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吐而江洪的馕(nang)  

2013-07-27 07:52:55|  分类: 旅行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祖根


上海人总把新疆的馕说成“大饼”:“搭大饼油条一样,有啥好吃个么?”真把西域的这件美食给糟蹋了。

现在上海的大饼早被江北人做成了“小饼”,巴掌大一点,虽说刚出炉时也有滋有味,但与新疆的馕相比,就有天壤之别了。这次回石河子,我就碰到了一家《吐而江洪》馕铺。开始经过时我觉得有点奇怪:怎么从早到晚,这里总有人排队,难道维吾尔人卖馕还兴打折促销吗?

清晨,铺子一开张就围了不少顾客;中午烈日当空,人群还是熙熙攘攘;到了傍晚,买馕的人更是排成了一字长蛇阵,吐而江洪的生意从来就没有清闲过。

我仔细一看,那个大馕的直径足有35公分,像个小脸盆口那么大,边缘凸出中间薄,焦黄酥脆,香气扑人。两个烤馕的坑并排而立,炉火通红;一对年轻的维吾尔师傅不停地接过从背后作坊里递出来的面饼,先在案板上拉伸滚压一圈,一翻手扣在一个小脸盆似的木头模子上,刷上一层蛋黄般的调料,然后连模子带面饼伸进火红的馕坑里,“啪”的一下就把面饼贴在滚烫的炉壁上了——那馕坑比上海的烧饼炉子大多了,这么大的馕饼一次能贴七八个。不消两分钟,馕就熟了,打馕师傅用铁钩尖一铲就把馕勾了出来。但这时的馕还显嫩黄,小师傅一巴掌把它甩在案板上,刷上一层清油,又复在芝麻盘里蘸上一层芝麻,再次用铁勾把馕吊进炉腔,在旺火炙焰的辐射下,只几十秒钟,馕就被烤成金黄,维族小伙一钩子提出来,再扭手一甩,那馕就飞到顾客面前了。买家怎么挑选、装袋,就是你自己的事了。

那么大个馕才三块五毛钱,我迫不及待地买了一个,扳下一块一尝,外焦里嫩,又酥又脆,咸淡适中,奶香扑鼻,不知不觉,半个馕吞下了肚子。这时候,要是再配上一碗奶茶,真成了神仙般的西域美食了。

盛夏的石河子,这几天的高温也有三十四五度了,特别是白天,太阳高照,热浪滚滚,虽说街旁有绿树遮阴,可成天守在滚烫的馕坑边上,就跟炼钢一样,确实也不是个滋味。那两个打馕的小师傅满脸通红,汗洒如雨,像机器人一般重复着几千次机械的动作,不由得叫人心生怜情。可就这,他们照样头戴维族小花帽,随着身后录音机播放的民族舞曲,忽而神采飞扬,忽而眉开眼笑,忽而动情凝思,忽而嬉皮笑脸,有时候脚跟会随着音乐跺地,有时候身子会随着节奏律动,连他们打馕的动作都是随着音乐的节奏进行的:好像他们从事的不是一项艰苦的劳动,而是劳动产生的艺术;好像他们不是为了赚钱在斤斤计较,而是在与顾客交流生活的乐趣。难怪这馕有那么的好吃,原来它渗透着打馕人生命的灵气,蕴含了维吾尔人的音乐舞韵,所以,离开了新疆,就吃不到真正的馕;离开了热烘烘的馕坑,就吃不到刚出炉的最香喷喷的馕;离开了吐而江洪的表演,就吃不到具有艺术活力的馕,原来美食不仅仅只是为了吞下肚哟!


  吐而江洪的馕(nang) - 【黑土情】 -                   吐而江洪的馕(nang) - 【黑土情】 -



  评论这张
 
阅读(13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