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三十六年后的回忆——我的高考  

2013-06-08 21:03:12|  分类: 回忆思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徐友良(黑龙江兵团二师)

 


这几天全国高考,成为全民生活中的一件大事:媒体报道、交通管制、考生蜕皮。全国五百七十七万考生,录取比例1:1.5。依我看这样的高考都不需进行,就按高中毕业生在校三年的测验平均成绩,排名录去既可。由此记起了三十六年前我在黑龙江农村当知青时参加过的七八年高考,那是与今完全不同的一次经历。

 

七七年恢复高考来得突然,消息公布后除了自愿报名外,也没什么考生资格、高考大纲、备考时间,就这么进考场答卷了事。所以对大多数知青来说,还真是蒙里蒙懂地没当回事。待参加者事后说考题特简单,尽是些初中程度的题目,又见一些老高中生的知青也没见他们怎么复习,就被录取走人——北大、清华的都有,大多数没当回事的知青如梦初醒、懊恼不已。

 

时隔也就半年多,春风再次吹起,“七八高考又开始了。这一回不同以往,全国各省市专门成立了高招办,由专家制订了七八年全国高招考试大纲,定下了全国统一时间的三天考期,俨然成为正规的国家考试。由头一年遗留下来的巨大影响,在知青中积聚发酵成了巨大的动力,报考人数达到顶峰。黑龙江垦区高招办临时决定加试初考进行筛选,经初考淘汰后,我当时所在的宝泉岭糖厂参加初考的几十个知青中,只有八九不到十个人取得了参加正式高考的资格,我也幸运地列入其中。

 

这是我走上社会后第一次感觉到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岂能等闲视之!于是我开始准备一博。先是向车间领导提出请事假二十天复习备考。这里要插一段小插曲:当时李主任正好出差在外,我只得向也是知青(鹤岗市)的外号大个(忘其名)的车间副主任请假。这大个长得人高马大,一身的蛮力。他原先是制糖车间的副主任,咱知青们接受再教育的标兵模范人物。七六年为表彰他的模范行为,将当年分配给糖厂的唯一一个工农兵上大学名额给了他。学校是一流的长沙工学院,所学专业也是顶级的火箭推进专业。当时有制糖车间对他有看法的几个知青在一旁议论:让他去学这?大概是看他力气大,将来派他去推火箭的吧!这当然是戏言,“大个是不可能用手去推火箭的,但不幸被那帮坏小子”们言中。时隔半年,“大个主动从长沙工学院退学重回糖厂。据他解释的理由是:那地方太潮湿——住不惯;而且主食供应不足——吃不饱!大个回到糖厂后,老单位是不好意思去了,怕人由此耻笑、不服管,便到机修车间来“外行领导内行”。反正是一副职,管不管事两可,我的请假正好为他提供了一个管事的机会。于是他一本正经地对我说:你在车工班当组长带徒弟好好的,去参加高考作啥?再说你初考的分数也不是很高。就这么言不达意、啰里啰嗦地放了一通废话,我真懊悔把他当作了大瓣蒜”。

 

好在李主任不几天回来了,请假之事如愿以偿。最使我感动难忘的是已在糖厂结婚成家的上海老乡顾宝棣,他主动向我提出:是要好好复习备考,抓住这难得的机会。集体宿舍白天人杂太闹,可以去他家中复习。而且在往后的二十天中,他每天都关照他那北京知青的老婆,为我准备好午餐的馒头、炒菜、菜汤。真是一对咱知青中的好人夫妻,我借此机会道一声谢谢了!天佑好人!复习的过程我就简略了:反正是一个昏天黑地、蜕皮重生。两天半五场的考试,我记得场场发卷考试前是最为难挨的。回回我都紧张的不行,心跳得厉害,那是真正的魂不守舍。监考老师还不停地站在讲台上宣告考场纪律、注意事项。。。。。。老天爷呀!快快把你手中的试卷发下来了吧?!待试卷发下来后,填上姓名、考号后,如有天助,我一下子立马静心安然起来,许是注意力转移的作用吧。

 

考完试后一切重又恢复常态,我依然每天去车间上机床教我所带的第二个徒弟(是一个父亲在管局当大官的小丫头)。不久公布了本次高考的最低录取分数线:总分300分,同时也传达了每人的高考成绩。我的成绩是:342分,名列糖厂过分数线的五人中第三、报考文科类中第一。实话说我的文科试卷发挥的不错的,语、政、史、地四门都在80分以上,总分不算高完全是那倒霉的数学拖了后腿:15!这倒霉的数学试卷发下来后,我初看了一下,傻眼了——一道题目都不会做!接下来的二个半小时我该干点啥呀!还好考前有高人给我支过招:不会做也得往上写,千万不能“开天窗”、交白卷。我记得当时我一通瞎做——用算术的方法来解高中课程中的解析几何。。。。。。这15分大概是批卷先生看我答得辛苦,发了侧隐之心吧!接下来是根据自己的成绩填报志愿。我当时也算有“自知之明”,心想这成绩不够硬,第一志愿咱就专挑不热门的学校。哎!一看有兰州大学汉语言文学系。记得在家时见过有工厂从上海内迁去兰州的,被点着卯的人离家时一个个都哭得死去活来,那是一个苦地方,估计没人愿去,俺去!现在回想起来自己都觉得可笑,那可是全国一流的重点大学学科,不就和填个北大、清华一样吗?不明事理的结果是很严重的,几个文科考生中在我名次之下的都来了录取通知书。有一位制糖车间的当地青年,总分刚过了录取分数线,还拿到了华东师范大学俄语系的录取通知书。据说当年该校俄语专业只在黑龙江省招收一名学生,第一志愿填报该专业的只有两人,他被选优录取了。

 

说说咱自己的结果吧。学还是有得上的,学校是伊春师范学院中文系。学校是差点,还是在朋友间引起了哄动。这可是一位只上过半年初中一年级,在以后的九年多时间没进过一天课堂的人的高考结果呀!去还是不去一时成为自找的烦恼,有一位制糖车间的技术员(文革前的老大学生)专程来到我的机床旁对我说:徐子,那地方可孬得很,去不得,还不如在咱这地界。我由衷地感谢他的关心,去还是不去的大问题还是没有落地,最终是家中老父母给我作了定夺。他们得到消息后多次打电报催我回去,到家后父亲吐露真情地对我说:当年你才过十六岁生日就要去那么远的黑龙江省,我们是那么地不舍啊!去伊春上学,毕业后在那里教书,那可真是一辈子回不来了呀!现今有职工退休后可让下乡务农的子女顶替回城的政策,我向单位提出提前一年退休把你户口调回上海。就这样,经过了如此的一番波折,我的高考落下了帷幕。

  评论这张
 
阅读(16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