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旅 伴  

2014-10-08 10:42:58|  分类: 回忆思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宝泉茶舍石希生(叶英) 


北京西客站看起来的确比建于五十年代的北京站有气派。按照贾哥的吩咐,我除了换洗内衣以及洗漱用具外,什么也没带。当然我心里也嘀咕:从北京到昆明得五十来个小时呢,怎么也得带点吃的东西吧?

我们到车厢上找到我们的铺位,把旅行包放到行李架上,就坐在窗前等着开车。一位高大清秀的年轻人背着一个巨大的旅行背囊上了车。他看了我们一眼,并朝我们礼节性地笑笑,然后把那个大背囊放在了中铺上。

列车启动了。

列车跑起来之后我才知道贾哥为什么不让我多带东西了——有他那个大肚子就行。每到一站,只要停车时间超过三分钟,这老先生必然飞奔而去到车下买当地的特色食品,然后回来与我一道有滋有味地分享。不用问肯定由我跑到列车员那里去买啤酒,因为我知道贾哥哪怕啃一块咸菜也不能没有酒。有时候到站停车时间太短,他无法下车,但他却依然得意地从包里拿出北京的芝麻烧饼夹辣咸菜丝之类,叫我去买啤酒。好哇,他不叫我多带东西,他自己倒带了不少。

贾哥这个人,是天生的乐天派,没见他为什么事发愁过。刚才他在火车上热心帮助列车员维持车厢内的秩序引起大家注意,于是列车员说:“大家注意啦注意啦:为了使大家旅途愉快,我们推选一名乘客代表,让他协助我为大家服务,好不好?”

大家当然没意见。

于是列车员又说:“我提名这位贾先生作为乘客代表,大家看有意见没有?”

大家一致鼓掌通过。

于是贾哥笑咪咪地走马上任荣升乘客代表。

谁知那列车员话锋一转对贾哥说:“贾先生对不起,我们每个列车员都有销售定额的,你能不能帮我在车厢里卖香蕉?”

贾哥这才知道刚才那“乘客代表”的荣耀不过是一顶高帽子,对方因为看他热心肠,有意让他分担自己的任务。这时候打退堂鼓脸上可有些挂不住。于是他说:“行是行,不过我只负责开张,卖出头一份以后,就归你了。”

贾哥让我同去,我哭笑不得地拒绝了。

贾哥臊没搭眼地挨座位向乘客推销香蕉,大家用嘲笑的眼光看着这位“代表”并且拒绝他。没办法,他只好跑到别的车厢,居然卖掉一串。

回到座位上,他看我笑得上不来气,只好自我解嘲地说:“这也是为大家服务嘛!”

列车驶过黄河的时候,那位年轻人显得有些激动,他凑过来问我:“黄河?”我点点头,他望着窗外笑了,看来他以前没见过黄河。我突然想起来:一路上这位年轻人什么也没吃,只喝他自己带的水——他那个巨大的背囊里居然装满了贴着外文商标的瓶装水。

天色暗下来,逐渐地夜深了。那位年轻人却毫无倦意,他看我也没有早点睡觉的意思,就靠拢过来,翻开一本厚厚的小册子,指着上面的一行字让我看。那小册子上写着:“您去哪里?”下面一行则是日文对照。原来他是日本人。有趣,我顿时来了兴致。

我问他:“Japanese?”

他愣了一下,也用英语回答:“Yes。”然后他又用英语嘀哩吐噜地说了一大堆什么。惭愧,我不过是翻烂了一本《许国璋英语》第一册而已,那是为了在国营企业里考中级职称,如今书里的绝大部分内容都让我就着饭吃了,哪里听得懂他那一通好家伙。于是只好摇摇头摊开双手说:“Sorry!”

他无奈地笑笑,又开始翻那本小册子,一会儿,他指指小册子,那上边的中文是:“我是大学生,假期旅行。”

我也只好翻他那本小册子,指着一行中文问他:“你去哪里?”

他用小册子回答:“云南大理”。

日本的旅行社真是细致,他们给每一位去中国而又不懂汉语的人发一本这种中日文对照的基本上概括了日常用语的小册子,而那些日本人就用这种小册子游遍中国。

文字聊天在继续。我问他:“为什么不吃东西?”

他笑笑,用一种明显带有优越感的神情回答我:“中国环境污染。”他又指指背囊:“都从日本带来。”

我顿时色变。这些日本鬼子,就这么教育年轻人。

他大概感觉到了我的情绪变化,收敛了笑容,指指小册子:“中国人仇视日本人?”

虽然他问的时候非常小心翼翼,可我仍然气愤,于是我说:“No!”然后对他说:“We are all friends。”(我们都是朋友)

他这才放松了,连说:“Yes,Yes!”(对,对!)

但是我又接着说:“But Japanese army——No!”(但是日本军队——不!)只有在这时候,我才对我的半吊子洋泾浜英语有些满意。

他呆呆地看着我。话不投机,我们不欢而散。

第二天天刚亮,那日本年轻人待我刚睁开双眼,就迫不及待地问我:“长河,长河?”全忘了昨晚的不悦。

我说:“No。”然后用笔写道:“长沙”。下一站就到长沙了。

但他说:“No,No——Yangzi?”(扬子江?)

我省悟过来,他问的是长江。我指指他那本小册子上的字:“昨夜通过。”

他“噢!”地一声,一脸的无奈与沮丧。这小子。我想起昨天他看到黄河时的激动神情。他与我那上大学的女儿年龄相仿。

车到贵阳,贾哥跑下去买了几只油炸糍粑和茶叶蛋,我照例是买几瓶啤酒,然后我招呼那年轻人:“嗨——”我指指那些食物。

贾哥是何等人物,他马上变戏法一般从包里掏出一袋五香驴肉,然后对那年轻人说:“咪西咪西!”

这位日本学生看着我们吃了一路了,此时正在默默地咽口水。贾哥年轻时在门头沟一带练过摔跤,如今虽说年过五旬,却依然四肢发达满面红光,哪里有“中国环境污染”的痕迹。于是这位日本学生毫不犹豫地走过来:“Thanks!”又主动跑到列车员那里买了一包花生米,加入了我们“被污染”的行列。

席间我们靠那本小册子知道,他先去大理旅游,然后去越南。他是学习机电专业的大学生,将来要当一名工程师。

大家聊到高兴处不禁大喊“干杯!”,惹得列车员和乘警也过来探头探脑,并同我们一起喝了一杯。

车到昆明,贾哥主动提出带他到长途汽车站,因为我是第一次到昆明。于是我对他说:“Follo me,we are go to bus-top!”他千恩万谢地随着我们走了。

几年过去了,如今我的女儿已经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了,而他,成为一名机电工程师了吗?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