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美华《平凡岁月》先睹(19)  

2014-03-14 22:48:16|  分类: 知青前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田美华(黑龙江永丰农场天津知青)

七、  复课和分配

 

回校后,情况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要复课上学了。我们发现很多同学都没到校,每天到学校来的人也不多,而且受文革期间派性的影响,同学们之间好像有了很大的隔阂。班里空气显得有些紧张也很沉闷,上午大家自学毛主席著作,不到中午大家都陆陆续续地走光了。整个学校没有一点儿复课的迹象。什么时候才能复课?这个未知数缠绕在同学们的脑海里。我想,不管同学们来不来,我和几个同学必须每天坚持到校,除了学习毛主席著作以外,还要看看学校有什么事情需要我们去做。在班里,虽然我想极力促成两派同学的团结,但无济于事。我可以说,至今,我们班这种无形的隔阂仍然存在,可见文革余毒的影响实在是太深了。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地逝去了,学校里依然没有复课的消息。到了1968年,毛主席又向我们发出了最高指示:“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转天,学校内外就刷出了巨幅标语:“我们也有两只手,不在城里吃闲饭”。紧接着,一场轰轰烈烈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运动开始了。

 

南开中学19661967届初高中学生首先分配,除了极个别的同学留城分配工作外,其他同学的出路都是上山下乡,这是大势所趋。于是,很多同学开始酝酿自由组合、搭伴到农村去插队落户的事了。陆陆续续地,有的同学去了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和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还有一部分同学回老家插队落户了。看来复课是没有希望了。

 

我们是1968届高中毕业生,当时还没轮到我们分配,也还没有动员我们去上山下乡。由于势在必行,一些同学或随着邻居或随着兄妹到内蒙插队去了。我们班有不少同学也提前随着学校里19661967届高初中去河北省赵县插队的名额走了;还有几个同学搭伴去了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了。

 

当时学校给我们的任务是到附近的小学里去招新生,几个小学的五年级和六年级的学生都“全锅端”到南开中学,也就是后来南开的19691970两届学生。这些学生到校报到后,再编制成连、排管理。“连”就相当于文革前的年级,“排”就是之前的班级。我担任九连的指导员,一位老师担任连长。

 

我们像老师一样负责安排他们每天的活动。我曾带领九连到3522军工厂去参加学工劳动。3522厂是专门生产军队用的领章、帽徽、军扣和军用水壶的工厂。我还在织水壶带的车间里跟着学生一起三班倒着上班呢。有一阵子车间里有一台机器没人操作,当时我已经熟练地掌握了这台机器,车间为了完成生产任务,把我当成一个工人,让我独立操作这台机器了。那时我觉得:当一个工人是多么自豪啊!

 

因为我是带同学来劳动的,相当于老师的职责,所以我会经常地到各个车间里去巡查,以了解和掌握同学们的劳动情况。我们近水楼台地从厂里明着“偷了”(当时工人们都知道,有的甚至还送给我们)一些红五角星的帽徽和一些绿色的军扣。

 

我不记得六九和七零届学生他们后来上没上文化课,或上了多长时间,只觉得他们到校没多长时间就毕业了,而且很快就分配了工作。

 

到了1969年,我们1968届的高初中学生开始分配了。刚开始有政治师范学校的招生任务,由同学们推荐,老师批准,我被选中上政治师范学习。同学们都非常羡慕,我们还照了毕业留念像,欢送我们几个去政师的同学。后来政师的任务取消了,我们1968届的学生没有留城任务,全部都得上山下乡。

 

我们在学校焦急地等待着下乡任务的到来。一直等到7月份,任务终于来了,有两个去向,一个是黑龙江永丰农场,一个是内蒙开鲁县插队,各占学生在校人数的一半。经过年级老师的研究,最后确定1968届初中和高中的123班同学去黑龙江,456班的同学去内蒙插队。我是1班,自然是去黑龙江了,去黑龙江也是我最向往的地方。当时我大妹妹是1968届的初中毕业生,为了让妹妹跟我一起走,我早早就把她的档案关系转到南开中学来了。听说农场接人的来了,我立刻找到他们表示我要去的决心,并经母亲同意,我和大妹妹即刻办理了退户口的手续,交到学校。记得我们姐妹俩是这批第一个退户口的。

 

我们高中三个班和初中的三个班共104名同学办理了去黑龙江永丰农场的手续,还有几个同学像我一样带弟弟妹妹去的,一共是126位同学组成了一个连队,连队又分成三个排,每个排又有三个班,并在下乡的同学中指派好了连、排、班长。我被指派担任连队副指导员。父亲给我姐妹俩买了两个木箱子,妈妈给我们赶制了棉衣和棉被,农场还发给我们每人一身军绿色的棉衣棉裤、一件军大衣和一顶军用的大皮帽子。这时我们手里的军用帽徽和军扣都派上了用场,都订在新发的军衣上了,皮帽子上也订上了红五角星。虽然天气太热,我们没法穿上这身军装,但心里早就美得合不拢嘴了,别提多神气啦!

 

1969816日是我们一生最难忘的日子,这一天是我们去黑龙江出发的日子。记得那天天气特别热,天津东站里挤满了送行的人群,我只记得父亲肩扛着弟弟在站台上送我们的身影。我不顾得和父亲说些什么,只是在站台上和一些同学的家长在说话。有一个同学的家长对我说,让我回来后给他们介绍一下当地的情况。我当时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也闹不清是怎么一回事。原来他是把我当成送同学去黑龙江的老师了呢!大约下午三点多钟,随着火车的一声长鸣声,火车缓缓开动了,同学们和家长都依依不舍地分手了,顿时,站台上和火车上和旋着一片令人心碎的哭泣声。随着车速的加快,亲人们离我们越来越远了。长龙般的知青专列载着我们这些青涩的学生踏上了奔赴北大荒屯垦戎边的征途。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