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北大荒酒情  

2014-03-28 07:52:39|  分类: 冰雪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董爱平( 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二师十四团 哈尔滨知青)

—— 关于北大荒知青和酒的记忆

 

干杯吧!战友们

“北大荒人”就是这个脾气,

喝烈性北大荒酒,

用大海碗!

 

一碗酒落肚,

心中烈火燃成团。

扯不尽的话题,

似黑龙江流水的涡旋。

 

北大荒酒呀,

又苦、又辣、又甜。

喝咱自己的酒,

谁舍得留一滴在碗!

是北大荒酒滋润当年的生活,

还是生活就是北大荒酒,

都在那味道里面。

 

当年祖国给了我们一片黑土地,

怀着青春的憧憬,

耕耘理想,

培植信念。

小兴安岭下

完达山麓

松嫩平原,

风雪弥漫的亘古原野,

红旗翻卷,

五十万热血青年,

举着枪镐呐喊着奋勇向前,

为那片土地流血流汗。

 

那时我们很幼稚,

躲在柴垛后悄悄流泪,

思念父母和故园。

老垦荒把我们拉到家里的热炕头,

倒满一碗北大荒酒,

煎上几个鸡蛋,

火辣辣的烈酒

燎烤着心房,

从此,北大荒酒

和我们结了缘,

成了男人生活的开端。

 

北大荒酒呵,

引出的故事一串串。

喝了碗酒

看青敢斗黑熊,

放羊敢踹狼窝。

那次紧急出动扑野火,

只来得及揣瓶北大荒酒,

就奔上茫茫荒原。

两天两夜没合眼,

口中像上甘岭般干渴,

战友们累倒在荒草甸。

大火就要接近原始森林,

火光就是命令!

我们轮流喝口北大荒酒,

心中腾起烈焰。

跌倒了爬起来,

踉踉跄跄赶在火舌前,

抡着棉袄

挥起树条,

用血肉之躯筑起钢铁防线。

 

初春播种小麦田,

风沙刮在脸上像刀扎,

连长带来北大荒酒,

姑娘们也尝上一口,

红着脸说:真辣!还有点儿甜。

盛夏,在西山下开建新连队,

急需打口深井,

腰腿受寒瘫坐在井底,

是北大荒酒疏通血脉,

让我一镐下去凿出甘泉奔流。

冒着深秋的雨雪,

在泥泞的田里挥镰割大豆,

北大荒酒温暖冻麻的手脚,

五里长垄一气干到头。 

更不用说,

顶着西伯利亚的寒流,

在原始森林伐木,

帐篷里

松木柈子呛人的青烟

和着北大荒酒香,

飘荡在山沟。

迎着风雪劈山采石,

在皑皑雪原放炮开渠,

老垦荒递来一瓶带着体温的北大荒酒,

“来,小伙子喝上一口!”

我们抿一口酒,

啃一口篝火烤焦的冻馒头,

浑身暖个透!

 

生活有酸甜苦辣悲欢离合,

北大荒酒

浇掉我们的烦恼和忧愁。

战友们围坐在一起,

端起盛满烈酒的大腕,

和那些善良厚道的老垦荒们

唱一段酒歌划一道拳,

心中充满了欣喜和友爱,

把心交透。这时

你可以述说心中的委屈,

也可以讲一件战友的趣闻,

或是发表点不合时宜的“高见”,

还可以粗鲁地骂一声,

便都沉默不语。

也许大伙儿借酒起哄,

每人说一个自己心中的秘密。

我就会说出和她那

北大荒酒一样火辣辣的爱情。

还说,喝了这酒

才敢第一次吻她甜美的嘴唇。

哥们儿树起大拇指,

“好呀,你小子胆儿还挺够!”

 

我们也曾凭着北大荒酒的晕眩,

助长了幼稚和冲动。

你苦苦地思念父母,

带上几瓶北大荒酒

悄悄离开连队,

爬上运煤的火车,

喝口酒举着煤块抵挡彻骨的风寒。

回连队挨了“大批判”,

在毛主席像前低头认罪,

狠斗“私字一闪念”。

我也曾上过批判会,

庆祝“最高指示”发表,

喝了口北大荒酒

趴在炕上睡着了,

开庆祝会没有跳上“忠字舞”,

被勒令检讨了一遍又一遍。

老垦荒多养了几只鸡,

开了片菜地,

上级命令“割资本主义尾巴”,

我们借着酒劲儿,

狠心抓走他的鸡,

铲平菜地,

违心地揭发他给我们煎了鸡蛋。

我们当过批判的工具,

也被工具批判,

还有很多的荒唐,

一时也说不完。

是我们醉了,

还是日子醉了?

天旋地转,

七颠八倒,

方向难分辨。

 

告别了“北大荒”多年,

忘不了那个盛酒的大海碗。

喝过北大荒酒,

还有什么样的酒不能应付!

谁还在乎人生路上的险阻艰难?

咱——兵团战士

就是这个命,

和北大荒酒的缘分割不断。

有时,在梦中

举起那个粗糙的蓝边儿大碗,

喝一口酒,

咂摸咂摸,

北大荒酒呀,

润透我的心,

醇香永远——

 

         (1991年2月24日凌晨1时。2010年7月23日修改)

 

 

  评论这张
 
阅读(18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