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老抽  

2013-10-05 17:39:33|  分类: 回忆思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祖根


我讲的“老抽”,可不是现在人说的酱油——“生抽”、“老抽”什么的,而是我在连队劳动时同一个班的老胡,因为他烟瘾大,嘴里总吊着一颗烟卷,从早到晚不停地抽烟,所以大家叫他“老抽”。

老胡是从河南逃荒来兵团的,邋里邋遢,稀里糊涂,除了干活,唯一的爱好就是抽烟了,按他的说法:“一个男人喝不起酒,再不抽烟,不就白活了?!”在文化大革命中,尽管他出身贫农,但并不喜欢出风头,也就和和稀泥,从来不鄙视我们这些“剥削阶级的狗崽子”,他有时跟我讲:“都把人家打倒了,还踩上一只脚干什么嚒?”

可那时候,纸烟是抽不起的——也买不到,他就想办法在地边林带间栽上几株旱烟,反正人家也不注意,即便被人发现了,也不会把他当作“资本主义尾巴”来批判的——老贫农呗!

一年收上十来株烟叶,一粉碎就成了大西北特有的“莫合烟”, 再裁上一叠小纸条,拿个小布袋一装,吊在裤腰间。到了干活的间隙,摸出一张纸条,撒上一细溜烟沫,一卷,然后凑到舌尖上把纸边一添。这口水就将烟卷粘严了;两头一拧,掐掉多余的纸头,一支卷烟就成了,吞云吐雾之际,老胡眯缝着眼,可真成了活神仙。后来我才知道,老胡是地地道道的农民,虽说没文化,可对那年月的瞎折腾看不顺眼;他家里孩子多,生活困难,老婆又对他很厉害,于是他干脆百事不管,在腾云驾雾中装糊涂了。

文化大革命其实最不要文化,那时候除了毛主席著作,恐怕只有连部有一份报纸,普通职工找张纸都困难,更不消说老胡这样的大老粗了。那一天晚上,连里召集职工在大礼堂开会学习,老胡大概实在没纸了,烟瘾一犯,急得直转圈,他跑到礼堂外,瞅着边上没人,猫下腰,就把墙上的大字报撕了一溜子——用来卷烟。这在当时可是“破坏革命大批判”的反动行为,,那还了得!恰恰我路过,但我没吱声:“老贫农呗,没事!”

冬天,老胡总是穿着一件大羊皮袄,光板皮子脏得流油不说,胸襟下方还穿了一个洞,黑呼呼的,里面的羊毛都钻出来了。听说有一次他赶着牛车抽烟,正舒坦着呢,那大团的烟灰掉下来,把羊皮烫了个洞都不知道。就这他也不记教训,那天我们给羊圈拉玉米杆,他装好车,又点燃了莫合烟,因为路途远,他这次卷的烟又长又粗,走着抽着,好不自在。谁知道烟沫子的火星随风飘到车上的玉米秸里,那秸秆上的枯叶是最容易着火的,一家伙把整车的玉米杆都引着了,火借风势,串得老高。更危险的是这时牛突然惊了——这牛你看平时它老实,可惊起来比马还厉害,不管沟坎水渠,树丛院墙,不要命地疯跑乱撞。老胡虽说是老把式,也驾驭不住了,他只能纵身一跳,滚到路边。好在火烧断了刹绳,着了火的秸秆散落了一地,而牛一头扎进林带里,困住了,才没惹出大祸。这事要落在我们头上就不得了了——“破坏抓革命促生产”啊!可老胡好像无所谓,你看,台上连长厉声批评着呢,他又卷起了莫合烟,——嗨,老贫农呗!还能把他怎么着?

文化大革命中强调忠于毛主席,唱语录歌,跳忠字舞,每天还要“早请示,晚汇报”:大家集中到班里来,面对毛主席像站成一排,先念上一段毛主席语录,然后各自口里念念有词:“毛主席老人家,我向你请示(汇报),今天我。。。。。。”,就跟给神祈祷一样,把一天干的好事坏事数叨一遍。这样的蠢事谁都知道没用,可全国八亿人都在做,你哪怕装模作样也得应付下来。那天晚上开完会已经很晚了,劳动一天谁都很累,恨不得马上“汇报”几句好回家睡觉。老胡在开会时就打瞌睡,这时就更迷糊了,好容易背了一段“最高指示”,接着念经般地说:”毛主席我老人家向你汇报,今天——”

“什么?你说什么?”充满革命警惕性的排长好像听出了什么问题。“谁老人家?你是毛主席的老人家?”

“你罪该万死啊!”马上有几个“革命积极分子”狐假虎威地帮腔。这在当时简直跟炸了个地雷一样,连里的“革命派”头头马上来抓“现行反革命”了,并叫大家当场对证。老胡平时说话就吐词不清,这时更急得不知说什么好了,那几个“积极分子”其实也没有认真听到什么,而我就站在他的背后,所以我的证言就至关重要了。我赶紧打了个马虎眼:“老胡汇报时,刚把烟掐掉,好像没来得及说‘老人’这两个字,他代表全家向毛主席汇报呢!”排长这时好像也转过弯来了:这事出在他的排里,能有多光彩?再说,老胡是老贫农,除了莫合烟,还什么好收拾他的呀!

 那年“三秋”到了最后关头,连里在玛拉斯河边挖了一个大土坑,叫我们大车班的把刚削下来的甜菜叶子拉回来,倒在这个土窖里,然后覆上土,以便储存到冬天喂牲口。那时因为派性作怪,再加上我出身不好,正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对象”:“只许老老实实,不准乱说乱动”,整天提心吊胆地过日子。可就在我拉着满满的一车甜菜叶子,使唤着牛向土窖倒车的时候,险情发生了:那新挖的土窖边上尽是虚土,车轮一挤,一个劲地往下塌拉,车轮就随着往坑里滑,上千斤的重车拽着老牛也往两三米的深坑里坠,一旦车翻牛仰,压坏了牛,我就成了破坏“抓革命促生产”的罪魁祸首,甚至会被认定为“阶级报复”,我都快急疯了!这时我站在车辕边,怎么打牛都使不上劲,突然,老胡从边上窜出来,一把拽住牛鼻绳,猛地一牵,牛痛得往前一挣,说时迟那时快,老胡又飞快地把拴住牛脖子的轭头绳扣开,牛一下子从车辕中窜了出来。虽说车还是顺着坑边掉了下去,但没有压着牛,一场虚惊,化险为夷!

当大家帮忙把车拖上来的时候,老胡却悄悄地蹲到一边去了,慢条斯理地卷着他的莫合烟,眯缝着眼,又抽开了。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