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宝泉岭的回忆》  

2013-07-30 22:12:52|  分类: 回忆思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徐友良

六九年下乡黑龙江兵团十年,在二师范围内我先后调动过四个工作单位:十团(江滨农场)的八连、修配厂、砖瓦厂,我都曾写文章记述过,唯有在那里生活过最长时间的二师糖厂不曾表述过。其实那是我在这十年时间中最为愉快、留下过最多留恋和情感的地方。

我曾在那儿的糖厂生活了四年多的宝泉岭,称得上风光旖旎。越过紧挨着糖厂机修车间的公路,是一大片草甸子。夏季草甸子里开满了野百合、黄花菜、兜苓兰等各色的小花,一蓬蓬、一片片地点缀着碧绿、茂盛的草地,自生自灭,少有人光顾。我经常在工余时间去采摘野花回来装饰自己的寝室,记得常有一些女同事耻笑我说:男人爱花将来成家后一定怕老婆。草甸子的尽头是一片杂木林,呈原始状态,夏末秋初,可以在林子里采摘到酸甜多汁的野葡萄。再走到林子的边缘,浅浅的、缓缓流动着的、清澈见底的梧桐河穿越在树林之中,宁静、安详、默默无声地流向远方。我曾经独自坐在河岸边看书、发呆,这样的场景曾多次出现在我的梦境之中。

当年那些朝夕相处,曾陪伴我度过青春岁月的同事,有的至今一直未曾谋面。然而,那些人、那些事,还依然清晰地留存在我的记忆之中:  
汤晓文,当地青年,是我们车工班WC1100车床的操作工。(这是当时管局内最大的卧式车床)长得白晰文静,有其父读书人遗风。其妹妹当年高中刚毕业,长得比他高,婷婷玉立的。我当年复习迎考时还去向她求教。记得当年高考时,在考完第一场的考间休息时,见其妹独自一人在考场边的小树林旁伤心落泪,大概是小女生过不了考试的心理关考咂了。事后我把看到的告之,晓文亦喑然神伤。
张树山,钳工,哈尔滨知青。十团修理连调入,他是车间的团支部书记,车间青年的好榜样。记得有一知青(忘其名)常拉住他的上衣后襟,一边口中唱道:黄澄澄地谷穗——好像是狼尾巴。(“汾河流水哗啦啦”一曲中唱句。东北人称狼为“张三”,张树山大伙习惯简称其为张山。)小张却不发怒,笑而挣脱。
唐广智,锻工,天津知青,十六团修理连调入。壮实,好发蛮力,常拖住我与其扳手腕,不伏输。
黄培德,钣金工,上海知青,八团修理连调入。面容黄胖,如其姓氏,然手艺绝佳。他能用一张圆铁皮敲出一只炒菜用的“大马勺”,用薄铁皮自制煤油炉,搞些菜来自己动手改善伙食。有一次我和他合伙买了一筐鸡蛋,这小子一下子吃了十几个水捞蛋,还放了很多白糖。(反正糖厂有得是白砂糖)
郑伯建,钳工,北京知青,八团修理连调入。一口的京腔,满腹的牢骚。当年我们同住一间宿舍,一到秋初,苍蝇都跑进室内来取暖。这老兄常把我们赶出宿舍三、四个小时在外打游击,他就用报纸洒上“敌敌威”点上火、闭紧门窗杀苍蝇。我和黄培德因为无聊,故意与他作对,说苍蝇是我们特意养着的,你要杀害它们得经得我们同意。故意不配合,赖在宿舍床上不起身。

还记得我在糖厂时,时常有制糖车间的几个北京知青来寝室玩。那时我有当时在知青中罕有的电子管收音机、电唱机和不少的老唱片,是我探亲回家从数千里之外的上海带回来的,他们就是奔这个来的。他们也常从制糖车间顺白糖出来送我,记得我们还在一起宰杀过一匹野猫炖着吃,我供应的北大荒白酒。那时大家都年轻,没人想到谈女朋友成家的,一个个无忧无虑的,那真是一段愉快的时光。

去年九月我携妻重访故地,宝泉岭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原先从公路通往宝泉岭腹地的那条大路,被拓宽成一条两侧带人行道的林荫道。当初大路两边的一棵棵老杏花树换成了高大雄壮的红松,成排遮阴、翠绿茂盛。新建了大片的居民楼房群,街心花园,现代气息玻璃幕墙的休闲中心,独立的办公大楼、银行、公安机构、等等,俨然已建成颇具规模的城镇。糖厂的厂区建筑还在,建起了漂亮的围墙和高大气派的大门,与内地大型中型工厂一样显示正规。九三油脂取代了原糖厂,在原机修车间的地方树起了八九个金属外壳的储粮圆塔,每个高达二十来米,一样地气派、引人瞩目。我没能进入厂区,倒不是不容许,而是因为物是人非。我为宝泉岭的新貌而兴奋、叹服,唯一感到遗憾的是,我一直向妻提起的载有我当年留恋的那片开满了各色野草花的草甸子,已被铁路和宝泉岭火车站所占居了。

在宝泉岭休闲中心,作陪者是我当年在糖厂机修车间车工班的师弟汤晓文,他现任宝泉岭农机学校副校长。

 

曾经屯垦大荒行,离家万里别双亲。

梧桐河畔看闲书,宝泉岭上观风景。

片片白云能遮体,处处黑土都关情。

一去三十余载间,几度故地梦中醒。


《宝泉岭的回忆》 - 【黑土情】 -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