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在毛主席身边的特殊任务  

2014-06-12 22:34:38|  分类: 推荐阅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锦华 

       我是1944年13岁时在陕北家乡参加革命的,参加革命后,一直在我军的无线电通讯系统工作。解放战争时期有幸跟随党中央、毛主席转战陕北,后在西柏坡为党中央、毛主席指挥三大战役做东北地区的无线电通讯工作,解放以后多次带着电台跟随毛主席出差到各地。每当回忆起在毛主席身边工作的这些往事,我都激动不已。

    秘密保障毛主席外出通信联络

       新中国成立初期,由于通信设备落后,毛主席的车队一开出中南海就无法与中央警卫局保持联络。1954年3月,军委通信部崔伦处长带我去中南海,研究解决这一问题。接待我们的是阎长林同志,他是一位资深的警卫干部,长期在毛主席身边负责警卫工作。阎首先向我们介绍了毛主席外出活动的警卫工作情况:毛主席如果按照预定的地点和线路出行,警卫局就能顺利地布置沿线的警力,确保主席的安全。但主席在外出时,有时会临时改变出行线路和地点,这样就会与警卫局失去联络,警卫局就无法准确地布控警力,安全工作就会出现很大的漏洞。阎长林同志要求通信部提供通信保障,以保证主席车队外出后,能与中央警卫局值班室经常保持联系。经我们研究决定,在警卫局值班室架设一部功率较大的电台,另外配两部机动通信车电台(一部工作,一部备用),主席外出时,通信车跟随主席的车队,与中南海警卫局值班室的电台保持通信联络。
       根据这个商定,通信部立即选定了电台工作人员。那时对进入中南海的工作人员要求很严格:经组织部门确定后,保卫部门还要审查,政治上要求绝对可靠,思想作风品德要过硬,出身成分要好,业务技术要熟练,工作能力要强,而且还需要报中央警卫局审查认可。最后选定我作为电台队队长,苏海忠、汤庆质为报务员,张明为机务员。
       随后我们便立即投入到紧张的准备工作中。首先,我们将领来的由150瓦发信机和7512收信机组成的电台安装在警卫局值班室,架设了天线,接好了电源,开始进行调试。然后,又对15瓦汽车电台进行了加电测试。硬件准备就绪,我们就开始准备通信文件,拟定呼号、波长,制定通规通纪。
       我们还多次将汽车电台开到野外与值班室的电台进行对通演练,演练的结果一切都很顺利,我们做好了正式执行任务的准备。
    有一天,毛主席要去十三陵,这需要我们随行执行通信保障任务。汤庆质留在值班室值班,我和苏海忠带着汽车电台跟随毛主席的车队。临行前警卫局的同志告诉我们,主席不喜欢过多的汽车跟行,一般都是三辆车,要我们的电台车既要跟上主席的车队,又不要让主席发现,万一发现了,就说是通信部搞通信试验的。到了十三陵,我们在一个不易被主席发现的地方开通了电台,但是无论怎样联络就是听不到对方(值班室电台)的呼叫。我们以为是鞭状天线功率不够,又架设了双极天线,可还是听不到对方的呼叫。当时我们的心情非常紧张,准备了那么长时间,第一次执行任务就不通,做通信工作的都知道,不通就是通信联络的最大事故。苏海忠同志灵机一动,说:会不会是将呼号波长弄错了?他立即在规定我方使用的频率上收听,果然听到了呼叫信号。随即又用规定为对方使用的频率上回答,及时地与对方进行了通信联络,我们这才如释重负。后来我们多次跟随毛主席外出,都较好地完成了通信联络任务。

    去北戴河给中央首长装保密机

       1954年7月19日,我接到通知,总参通信部部长王诤找我谈话。王部长是通信部最高领导,他找我谈话能有什么事情?作为一个基层干部,当时我的心情既紧张又激动。到了他的办公室,他亲切地让我坐下,郑重地说:毛主席和很多中央首长要去北戴河,你去北戴河负责保障通信联络。王诤部长要求我要全力以赴地完成好任务,注意保密,不准写信;要高度重视中央首长的安全,安装电话机、保密机时要加装避雷设备,防止雷电事故,要和中南海39局(为保障中央首长通话专门设在中南海的市话通信局,首长的红电话机就是他们接转的)局长彭润田密切配合,迅速开通到北京的电话。
       领受任务后,我们就进入了紧张的准备工作。首先将电台队组建起来,我任电台队队长,选出3名无线电报务员:杜秉林、党居潘、王广安,3名电传打字员:张秉铎、黄雪鹂(女)、杨浩辉(女),两名机务员:高印海(负责电源)、唐子江(负责机器设备维修)。
       紧接着就开始筹备机器和器材。我们一共带了一部150瓦电台、一部汽车电台、三部电传打字机、两部汽油发电机、十多部电话保密机以及相关器材。
       为了保障毛主席等中央首长的通信联络可靠和畅通,在技术上采用了多种通信手段:
       与彭润田局长协同配合,很快开通了到北京的多路长途电话。中央首长从7月26日开始先后到达北戴河。7月27日,为毛主席装好了保密机;7月28日,为刘少奇、朱德、陈云、叶子龙安装了保密机;7月29日为杨尚昆装好了保密机;8月5日为周总理装好了保密机;8月6日为邓小平、罗瑞卿安装好了保密机。首长们的有线电话保障较好,通话顺畅,但是保密机的故障较多。我们都及时地进行了修理和更换。
       无线通信,架设了150瓦的电台及通信车电台,即时开通了对军委总台的无线电通信联络,每两小时联络一次。当有线电报因故中断时,立即开通无线通信。
       利用地方邮电系统的有线电通信电路,开通了到北京电报局的有线电报。当时北京电报局有个军委总台派驻的军工组,负责处理军政电报。我们直接与军工组开通了有线电传电报,每两小时联络一次,夜间不联络。
       直接与中央机要局开通了有线电传电报,保持不间断联络,没有电报时,5分钟呼叫一次。
       以上四种通信手段,以长途保密电话和机要局的电传最为便捷,使用方便,中间环节少,效率高。其他两种是为了提供多重通信保障而准备的,确保中央首长的通信联络迅速、准确、保密、不间断、安全可靠,万无一失。
       为了圆满地完成这次任务,罗瑞卿部长和汪东兴局长召集有关单位负责人开了专门会议,我作为通信保障的负责人参加了这次会议。会上对安全保密提出了严格的要求,要求工作人员不得暴露中央首长的行踪,对外统称“中直疗养院”,不准写信,不准打电话,不准私带客人来。会上还安排布置了有关工作和注意事项,强调主要任务就是保证毛主席等中央首长的工作和安全,对安全警卫、机要通信、行政管理、医疗卫生、游泳锻炼等各项工作都有明确的分工和具体的要求。为此,还专门设立了警卫值班室、机要值班室、车站值班室、海滩保健站等,成立了两个食堂。东食堂供中央首长用餐,每人每天补助伙食费1万元(合现在的1元钱),西食堂为一般工作人员和首长子女就餐,不分大中小灶,首长子女补助4000元(合现在的4角钱),工作人员补助3000元(合现在的3角钱)。游泳场也分为两部分,东浴场供首长专用,工作人员在西浴场游泳。东浴场更衣室每天晚上都安排有交谊舞会,毛主席、朱老总、周总理常去跳舞,工作人员凭票入场。电台工作人员大多不会跳舞,但为了见到毛主席等中央首长,大家都争先恐后地参加。西浴场更衣室常放映电影,工作人员可随意去观看。
       8月20日,我们圆满地完成了任务,满怀喜悦的心情回到了北京。
       1955年8月6日,我接到指示,带领苏海忠等技术人员,再一次跟随毛主席等中央领导,执行通信保障任务。当天22时50分从北京出发,第二天7时到达北戴河。
       这次有毛主席、刘少奇、朱德、周恩来、张闻天、邓小平、杨尚昆等中央首长。为确保通信联络畅通,我们带的机器设备也很多,包括:电传机两部,无线电台一部,电话保密机十一部,汽油发电机一部,还有充电机等。在我们抵达的当天就开通了到北京中央机要局的电传电报,保持不间断联络。同时还架设开通了与军委总台的无线电通信,每3小时联络一次,有线一旦中断,立即开通无线电报。
       遵照军委通信部首长的指示,由我带领有关技术人员先后为毛主席、刘少奇、朱德、周恩来、张闻天、邓小平、杨尚昆、叶子龙及中央机要室等安装了电话保密机。为了不影响首长的工作和休息,通常都是在首长不在家时去安装。为刘少奇同志安装保密机时,正巧王光美同志在家。她平易近人,对我们很热情,还为我们沏了茶。我们第一次喝到了那么好的龙井茶,杯中漂浮着整齐的嫩绿色茶叶,好像刚从树上摘下来的一样,不但看上去色泽鲜艳,而且散发着香醇的味道。

   去广州归来时车窗被打了一个洞

       1954年10月30日,王诤部长找我交代任务。他说:毛主席要到广州去,你带电台保障毛主席外出的通信联络。他对工作、保密、安全提出了严格的要求,特别强调要和中南军区通信处密切配合,取得他们的帮助支持,并当场给中南军区颜吉连处长写了封信交给我。
    这次执行任务共有6人,除了我之外,还有苏海忠、张秉铎、黄雪鹂、杨浩辉和唐子江。1954年10月31日,我们搭乘毛主席的专列出发,途经武汉、长沙,于11月3日晚上到达广州。一路上多次看到毛主席在站台上散步。列车在路过武汉时作了短暂的停留,我们随首长一同到宾馆休息了几个小时,并和罗瑞卿、田家英等一起打了扑克,之后还跟随毛主席乘坐游艇在长江上转了几圈。
       到了广州,我立即与中南军区通信处取得了联系,将王部长的信交给了颜吉连处长,得到了军区的大力支持,当晚电话顺利地接通。无线电通信联络,商定用军区发信台的发信机进行无线通信。次日架好了电话线、电报线和K线(即收信台与发信台的机器连线),及时为毛主席、刘少奇、周恩来、朱德安装了保密电话机。与中央机要局的有线电传通信也顺利地沟通了,能够做到随呼随到,24小时不间断。同时还开通了与军委总台的无线电报通信。为了保密,防止敌人窃听,实行了无线电检查制度,即双方定时呼叫,定时收听,但不应答,有电报时立即沟通。
       电台由中央办公厅机要室主任叶子龙直接领导,机要室成立了临时党支部,机要室副主任邱南标任书记,译电员毕振玉、李静任委员。电台是一个党小组,叶主任要求工作人员要努力完成本职工作,抓好学习,严格保密:不准写信,不准会客,不准说从北京来的,不准外出。
       广州市还为中央首长安排了一场文艺演出,刘少奇、周恩来、朱德出席观看。我们也一同前往观看了演出,演出节目是粤剧,我一点也听不懂。此外还安排放映了电影。有一次看电影,报务员苏海忠同志就坐在周恩来的身后。周恩来在观看电影过程中非常有兴致,身体和精神状态非常好,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此期间,周恩来还到食堂看望了大家,并询问了伙食情况。 
       毛主席在出游时,为防止不便,有时会戴个大口罩。有一次被老百姓认出来了,警卫人员很紧张,很快引导毛主席离开了现场。
       广州之行,我们的工作进行得很顺利。每次执行任务,都是和通信部通信处李兆吉副处长和参谋申毅直接联系,回来向他们汇报。我的上级通信枢纽部的领导并不知情,他们也不过问,因为他们知道这是特殊任务。
       11月22日,我们跟随毛主席的专列,经过南昌、杭州、上海、南京、济南返回北京。
       毛主席的专列由3列火车组成,前面是压道车,一个车头带几节车厢,由警卫人员乘坐。后面有一列后卫车,也是一个车头带几节车厢,有警卫人员。中间是毛主席乘坐的列车,主席身边的工作人员,如秘书、卫士、司机、医生、摄影师、理发师、炊事员及我们电台的报务员、机要局的译电员,还有不少警卫人员也坐这列车。列车全是软卧,那时只有毛主席乘坐的专列带电台。途中有一晚,列车快到杭州时,专列的车窗玻璃不知被什么人给打了一个小洞,当时列车没有停车,继续前进。

    去杭州见到毛主席在门口理发

       1955年4月7日0时20分,我带领电传打字员张秉铎、机务员唐子江跟随毛主席乘专列从北京出发,经济南、南京、上海,于4月11日20时到达杭州,住在西湖边上的刘庄宾馆。宾馆的院子很小,主席和江青住在山坡上的一栋平房里,电台安装在坡下的平房里,警卫人员、理发员、司机、炊事员等也住在这里,机要室叶主任、首长秘书、译电员住在院门口的一栋小楼里。有一天下雨。毛主席就在我们电台门口让理发师老王给他理发。
       毛主席的理发员老王是个很有意思的怪老头,那时他有四五十岁了,却还没有结婚,别人帮他介绍对象,他却嫌麻烦多次拒绝。他告诉我们,主席对理发的要求很简单,就是要快,有时接见外宾,只给他几分钟的时间理发。 
       这次跟随毛主席去杭州,通信联络完成了以下任务:
       及时开通了到北京的长途电话,安装了保密电话机。电话声音小,有些串音,浙江电信局及时调整后,通话质量明显提高。
       开通了到北京中央机要局的有线电传电报,白天半小时联络一次,夜间两小时联络一次。线路情况良好,通信畅通,共收发电报8份3846组字,都是特急电报,我们都及时准确地完成了电报的收发,最长的一份电报只用了20分钟。
       4月19日21时,我们随毛主席专列启程,经上海、济南回到北京。
       1955年6月7日,我接到上级指示,再次带领张秉铎、唐子江跟随毛主席去杭州。这次还是住在刘庄,到达后我立即与邮电局徐局长取得了联系,他们接邮电部通知15时前做好准备。我们提前到达,要求他们尽快调通有线电路和电话,12时长途专用电话正式开通,我们预先已将保密电话机安装好了,首长可以立即使用。电报线路方面,北京电信局没有准备好,直到15时30分才与中央机要局正式开通电传电报,并准备了电用电路,一旦有故障及时切换,此次没有架无线电台。6月18日18时,我们离开了杭州,路上走了七天,毛主席在列车行驶沿线接见了不少当地省市领导人。这七天我们都是在列车上度过的。6月23日19时15分,我们乘坐的专列顺利抵达北京。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626期,摘自2011年第8期《纵横》)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