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五好战士”的喜报  

2013-05-23 22:40:42|  分类: 回忆思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勤


今年春节,回上海父母家探亲,席间父亲说要还我一件东西,我很纳闷,父亲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旧报纸给了我,我打开一看,原来是一份“五好战士”的喜报。

父亲说,这张纸寄来后,就用图钉钉在了自家门上,邻居看了都夸我在兵团干得不错,做父母的确实为此荣耀了一阵,后来用报纸把它包了起来,放在了抽屉里,搬了好几次家也没舍得扔掉,已保存了三十多年,应该还给你了。

这时我才想起这件事来,这张纸不正是我在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艰苦奋斗的见证吗! 

那是一九七〇年的事。那年夏收,连里杀了两头猪,给大家开了荤,又开了“麦收”誓师大会,只等团里下令就派康拜因收割。

往年只要在地边割出一条能走康拜因的路就可以了,可是那年七月初我们团下了好几场大雨,地里积了水,康拜因下不去地,就等了几天,师里来催了几次,团里一着急,就组织了一些老拖拉机手到修理厂召开诸葛亮会,想了很多办法,有给拖拉机穿木鞋的,有把康拜因不影响收割的一些铁筋、铁皮尽可能的拆掉。可是还是不行,地太湿了,机车下地,把地搞的一塌糊涂,还收不到麦子。 

然而地里的麦子不能等,眼看着就要耷拉着头,往地里掉麦粒。师部下令:人工收割,以苦干、实干加巧干的精神夺取麦收的全面胜利。好家伙,一个连少的也要两千亩地,多的几万亩地,一人要割几百亩。老职工说,麦子一耷拉头就收不到麦粒,靠人工割能行吗?这确实是一场战斗、苦斗、恶斗。上级领导早就看出来了,发出了“小镰刀打败康拜因”、“向龙口夺粮”的口号,司、政、后机关所有人员都上阵挥镰割麦。为了增强战斗的气氛,团里还组成了百人“飞刀手”突击队,到完不成任务的连队去打突击战。

那时,我在一排。一排是主力排,是重机械力量,我是为拖拉机做机械保障工作的,拖拉机下不了地,我就得下地。

就这样,每天早上四点半军号一响就起床,拿起镰刀排成队到地里割麦子去。到了地边,连队统计员李荣庆给每人分了八个麦垅,战士们抬起头,往前看,没有头,只有蓝蓝的天空飘着白云,埋下头往前割。

那时,我还小,根本割不过人家,一天只能割一亩来地,他们能割二亩多,如是“飞刀手”,一人能割三亩多。

穆景生是当地青年,干农活非常棒,他看我那么瘦弱,说:来,跟着我,你割六根垅。就这样我也不行,最后是他割,我捆。七点半,炊事班送来早饭,吃了饭,抽口烟接着往前割。只看见别人“嗖嗖嗖”地往前割。

到中午吃饭时,老职工对我说:不怕慢,就怕站。我就割呀,割的,站不起来就跪在地上,每天要割到晚上看不见为止,看不见就用拖拉机的灯光往地里打。每天都是拖着两条重腿回宿舍,雨鞋被镰刀割破了,满脚是黑黑的泥,脸也不檫,脚也不洗,床也不整,倒下就睡,只盼天下大雨,下它个七七四十九天。

最使人难耐的是阴天,飞虫一天三班倒:清晨是小咬,米米细的虫子,太阳还未出来,这些虫子围着你的脑袋转,往你的头发、眼窝、耳朵、脖颈、裤裆地方钻,咬你,让你抓也不是、挠也不是,让你东西南北不分、晕头转向,等到太阳出来,小咬才收兵;中午是牛虻,当你脸朝黑土背朝天时,它们成群结队在你头的上方飞,等你弯下腰后,就往你身上、手上猛咬一口,那三角形的牙印清晰可辨;晚上是蚊子,一团一团的黑黢黢的蚊子在你的身前、身后开始向你发动总攻,脸上、身上、腿上留下一个一个红包,这些蚊子都有毒,有的人脸上被咬得眼肿嘴歪。我的身手也是一个个红包,奇氧难忍,没有办法,就到井边,打上一桶透心凉的井水,从头浇下,再用毛巾一檫,竟然不痒了。

那些老职工有经验,他们用晒干的艾蒿做成条,盘在头上点着,屡屡青烟罩在人的周围,使虫子们不能靠前。我们年轻人就没有这个东西,只好用香烟来散烟雾,但是香烟的烟雾太小,顶不了这么多虫子,我就是在那时学会了抽烟。

最后,麦子全部被人割下来了,怎么割下来的,天知道,我也不知道割了多少天,真不知道我是怎么熬过来的。后来,战士们把捆好的麦子堆在一起,原来黄黄的麦子地又变成了黑油油的地。拖拉机拉着康拜因开始给麦子脱粒,等这些工作全部结束时已是八月底了。

我们心里知道,我们打下的麦子大都是没有麦粒的麦秸,康拜因脱下的麦粒寥寥无几。后来听人说,每亩地产量不到一百斤,但是上级领导说,不要算“经济帐”,要算“政治帐”,粮食虽然收的不多,但是我们用镰刀打败了康拜因这是事实,不然,这些麦子不还站在地里吗?

然后是各级党委给有突出成绩的兵团战士火线入党、论功授奖,我就是在那年被评上这“五好战士”的,其实这功劳是穆景生的。但我确实不知道黑龙江省建设兵团总政治部会将这“五好战士”的喜报寄到了上海,寄到了我父母手中。

过了一年,林彪摔死在温都尔汗,我知道“五好战士”的评比是林彪搞出来的名堂,所以,后来我在填任何表时,在“何时、何地受到什么奖励”这一栏时,是不填写这个荣誉的。

我感谢父亲为我留下了这份记忆。我记得当时连长还给了我一个搪瓷杯,上面写着:“五好战士”,落款是“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政治部”。这只杯子我曾经想留住,可是搬了几次家,也不知道丢到哪里了。如果这只杯子在,和这张纸在一起就珠联璧合了。

                

                  二〇〇四年三月十一日


“五好战士”的喜报 - 【黑土情】 -
 
  评论这张
 
阅读(14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