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五月十日那一天  

2013-05-23 22:42:45|  分类: 回忆思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勤


早上一觉醒来,窗外亮亮的,天上没有什么云彩。昨晚虽然睡得晚了点,但是还没有什么疲乏的感觉。看了看日历,撕下了九号的那一张,十号映入了我的眼帘,心里想,今天起我不再是上海人了,我要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了,也许我不能再回来了,早点走,越快越好。

到了楼下,在水龙头下洗漱。邻居阿姨对我说,你今天要走了是吗?我点点头。她说,你要自己当心了呀,爷娘不在身边了,你还那么小。我再一次点了点头。其实,她说的意思我一点也没有理解。

早饭,我吃的还是上海人最常吃的泡饭,夹了几块大头菜。说真的我一点也不想吃,恨不得现在就到了那个地方。父母看着我吃饭,也没有和我说更多的话,只是说,不要急,来得及。我知道,母亲昨晚是没有睡觉了,两只眼睛红红的,原来就不大的眼睛更小了,父亲一直看着我,偶尔叹一口气。

我草草地吃了饭,穿上了一件白衬衫、一条长裤,套进了一双东京鞋,就与父母说,我先走,你们自己去彭浦车站。他们说,知道了,你当心。

我终于离开了这个家,开始了我人生的第一程。

我想起了一九六八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晚上,十九点、就是这个十九点,东方红乐曲后,喇叭里送出了一个决定我们知青命运的最高指示: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很有必要。

说实在的,当时我并没有认识到这个问题的紧迫性、现实性,以及对我及我们的实际意义,没有什么感觉。当晚路上开始了游行,鞭炮齐鸣、锣鼓喧天、红旗翻滚,口号阵阵。

也就没几天,邻居的一个在厂里当支部书记的阿姨到我家来,和我母亲说,六八届一片红,全部到农村去。母亲说,真的吗?阿姨说,真的。母亲也没有在意。

我在边上听了,想,不是四个面向吗?怎么就一片红了呢?

过了几天,学校工宣队和老师通知,要我到学校开会,传达文件。到了学校,大家似乎已经知道了这个结局,没有话,只听老师传达上级文件,最后就是一句话:全部到农村去,除了独子女、残疾人可以不走。独子女我不知道班里有没有,但是班里有个腿脚残疾的人。读完文件,老师说去六个地方,内蒙古、黑龙江、吉林、云南、安徽、江西,内蒙古、黑龙江、云南有兵团、农场、林场,具体名额听通知,你们来报名。工宣队师傅和老师说完匆匆离去。

那个残疾同学听后笑嘻嘻地说,轮不到我了,你们都走吧!

我们几个同学留在了教室里,唱起了小学时唱过的歌:我有一个理想,一个美好的理想,长大了要把农民当,要把农民当。歌声的旋律异调,大家的表情怪样。

是的,我们都得走,今天我不是走了吗?我不是已经开始走了吗?看看学校快要到了,那周边的绿绿的地围着这个用水泥板筑起的白白的墙,似乎在说,快来呀,他们都在等你呀!

春节前,老师通知我和一个我最好的同学周晓平到学校,说,我们班分到两个到江西婺源的名额,你们是班干部,就给你们去,也不告诉别人,回去问问父母,如果同意,在小年夜告诉我,我就给你们出通知。

在回家的路上,周晓平对我说,我不去,什么地方都不去,我的姐姐已经跑了。我没有说出我的想法,因为,我不可能不走,只是到什么地方去,我还没有理出头绪。我想,我在大串联时去过江西,知道南方要种稻子,种稻子最苦的一件事是插秧,我是吃不消的,插队是不行的。于是节后我们两个到了学校找到老师说,我们不去。老师听后,脸沉了下来,六个地方,江西最近了,你们不去?!是的,我们不去。老师摇了摇头。

但是,江西我不去,其他地方还是要去的。去什么地方呢?那些天,我像一个无头的苍蝇,到处跑,自己走到外滩,看见了上海人民迎接九大召开的游行队伍,意气风发,声势浩大。我边走边想,也许以后我再也看不到这样激动人心的场面了,我是要离开上海的。随之一个念头在我脑海升腾,对,越远越好、越北越好,我怕热,我怕插秧,北方不热,没有插秧。当听到第一批有黑龙江军垦的名额,我就与母亲去了学校报名了。老师对我母亲说,你的孩子懂事。

但是最让我动心的是那个黑龙江军垦在杨浦区知青办的宣传,“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冬天不干活、一年一探亲,工资有保证。”

学校到了,里面停了两辆巨龙公交车。老师来了,叫住我,说,这次是延吉、安图、图门三个中学的学生,一道去黑龙江,你是班干部,你就当个排长,还有带队老师。我与带队老师点了点头,就算是接上了。老师说,延吉中学有五人,我一看,高中的一个,其余都是初中的,高中的是后来一直与我在连队一起的施复亮,另一个到现在我只记得何惠民。施复亮文文静静,何惠民斯斯文文,戴着眼镜。我们彼此握了握手,都没有更多话。

上了车,我站在了车中间,心情不知道怎么沉重起来,难道今天我真的是要远离上海了吗?到哪里去呢?不知道。车子启动了,我晃了晃身,看了看外面,那绿绿的地消失了。

迁户口是我自己去的,是母亲叫我自己去的。我听说,有的人家父母为了不让自己的子女走,把户口藏了起来,或者叫子女带着户口搞蒸发。但是我没有,我是自己去的。

那张红纸我现在还珍藏着,虽已破了,但上面购物的章还依稀可见,那要去的地址还在。红纸是从邮局寄来的,上面写着我的名字,我就是拿着这张纸到派出所去迁户口的,地点:黑龙江省饶河县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三师二十三团。当迁完户口,我清楚地知道,至此我已经不再是上海人了,我要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了,虽然我还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地方。

然后我就拿着这张纸到指定的商店买了一个热水瓶、一双套鞋、一个箱子、一捆草绳,领了一套棉衣、棉裤、棉大衣。至今我只留下了箱子,棉大衣到了南方后送给了要做夜班的同事。

母亲找出了父亲的工作衣裤,在邻居那里借来的缝纫机上改了改;父亲叫了同事来帮着装箱扎绳,送到了学校。现在我知道我的行李已经到了火车上,我将与行李一起去黑龙江了。

汽车走过了大连西路,走进了广中路。我知道,离家越来越远了,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能回来。

汽车终于在彭浦车站停了下来,我不知道我怎么下的车,走的很慢,好像是进入到无意识状态。下车才知道这里的车站是那么小,站台也那么短,不能与北站相比,但是为什么不让我们从北站走呢?

我找到了父亲、母亲、弟弟妹妹,邻居阿姨,好朋友,还有我的两个舅舅、表弟。我对父母说,其实你们可以一起到延吉中学乘车的,父亲说,邻居不行,人太多。

天是越来越热,表弟说,今天气温三十度。父亲对我妹妹说,买点棒冰来,天太热了。我看我的两个舅舅,一直站在那里搽眼泪,一直不说话。我知道,他们的孩子也走的很远很远。我的心不知道怎么开始揪了起来。妹妹拿来了棒冰,我说我不热,我不喜欢吃甜的。

为了让我心情稳定下来,开始观察周边情况。小小的月台,挤满了人,大家都在轻声说话,似乎大声会把眼泪震下来,把紧紧的心拉出来。

那月台上的两个高音喇叭在不断地响着:“到农村去,到边疆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我们心中的红太阳,照得边疆一片红,长白千里歌声嘹亮……”。这些歌我会唱,而且是热血沸腾地唱过。现在我听着这熟悉的歌声,像是一阵阵地被鼓声敲击,这歌也敲击着月台上所有的人,似乎在说,这是一个严峻的考验。

我找到了我的车厢——七号车厢,车厢门还没有开,我们都站回到月台上。

天是那么的蓝,歌声是那么的响亮。我不能哭,要忍住,我不能再给母亲压力。我定了定神,转过身来,去找施复亮和何惠民,我们又拉在了一起。父亲走过来,对他们说,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大家都要要好点。他们都点点头。这时我表弟过来对我说,你们额骨头高,七车厢是硬卧,有睡的地方。就在这时候,“哐啷”一声,把站台上的人都定住了,人们的眼睛一起转向车厢,瞬时没有了一点声音,喇叭也突然失声,也就一秒,大家明白过来,是车头上了车厢。

父亲说,车头上去了,就快了。我与几个邻居小朋友拉了拉手,他们也是没有什么话,只是说,多来来信,我只有点头。

车门开了,大家簇拥着我进了车厢,表弟和我的小朋友找到了我的座位,是中铺。我们又都走出了车厢。

我看见有的人已经在车窗里坐着,与窗外送行的人开开心心,谈笑风生,让我的心平静了一点,是的,不是还有人觉得无所谓吗?

喇叭又响了起来,似乎更加地响,响得让人都透不过气来,逼的我身上汗不停地淌着。施复亮在那里一直站着,何惠民不停地搽着眼镜,戴上去又摘下来。我想只要车开动,就不会这么热了,是的,今年我不再会享受上海的热了,我怕热。

“啲…啲…”一声哨声,各个车厢门口的列车员喊了起来,上车了!

大家向车门涌去。别急,别急,慢慢地,时间来得及,列车员说。

我上了车,立刻走到车窗口,有的人开始呜咽起来,站台上那高音喇叭突然再一次失声,而且是不再发声,是给我们宁静吗?

“呜”一声刺耳的短鸣声,掠过每个人的头顶,钻进每个人的心间,顿时一片哭声骤起涌出车窗,与站台上的哭声汇成一股波浪扑向蓝天,整个站台处在哭声的海洋之中。我再也抑制不住,眼泪夺眶涌出。

大家都把手伸向窗外,再一次握住亲人们的手。我的右手也伸向窗外,只感到一只手紧紧拉住了我的手,跟着列车一起走。

我知道,列车已经启动,我没有再听到我的父母、我的亲人、我的朋友们道别的声音,只有汹涌的哭声传到了我的耳朵里,传到了我的心里,我好像听到他们在说,你要回来呀!

我的手被我的小朋友紧紧拉住,他与慢慢开动的列车一起奔跑,我大声喊,你松手。但是他听不见,一直与列车走下了月台,他再也比不过列车的速度了,踉踉跄跄地站在了铁轨下,向我招手。我的眼镜完全模糊了,只见那个模模糊糊的人在缩小。

车厢里一片哭声,男男女女,嚎啕大哭,毫无顾忌、毫无掩饰。是呀,我们离开了上海,离开了亲人,离开了朋友,能不哭吗?因为我们知道,我们不知道自己到什么地方去,我们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但是,我们不能这样一直哭下去呀!我掏出了香烟,大前门香烟,是我第一次偷偷地买下的第一包烟。我说,不要哭了,来,大家抽烟。我打开香烟,给大家发起了烟。突然,我发现我的烟怎么是红的了呢?再一看,我的右手食指上正殷殷出血。何惠民立即拉住我的手,喊,有没有卫生员?卫生员在吗?有人手出血了!带队老师立即过来,说,怎么了?何惠民说,他的手出血了。老师搬出卫生箱,找了一块纱布给我的手包了起来,问我是怎么一回事?我说,是我四五天前,手割破了,已经快要长好了,刚才是我的小朋友拉住我的手不放,伤口被拉开了。老师说,要当心,不要感染了。我说,好。转身又说,大家抽烟!

我的眼光移到了窗外,那高高的太阳向大地发射出强烈的光芒,我手中的烟雾慢慢地罩住了我的眼睛。我心里在说,上海,再见了,但是我要回来的,我会回来的,因为我记住了今天是一九六九年五月十日。


                 二〇一一年六月一日

我们心中的红太阳

照得边疆一片红

长白千里歌声嘹亮

海兰江畔红旗飞扬

千条江河归大海

万朵葵花向阳开

延边人民纵情歌唱

我们心中的红太阳

哎……毛主席

我们无限热爱您

您的教导牢记心上

延边人民祝愿您

万寿无疆万寿无疆

到农村去,到边疆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

到农村去,到边疆去,到革命最辛苦的地方去!

祖国祖国养育了我们的祖国!

要用我们的双手把你建设的更富强!

革命的青年有远大的理想!

革命的青年志在四方!

到农村去,到边疆去!

让生命发出更大的热和光,更大的热和光!

我有一个理想

一个美好的理想

等我长大了要把农民当

要把农民当

种出麦子堆成山

种出稻米装满仓

养得牛羊满山坡

养得鱼儿满池塘

这个工作多荣光

  评论这张
 
阅读(1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