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怀念我的恩师——杨锡龙  

2014-03-31 22:25:24|  分类: 祭奠缅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林安石


   恩师的家族,真可谓是钟表世家,五个兄弟及孙字辈大部分都从事与钟表有关的行业。师爷解放前在温州北大街,建筑了一幢欧式洋房,尖尖的屋顶上还嵌入一台直径大约一米多的大时钟,每逢正点还会响起洪亮的钟声。楼下是钟表店,店的两边有两只猫头鹰造型的挂钟,随着摆捶的晃动,猫头鹰的两只眼睛一左一右在闪动,小时候的我常常站在挂钟下好奇地发呆,心想这两只眼睛为什么会动……。文革时期,工厂关门学校停课,在家闲着没事干,喜欢动手的我,不是修修这个,就是补补那个。有一天,心血来潮竞把家里一个好端端的闹钟给拆了。打开后盖,看到有四个小螺帽,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它卸了,后主板往上一提,只听到“咔嚓”一声爆炸,吓得我立即闭上了眼,等睁开眼看,满地都是闹钟另件:发条,齿轮、摆轮、马子……。赶紧从地上捡起来,用了一天的时间把它安装好,而且还能走动,我高兴死了,但好景不长,只走了一个小时就停了。老妈知道了气得半死,大骂了我一顿,还差点打我。我二姨知道后就劝老妈,说孩子大了,学校又没上学,就让他学门手艺吧,以后也可“挣口饭吃”。〔这句话真的说对了,病退返城后我开了一家钟表修理店)二姨说她有个同学,就是我的恩师,会修理钟表,肯收我做徒弟。第二天,二姨拿来二瓶啤酒,二包大前门烟,带我到师傅家,就算拜师了。从此以后,我天天到他店里打扫卫生,端茶学手艺。恩师对我很好,我去北大荒时,他知道我喜欢拉琴,就把他自己心爱的小提琴送给了我,记得最清楚的是那盒夹心牛奶饼干,太好吃了,因为当时我们家很穷,从来没买过这样高档的食品。我因身体不好,从北大荒回家治病,有一次,在家里肚子痛得利害,老妈刚去世,老爸又在上班,家里没有人,我只好去找师傅,师傅看到了,马上放下手中的活,陪我去了温州二医,找他做医生的朋友给我看病,还自己掏钱买药,侍候我打吊针,激动得我热泪盈眶。我们师徒俩还有个共同爱好,就是喜爱京剧,文革时只有样板戏,而他喜欢唱传统戏,常约我带上京胡,一起到山上人少的地方,叫我拉上 “西皮”“二黄”,而他自己则亮出嗓子,唱上几段传统戏,如《空城计》《上天台》…。那时我人虽在温州却没有户口没有工作,还好有一位朋友帮忙,叫我冒名顶替在温州郊区开了家钟表修理店,但我又害怕,因还没有出师,叫我一个人开店独挡一面真得有点不敢。师傅说“怕什么,我是你的后台老板,如有困难,修理时有什么问题只管找我。”给我吃了定心丸。师傅人脉关系很好,有好多朋友,在我办理病退手续时给予了很大的帮助,常为我去找社区书记,派出所所长,开证明,盖公章…。
后来,我参加了工作,结婚生了孩子,又搬了家,师徒间很少有联系,只是过春节时才到他家拜年。说也奇怪,好像有心灵感应,零一年的夏季,有一天我骑车偶尔路过北大街,看到他的钟表店大门紧闭,上面还帖着讣告,我泪流满面看完了讣告,赶紧往他家里骑,后来才知道因他长年吸烟,患了肺癌,治疗无效,不到三个月就去世了。在追悼会上,我站在遗体的旁边,对着那慈祥而消瘦的面容,深深地鞠了三躬,献上一朵白花,以感谢他对我的关爱和培育。
清明节到了,恩师!徒儿想念您啊!愿您九泉之下安息吧!
      二零一四年春日

怀念我的恩师——杨锡龙 - 【黑土情】 -


在北大荒我拉着恩师送给我的小提琴,那时没有彩照,照片上的颜色是同连战友陈正平给涂上。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