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2014-03-24 15:07:43|  分类: 冰雪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董爱平( 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二师十四团 哈尔滨知青)

战友们都说,

经常做一个梦,

发生在同一个地方

——“北大荒”。

 

有时我也做这样的梦,

寻找失落的东西,

又说不清找得是什么;

火车快开了,

还未打好回家的行装;

忘记下车了,

又转回原来的地方,

梦醒后一阵惆怅迷茫。

 

不必请弗洛伊德来解析,

或许答案就在自己的心上。

为什么爱做这样的梦?

是黑土地让我们挂肚牵肠。

 

当年挥泪离开那片原野,

心里放不下

尚未给孩子讲完的课本,

将要开通的排灌渠道,

没做完的连队会计账,

那片耕了一半的农田,

没写完的劳动模范事迹报道,

刚刚把砖坯封进炉膛的砖厂,

还有将要与我结婚的姑娘……

就这样匆匆告别了,

洒下血汗的土地,

好像又一次背井离乡,

奔赴的却是相反的方向。

 

用轰轰烈烈开始青春梦想,

却偃旗息鼓地收场,

似乎是命运的一个小玩笑,

却用一生的代价抵偿。

几十年了,

放不下爱或是恨,

从黑土地把梦接回来,

给往昔一个回吻,

给失落一次寻觅,

给愧疚一点补偿。

 

我们的青春是殉难的烈士,

没有建立纪念碑的辉煌。

美好年华深深的伤痕,

给历史刻下一个符号,

常在梦中游荡。

把梦当作纪念碑吧,

祭奠青春的感伤。

尽管岁月悠悠,

还能在梦中回望第二故乡,

舔一舔杂乱困惑年代

留下的创伤,

泪水默默地流淌。

(2009年9月14日)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