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拒绝滑竿  

2014-02-08 12:18:58|  分类: 八面来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玉石 (河南省开封市知青文化研究会副会长 )


        我发誓:永远不再乘坐滑竿

  我平生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乘坐滑竿是在四川峨嵋山。那是去年八月初的一天早晨,我们旅行团买好门票准备上山。山门的右边是一个竹子搭建的长廊,许多抬滑竿的男人坐在那儿等待乘客。往东面一二百米处就是缆车站,排队候车的乘客黑压压挤满了大厅,又排满了大厅外长长的台阶,估计有上千人,实在是令人望而生畏。

 导游小姐极力地、不厌其烦地劝说我们乘坐滑竿,她说:“从这儿到报国寺这一段最难走,像你们这样的岁数,步行上去无论如何吃不消。乘缆车的话,没有一个小时绝对轮不上,而且缆车速度快,走的又是直线,山上的大好风景来不及欣赏一晃就过去了。而坐滑竿不必排队,半个多小时便可到达报国寺,既可以体验一下这种交通工具的独特感受,又可以饱览沿途风光,再说都是三十元,也不比缆车票价贵嘛!”

  我们听她说得有理,一举两得何乐不为,于是决定坐滑竿。导游小姐一声召唤,立刻便叫来十几乘滑竿。那些滑竿工头上、身上的汗水如同被雨浇了一样,显然是从上面下来还不久,便又欢天喜地地抬着我们上了山。

  接待我的两个工人,前面是个二十多岁的青年,后面是个四十来岁的汉子。那滑竿是两根竹杠抬着的竹椅,上面还撑着带有流苏的花布凉棚,坐上去感觉的确不错。不料他们俩刚一抬起来,那汉子就脱口叫道:“啊哟,好沉噻!”我不禁为自己的体重羞愧难当,急忙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那汉子说:“末得关系噻,我俩刚抬过的那位大老板儿比你胖多啰。”他这么一说,我心里才稍稍释然了一些。

  第一次乘滑竿挺新奇,半躺半坐、颤颤悠悠、左顾右盼、浏览山色,自是十分惬意。一时联想起华蓥山的双枪老太婆,竟不由生出些许英雄豪气来。不料没多大一会儿,便听到两个工人越来越粗重的喘息之声,简直如拉风箱一般。于是心中不忍,又想起刘文彩、南霸天之流,强烈的罪恶感使我如坐针毡。我说:“师傅停下,让我自己走吧!”那青年甩了一把汗说:“大姨,你只管坐好,我们末事噻,一天上下十几趟,干惯喽,全家人就靠这份工吃饭噻。”我实在无可奈何,只好继续“压迫”他们,然而只剩下难忍的心痛,再也没有了游览的兴致。

 中途趁他们休息交换位置时,我赶紧在路边小店买了两瓶饮料以示犒劳。那汉子一边大口喝着饮料一边说:“这大姐一看就是个菩萨相,心肠蛮好,就像昨天我们抬的那个台湾老阿婆,一下轿子就给我们每人一百元的小费。”我听了大吃一惊,心中不免暗暗叫苦:我如何比得上那台湾富婆呢?到了终点,除了朝拜的香火费,我把剩下的十几元钱都给了他们,还抱歉地说:“师傅们买包烟抽吧,实在不好意思啊。”

  在报国寺拜了文殊菩萨后,我们又继续向山顶登去。沿途又多次被滑竿工人截住招揽生意。他们总是劝我:“阿姨,坐滑竿吧,山高路陡啊,你又这么胖,好累噻!”我满怀歉意而毅然决然地说:“谢谢,谢谢,累死我也不坐了。”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