着知青们压抑的歌声在夜幕下传唱、涓涓的细流在奔向远方的同时也将知青们的故事带往他乡。

我喜欢穆陵河,因为我爱水。水是一种精灵,在我下放的日子里,只要有可能我都会和她进行交流。坐在潮湿的河岸边,就这么静静地望着她,一天的疲惫,辛劳和痛苦都会随着水的流淌而逝去。

穆陵河,她见证了我们那个时代知青的激情、苦难、奋斗、缠绵和追求。

四十多年过去了,穆陵河两岸已归于沉寂,曾在此“战天斗地”的京津沪,宁波、哈尔滨等地的知青已返回故里,留在穆陵河边的知青已是凤毛麟角,他们有了第二代,第三代,他们在传承着炎黄子孙的责任,想起他们,我的心中就有了一种酸酸的感觉。

如今穆陵河依然在静静地流淌,那蜿蜒的河水低吟着知青们在这儿曾经有过的故事。

我想念穆棱河,想念那五月的穆棱河!想念那曾经给了我欢愉和信心的,纯洁的穆陵河。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