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野百合花》  

2014-02-11 16:51:27|  分类: 回忆思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曾于1996年写了一篇短文《野百合花》,被编入《铭记青春》一书,光阴似箭,45年过去了,我们失去的是珍贵的青春,得到的是坚强的意志,值得珍惜的是诚挚的友情。现将此文打出来,献给有共同经历的知青朋友。

                                《野百合花》

                                  南通一知青

我们当年插队的生产队地处南草荡,每年深秋,大片大片的芦苇黄了,枯了,就等人去割了运回来。队里人手紧,就安排我们六个知青去将割下的芦苇捆好运回队里。

中饭后,我们东碰西撞地将水泥船撑到了南荡河边,跳上岸,就动手捆草,想在太阳落山前撑船回队。

静静的荒草荡方圆几十亩地,杂草丛生,无人问津,只有野狗出没。当地人说这儿常“闹鬼”。我们紧张地干着,我手背被划了几道杠杠,火辣辣的,脚面也被戳破,最受罪的要数脚底了,一双旧布鞋底被芦柴根戳得快穿了。为了抢时间,谁也不吭声,只顾埋头捆,不一会儿就捆完了。男知青将百十斤重的柴草一捆一捆背上船,我们女知青用划子划草。手不停地划,脚不停地往后退,有时一脚踩在芦根上,就像踏在尖刀上一样,疼得钻心。

划完草,我们也跟男知青一起背草上船。一尺宽的跳板,富有弹性,平时一个人空手上船还有些怕,别说背着一捆约我两人高的芦苇了。我们艰难地、小心翼翼地、一步一步地向上移动着,在大家的齐心合力之下,满满一水泥船的芦苇装好了,我们这才舒了一口气。站在船头,望见远处农家已炊烟缕缕,西天边只剩下一抹血红的晚霞。“快看!那是什么?”不知谁惊呼道,我眼前顿时一亮。哬,在距我们约50米处有朵野花,火红火红的,就像一支火炬在燃烧,我全然不顾脚下尖刀似的芦根,纵身跳下船,向野花飞奔。啊!她婀娜多姿,妩媚动人,在枯草丛中她独树一帜,亭亭玉立。“不能让她孤零零留在荒野里!”我想到这里,便毫不犹豫地摘下了她。我手捧野花上了船,大家围上来,又惊又喜,想不到荒草荡里还会有这么美的花。谁也讲不出这奇葩异卉的学名,后来老农告诉我,这花叫野百合花。

此后,每逢深秋,我都去荒草荡寻找野百合花,可再也没见过。时过境迁,野百合的“火焰”仍在我脑海中闪烁。

《野百合花》 - 【黑土情】 -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