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中国知青纪念文集》落户邵阳析读  

2015-01-10 17:41:49|  分类: 知青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 兰 君

王立群教授在百家讲坛说:一个人成功要有“三行”,自己要行,别人说你行,说你行的人一定要行。

这话富有哲理,给评判人物树立了一道标杆。

“学无止境”。面对这“三行”标准,我自然心生惭愧。

当我为《我们这一辈——中国知青纪念文集》二次作序时,咀嚼着徐志摩的《再别康桥》,眼帘前出现这样一组镜头:一个眉清目秀,面色苍白,因结核病得不到很好治疗,缺少营养,脖子细瘦如《红岩》里那个孩子小萝卜头,称呼“龙王”的伢子,携带他的作品——那些渲泻他爱恨情仇,新文学时期后来称作“文化大革命中的地下文学”的东西,悄悄地来到我们那个知青教师较多的学校,伫立在教室的窗户外,兴奋地招着手,指一指身背的黄挎包,示意他又有了很有新意的创作。

因“文革”中家庭遭遇空前灾难,流离失所,忧患成疾,所挣工分少,吃不饱饭,有时候他会在我们那些知青教师那里打发几天时光。如同俄罗斯诗人普希金来到,那几天是我们最开心的时候。

“龙王”有自己的“文化自觉”,能结合知青当时的命运,全景式展现知青生活画面,把诗作得感天动地催人泪下;能像金庸笔下的武侠,在朋友有难时以一当十,留下许多英雄传奇。有时,他能仅凭自己的记忆力,把自己的创作整篇整篇地给人背诵下来,那独有的邵阳韵味仿佛天籁,能让人击掌叫绝!这也使他在“高翔畏鸱枭,下飞惧罗网”的“文革”岁月免去了许多麻烦,使他早年即充当知青文化使者,在湘西南声名远播,从而为他几十年后走向全国知青文坛作了扎实的前期准备与铺垫。综观今天《中国知青纪念文集》一组一组栏目标题及有机设置,结合他知青时代的文学作品,有心人不难发现,其追求公平公正的情怀一脉相承,精忠报国思绪一如当年......

那年头,“龙王”这名字意蕴着义气、纯真、刻苦、追求与天赋无限,因之,追随他的粉丝特多。偶尔,他会使人想起高尔基笔下的《在人间》、《我的大学》。

“龙王”的品格给以我们启发。1973年“文革”期间第一次“恢复高考”,我以邵阳地区英语特优成绩考上上海外国语学院,却因“四人帮”利用张铁生交白卷事件诬为“走白专道路”而落榜。内心之沮丧可想而知。然而,在1978年那个难忘的深秋,我楞是以“养活一团春意思,撑起两根穷骨头”(曾国藩立志语)的霸蛮精神,以仅有初中学历与已是婚育且正处哺乳期孱弱之身,抱定“我一定要读大学”的信念,考取了邵阳师专。

我想:如果不是地域偏僻与未遇伯乐,“龙王”是足可以在伤痕文学时期就能登上中国文坛的。单凭他那篇有着四百多行的诗作《病中吟》,对知青生活的原生态的叙述,“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对“上山下乡”运动几乎最早的质疑、“天问”,就可以称作特有思想性格的诗人。即使我们在几十年后,重读他这20岁时的作品,亦不失为知青文学中的经典。应该说,《中国知青纪念文集》诞生的源头,始于“龙王”早期的文化创作及其活动。 

20余年未见面了,1995年的一天,“龙王”寻上门来,说他在媒体上读到我参加第四次世界妇女代表大会的消息,方才打听到我与先生的住处。也难怪,知青们返城后,为了争取那点难得的生存空间与“圆梦”,往往全力以赴,少有时间来往。“龙王”风清气正仿佛当年,我与先生十分感动。留以晚餐时,特地加了一道菜:他当年来我们那里时待他的佳肴荷包鸡蛋。

这以后,我在人民日报与湖南省委机关杂志《学习导报》及一些刊物上读到他的文章,他已由“地下文学”实现华丽转身。可他很快丢下红红火火的个人创作,一门心思投身在知青群体纪实文学上:全国性大范围组稿、改稿、编稿、编栏目,找人写序言、样书送审、联系印刷出版业务并作最后审定,把书籍送达作者,除了极少量工作让人做一做,样样必须事必躬亲。这些能凭他个人能力办到的事,即使再苦再累,他会毫不在意,可是,动辄数万、十数万的出版印刷经费,犹如天文数字,常令他愁肠百结。不为自己,“不以物喜,不为己悲”,一介书生,两袖清风,不管不顾一生只为一桩事——为知青一代立言留史,作为风雨岁月走过来的患难战友,我常为之动恻隐之心,总得为他想点办法,做点个人奉献。其间,虽有冲着名利疯狂而来,枝头开着“鲜花”的蒺藜刺入与怀着不可告人目的的“狐狸”偷袭,让他吃苦耗神,也不曾稍挫其为知青立言之意志,他做他喜欢做的事,冷然接受这事带给他的一切好好坏坏。其实,这恰是他生命中又一最苦难的时期:年过半百夫妻双下岗,由国企保卫科长降格为个体保安,拿着每月才五六百元工资,吃不到低保;两个女儿读书,且有一个是学美术的,费用昂贵,债台高筑;蜗居于漏雨工厂棚户区,无卫生间,无房产权,住不进保障房;盖了30多年的被子烂得不成样子也不敢轻易花钱换掉。有人要替他制片上网也被他谢绝,就如当年大咯血时,其往往偷偷吐掉口中的鲜血,不想让人看见,擦擦嘴唇了事。仿佛他此生早已认定:挣扎、苦熬都是他的本分。人们见证着他安贫乐道,见证着他陋室的灯光常从夜半亮到天明,见证着一集接一集知青书稿,也从这许多人难以想象的寒酸之地出发,走向它们成书需要走过的各个环节,走向国家图书馆、省市图书馆、他深受着的母校与北大、清华图书馆、知青博物馆、纪念馆,走向许许多多知青朋友与关注知青命运的有缘人士手中......

在无望的岁月里,“龙王”以一个理想主义者罕见的人生热情与胸怀的“人生之梦”,及其批判现实主义的作品,曾令多少男女知青辗转失眠;其对残酷的当时理直气壮的拷问,燃烧起多少人对改写命运的渴望;更在如今全面深化改革进军的征程中,一如既往履行着不懈的正义追求。他当之无愧于新新时期中军帐下的一名战士、一名从来不曾退缩的勇士。

有人这样评价徐悲鸿:“英雄是不朽的。弘扬我们的阳刚之气,愈是在山穷水尽之时,愈能自拔,才不是懦夫。”《中国知青纪念文集》磅礴大气,不出自国家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与诸多大都市,情系民族国家命运,一书在手而尽知天下知青事,在汗牛充栋的知青经典中破云而出,被有识之士学界精英赞叹为“里程碑”、“当代史记”,成为中华文化历史瑰宝,“龙王”的“文化自信”敢为人先值得回味。为个人干与为大众干意义显然不一样。为此,舆论导向没有忘记他,地方媒体关注他为家乡争了气,中国文化报、央视记者、湖南日报高层向他投来温暖赞叹的目光。更多的人褒扬他“功德无量”。陋室中的“龙王”再次在落魄中“坐大”、“辉煌”,其体现核心价值观的军旗高扬在主流文化晴朗的天空上。

有些朋友也许要问:“龙王”者,何人也?他是我们邵阳市对外文化交流协会常务理事、《中国知青纪念文集》主编、执编,“宝古佬”①优秀人物之一龙国武也。

之所以围绕着我们的知青朋友“龙王”说了这么多,是因为我们的中华英杰是一个很大很大的集群,这个使我们中华民族绵延了五千年灿烂文明史的英杰集群,他们中的多数应由“草根”生发。“草根的能量不容小觑”。这是历史早已告诉我们的。我想,在我们的为官生涯中,是不是更应该始终去接纳这样的“地气”与阳光呢?

是以为序。

注释①:湖南邵阳旧称宝庆,宝古佬特指邵阳人那种有血性、有韧性,霸得蛮、耐得烦,扎得硬寨、打得硬仗的传承精神。

作者简介:李兰君,湖南邵阳知青。1965年邵阳市二中初中毕业插队于湘西南绥宁县西河公社。1978年考入邵阳师专,1981年任邵阳市二中教师,后深造于湖南师大教育学院、中国人民大学区域经济专业研究生班。1990年始历任民盟邵阳市副主委、主委、民盟湖南省委委员、民盟中央委员、湖南省第七、八、九、十届人大代表,湖南省第十届政协委员,第四次世界妇女代表大会代表,邵阳市教委副主任,邵阳市人民政府副市长,邵阳市侨联主席,邵阳市对外文化交流协会理事长。《中国知青纪念文集》总顾问。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