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夜,信号弹升起后……(第三、四节)  

2014-02-24 18:27:19|  分类: 桦林艺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夜,信号弹升起后……(第三、四节) - 【黑土情】 -

                                                                原黑龙江兵团54团黄刘成

                                                                         (第三节)
                                                              北大荒69年—70年的印象

那时期,涂在视网膜上的顔色:
                                                              是早晨土豆,浸在汤里的棕色,
                                                              是中午小米,糙在碗里的黄色
是伟人教导,写在书里的红色,
是人来人往,穿在身上的绿色,
是敌特破坏,影在心里的黑色。

那时期,映在皮肤感知的温度:
是伟大理想,激发豪情的纯朴,
是坚定意志,付诸行动的高呼,
是风行忆苦,寒颤心灵的悲述,
是信弹扰乱,淋漓凉雨的围捕,
                                                              是雪野茫茫,顶风冒雪的征途。

那时期,罩在虚实时空的气氛:
是会题严肃,兵团战士的评审,
是突袭履带,碾碎黎明的戒慎,
是演习哨声,催起集合的快奔,
是狠斗私念,保持红心的真纯,
是深挖藏敌,捍卫政权的斗争。

那时期,盈在血脉流动的情绪:
是战争迫近,流血牺牲的思虑,
是潜特破坏,哨守物资的惊虚,
是拉练征途,痛忍脚泡的疾趋,
是同行战友,分担背包的亲语,
是人在天涯,格外想家的团聚。

那时期,奏在心弦震响的音符:
是女生宿舍,初去群哭的咽呜,
是谷堆牵来,忆苦月光的悲诉,
是三大纪律,铿锵步伐的军鼓,
是舵手指南,航行汽笛的直抒,
是劳作晚归,打靶歌声的脚步。

那时期,缀在人群额首的标签:
是头顶五星军帽,绿色的光鲜,
是汗水浸泡贫穷,红色的头衔,
是历史刻进骨头,黑色的污点,
是牢狱伴随生命,不褪的劣斑,
是歧视压断脊梁,佝偻的残喘。

夜,信号弹升起后……(第三、四节) - 【黑土情】 -  

                                                                    (第四节)                                                                          
                                                                          张三和马六
那时,村里发生的事叫人怔忡,
那时,人的行为咋想也想不通,
老地主张三,冷不丁绳胫自重,
吊死的地方,竟是半人高仓蓬。
死得姿状,叫人疑惑叫人惊悚,
两腿曲跪,两臂上举两手打拱,
像是遭了惩罚,受了人的制控,
像是乍遇鬼魅,裂了胆的惧恐。
按说,不想死脚一伸可脱死笼,
但却,他偏去了死地进了坟冢!
老地主的一吊,吊出疑窦重重,
老地主的一死,死出人见影踪,
吊出,疑有地下组织境外特工,
吊出,立案调查有否内连外通。
有人说,那个人像是马六影踪,
有人问,马六怎跟张三打勾从?
一个是土里攥油,哆嗦带稀松,
一个是酒海肉山,爽快加义勇;
一个是檐下的朽草,又脆又怂,
一个是马嘴的嚼铁,又硬又冲;
唠不成一锅饼,嗑不出籽壳空,
跪不拜张关义,血无秦罗情同?
马六去找陌生张三,事因何种?
张三何事引来马六,下手逞凶?
找马六,满村子不见他的人踪,
听人说,去后屯相好眠花歇蜂。
找到后屯,听说他又去了丹东,
倒是逍遥,老花贼全不听令从!
马六游历广泛,隔色不与人同,
曾去过海参葳,曾去过金矿洞;
做过打杂小力笨,做过苦劳工,
有过胡子黑道色,有过抗联红;
山里挖过人参,林里打过黑熊,
种地是二杆子,驾车是蹄生风,
跑腿子一个,一张嘴家室空空,
老光棍一条,裆夹棍女人跟从;
本村有个相好,后屯有个备用,
人称他有二妻,轮流东宫西宫。
传说马六用枪是甩,甩出神功,
不瞄不停抬手一枪,准保打中。
传说马六揣枪,把冲下口朝胸,
出枪快得迅捷,比眨眼还急匆。
传说马六玩枪,玩得娴熟精通,
奔跑着能拼装,黑里摸着拆弄。
信号弹吊死人,两事不会不通,
保不定灭黑口,其中必有隐衷。
为什么信号弹后,马六没了踪?
为什么张三死后,光弹升了空?

夜,信号弹升起后……(第三、四节) - 【黑土情】 -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