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天津知青《沽水春澜》文章选登之三  

2014-02-06 18:31:32|  分类: 往事写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乡静海的知识青年与“团泊洼大学”


陶知敏  扈其泽


  2013年5月,笔者陶知敏参加了55年前下乡静海的天津老知青的一次聚会,随后,本文的两位笔者又邀约几位老知青座谈,进一步了解和感受了他们的经历和情怀。

 下乡静海的天津知识青年

 1957年4月8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号召城镇中学毕业生参加农业劳动,做第一代有文化的新型农民。天津市于当年9月9日和次年3月6日组织了两批400余名知识青年到静海县下乡落户,他们来自天津女7中、师范女附中、4中、11中、20中、24中、26中、30中、33中、42中、45中、46中、61中、塘沽大沽中学等学校和一些街道。虽然当时强调本人愿意、家长愿意和接收农村愿意的“三个愿意”精神,但毕业后去向毕竟是人生的一次重大选择,是对青年学生及其家长们的一次严峻考验。关键时刻,很多优秀青年毅然选择了下乡道路,有些人是自己先在学校报了名,然后再回家说服家长,如王培珍、秦霭云、郭耀坤、高仲祥、刘晋培、魏汝鹏等。天津4中李祥芝本来已经考取了卫校,可是她毅然放弃了留城机会,自己到河西区团委报名下乡;42中王任基和20中李庆茹等学生的父亲都是进城的13级干部,分别在北京市和天津市重要部门任领导,他们也放弃了可以留城工作的机会,带头报名下乡,并得到了家长的支持;34中的学生干部芮淑云在校带头报名后,母亲因大儿子已去外地而坚决不同意她再去农村,由于不符合“三个愿意”政策,第一批没让她下乡。后来她转到小白楼街道,仍坚决要求去农村,随第二批青年下了乡。

天津知青《沽水春澜》文章选登之三 - 【黑土情】 -

 这两批知识青年被分配到团泊洼的赵连庄、王稳庄、蔡公庄、徐庄子、胜利庄、大邱庄、大庄子乡、胡连庄等地。他们刚下乡就先欠上了队里的“债”,原来队里分配给知识青年们的劳动工具都被记上账,待以后有工分后再扣款。知识青年们劳动一天才给记2分、3分或5分,好在住房不算钱。当地组织对这批青年非常重视,进行过一段艰苦劳动考验后,注意发挥他们的文化特长,安排他们开拖拉机、当会计、保管员、养猪员等。时任县委书记郝福宗说:“眼下团泊洼还没有根本改变一穷二白的面貌,正因为如此才更需要你们这些有知识的青年来建设,你们是团泊洼的主人!”知识青年们在劳动中不怕苦不怕累,在一次抗旱打井时,由于曹建山下放水桶时没有抓住辘轳把,飞速旋转的摇把一下子打掉了他的三个门牙。远淑温长期泡在结冰凌的稻田中搞科研,患上了严重的关节炎。他们在当时应该算是“知识分子”了,给农村带来了知识和文化很快成长为当地第一代有文化的新型农民。并涌现出王培珍、李庆茹等一批先进典型。

 两年前,笔者陶知敏曾采访过来李庆茹家相聚的赵克澄,两位大姐是天津二十中学同学,也是1958年3月6日一起到静海县团泊洼公社刘岗庄村下乡的老知青。赵大姐是从劝业场街走的,至今清晰地记得戴着大红花乘坐敞篷车离开家的那一时刻。

 那天赵克澄大姐带来十多张老照片,再现了半世纪前的生活景象

天津知青《沽水春澜》文章选登之三 - 【黑土情】 -

 当年中国青年报记者曾用镜头记录了天津市下乡知识青年在农村的生活。1960年有一张照片是记者铁矛拍的“劳动之后”,三位女知识青年中右的那位就是赵克澄她脸上的笑容自然而真实。左边和中间的是王延玲和华瑛年。这张照片获得了摄影并作了《人民中国》印尼版的彩色封面。还有一些照片是当年知识青年们在“团泊洼大学”的劳动生活景象,如打药、文艺演出、搞副业、拔河等。

 50年前下乡静海的天津知识青年们绝大多数没有再回到天津市区,留在了静海县和大港区(注:1962年静海县部分社队划归新设立的天津市大港区),分别在金融、财贸、农业、林业、农机、教育、卫生、邮电等各条战线工作,有的走上了领导岗位。他们虽是天津市首批集体下乡插队的知识青年,但“知青办”的统计表中却没有他们的名单,下乡经历也没有算作工龄,到后来才被补上。当年女知青在农村插队落户,嫁给农民的不在少数,有极少数人至今还生活在乡镇村,但她们也是无怨无悔。

 1957、1958年下乡静海县的知识青年始终保持着农桑情怀,他们为静海的经济社会发展所做的贡献将永存史册!

 团泊洼大学和知识青年

两年前第一次听赵克澄大姐说她曾在“团泊洼大学”学习很是惊讶,这是一所什么样的大学呢?赵大姐和笔者最近访谈的一些曾在“团泊洼大学”学习过的知识青年回忆了当年的情况。

1958年“大跃进”时期,静海县将当时的高级社改为政社合一的人民公社。在“一天等于二十年”的热潮中,经上级批准,正式注册自办了一所大学——“团泊洼大学”,校长由县委书记郝福宗亲自兼任,校园坐落在洋闸南侧。

第一年团泊洼大学只有三个班,一班为“农学系”,大约40名学生,全部为天津市下乡到静海的知识青年;二班为“农田水利系”,大约50余人,由静海中旺中学即将毕业的初中学生组成;另外一个班称作“文化艺术系”,由各村文艺宣传队的青年骨干组成,很多也是天津知识青年,有团泊洼文工团副团长麻锡山、文艺骨干赵克澄、王淑萍等。1959年又调中旺中学初二学生组成三、四班。再调管铺头中学学生组成五、六班。

这所大学的师资力量由五部分人员组成:1. 从本县各中学抽调的教师;2. 下放干部;3. 新分配来的大学生;4.从天津知识青年中选拔、经短期培训后任教,有张京姑、吴达琪、田志农、王嘉喜等;5. 来自附近新生农场正在劳动改造的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的教授;还有前《渤海日报》记者魏农。静海县委副书记、团泊洼公社社长郝福宗担任大学的校长,团泊洼公社组织委员席书凯担任学校的党委书记,张相清任校长。

团泊洼大学前身是朝鲜延边自治州的稻作研究所,改成大学后正式登记注册,成为当时名扬全国的新型大学,教学设备、器材、仪器得到全国各地名牌大学的支持和帮助。光是给文化艺术系班拨款买乐器的钱就有1万多元。由于该大学是县办的新型大学,课时制也与众不同,实行一、五、六课时制,即:每年1个月假期,5个月劳动,6个月上课学文化,实际上每年劳动时间都超过了7个月。即便是上课期间,每天晚上学生们还要打草苫子、搓草绳。学校有自己的自留地,水田300余亩,用于实习;园田20余亩,解决吃菜;养了60余只羊和50余头猪,还有一套马车。学校的农活干完后,还出外到小王庄国营农场、杨柳青青光农场等去打工挣钱。劳动收入全归学校,学生吃饭不收费。1958年大跃进时期学生们吃大食堂,大米干饭烧茄子泥,白面馒头炖河鱼,西红柿汤随便喝。每周还可在公社大院看露天电影。

 进入学校的知识青年们很珍惜这次学习机会,学习和劳动劲头很大,认为上大学后会早日成为新中国第一代有文化的新型农民。学校和上级领导对培养这批新型大学生的期望值也很高。

 但形势急转直下,1960年发生了自然灾害,学校虽实行节粮度荒,但吃饭仍然成了大问题,学习、劳动和思想情绪都陷入低潮,天津知青白继增、鲍玉文还因反映真实情况被打成“右派”。1961年4月,随着公共食堂下马,人民公社管理体制改变,团泊洼大学面临解散,学生们的学业、前途付诸流水。同吃、同住、同劳动,建立了深厚友谊的近300名学生背起被褥和书包走出“大学”校园,辉煌一时的团泊洼大学划上了句号。农村的孩子回家参加第一线劳动,天津来的知识青年就地分配了工作,有的去了农机站,有的去了林场,也有的又回到了生产队。

天津知青《沽水春澜》文章选登之三 - 【黑土情】 -

 陶知敏,1969年赴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的天津知青,历任排长、副指导员。1973年调广西灌阳县从事知青工作。1995年调回天津,在大港区机关任副处级领导职务。

(注:文中有关团泊洼大学资料来自芮淑云、张国政撰写的《团泊洼农业大学整体基本情况概述》。芮淑云,原“团泊洼大学”一班学生,下乡静海的天津知识青年;张国政,原“团泊洼大学”二班学生,长期从事教育工作,为静海作协会员。)

天津知青《沽水春澜》文章选登之三 - 【黑土情】 -

  

 

扈其泽:1968年天津26中学毕业,1969年5月下乡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1师4团6连,1976年毕业于天津师范学院英文系,曾就职于宁河县知青办、天津一机局石化通用公司、外贸局进出口公司。参与编辑出版了《库尔滨河畔的足迹》等知青文集,为《天津知青文史集》组织和编辑成员。

  评论这张
 
阅读(19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