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我与连长一起建桥  

2013-05-17 21:05:25|  分类: 回忆思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勤


我见过很多桥,黄河第一桥、武汉长江大桥、南京长江大桥,以及苏通大桥、杭州湾大桥,这些桥气势恢宏,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显示了中国人、中华民族的骄傲。

每当看着这些形形色色的大桥时,我就想起了在二十六连与连长一起建桥的情景,顿时觉得自己和其他几位二十六连的战友是那么的自豪和骄傲,因为在那非常艰苦的环境下和极其简陋的生产条件下建起了自己的桥。

在这个建桥工作中,我不会忘记二十六连连长严谨同志,那时他也就四十岁吧。我记得有一次他给我们训话,说自己是二十公岁。起初我没有搞明白,怎么叫公岁,后来我才知道,公岁的由来源于公斤,因为我们那时也就二十岁左右。

二十六连是在一九七零年三月建的点,地处二十三团团部东北角。我们是在还没有开冻的时候进去的,履带式拖拉机开过那条沟,一点也没有感觉到我们已经驶过了一条沟。因那条沟泥鳅多,我们为之取名泥鳅沟。

那时既没有路、也没有桥,用鲁迅的话来说,路是因人走出来的,用现在的话来说,路也是车走出来的。到了化冰的时候,我们连就无法走出二十六连,拖拉机更不用说了。

建桥对现在的人来说已是手拿把掐的事,水泥、黄沙、木料、钢筋等材料应有尽有,挖掘机、推土机、搅拌机、吊机等设备一应俱全,但是,我们建桥时绝没有这些设备和材料,只有木材。

那天,吃过晚饭,“天天听”后,连长开始了建桥动员。他激动地对我们说:“二十六连是一个新建连,一无所有,现在,我们要赶快准备木料,准备建桥,不然的话,我们就没有吃的,没有用的,所以摆在我们连首要的任务,就是要在五月份建起一座桥,一座能走人走车的桥。有了桥,我们就有吃的、用的,男人有烟抽、有酒喝,女人有肥皂用、食堂有油盐酱醋使。”他停了停,咳嗽了一下,继续说,“从明天起,我们把全连的人集中起来,去伐木,伐长一点的、粗一点的木头来。”他用眼睛扫了一下,问,“小鞠、小毕,你们是木工,要什么样的木料,你们清楚,你们明天也去伐木,听见了吗?”小鞠和小毕大嗓门,齐声喊了一声“听见了!”

会散了,我还是懵懵懂懂的,我们怎么建桥呢?

第二天一早起床,在老职工的帮助下,我在腿上打上了绑腿。老职工说这样在林子里走不会往鞋壳子里灌雪。我们三、四十个人坐上两辆拖拉机爬犁,开进了一片树林。

我从没有见过树林,只有在小学的课本里读过森林的样子,当看到眼前的树林,才知道树林和森林的区别。这片树林不是很大,树也不是很高,这些树连树冠也就十来米高。说真的我那时更本不知道什么叫杨树、什么叫桦树、什么叫松树,只知道那些站在那里的树都是树。

这些树站在白白的雪地上,顶着蓝蓝的天,像一个个孤独的人,没有依靠,只有树冠上的沙沙声,似乎在诉说着什么。

连长喊住所有的人,不要乱跑,一个组一个组分好,男的伐木,女的打枝。

两个木工在树林子里转了一下,一本正经地对连长说:“连长,这片林子伐下来,够我们用的了。”于是,我们一组一组的找树伐了。

我与穆景生一组。我也从来没有见过伐木,更不要说亲手伐木了。

小穆说,“伐木有上锯、下锯之分,先下锯,下锯顺风,后上锯,所以在伐上锯时听见树在嘎嘎响的时候,就要喊顺风倒。”小穆叫我伐完上锯,听他口令,我们各自从树倒方向的两边很快走开,以免被树杆或树枝砸到。

那个锯,他们称之为快马子,锯片上端平直,锯齿下端弧形,两头有木把,用弧形的地方锯树,一来一往。可我到现在还没有搞清楚为什么这种锯是快马子。

因为人多,老职工多,也没有出什么问题,伐树很快,几十根树都躺在了雪地上,像经历了一场战斗,一个个战士牺牲在雪地上。

女青年拿着斧子把小树枝砍了下来。这些树枝在严寒下,已丧失了抵抗力,任凭人来砍,一些粗一点的树枝,女青年砍不动,就让男青年来砍或锯了。

在雪地上我们随便吃了点馒头,就开始归楞,两个男人一组,用肩扛起自己伐下来的树木,放到了林子边上,而放树木也要喊口令,小穆说,我输一二三,再一起扔,不然,后扔的肩要被震的。

第二天拖拉机承担运输任务,两天将几十根树木拉到了连里。连长又安排女青年拿镰刀将树皮刮了下来。那些树没有了皮,白花花的,在阳光下泛出白光。

四月份,春天终于来了,泥鳅沟的冰消失了,清澈的水没有别的干扰,一见到底,一些小鱼在水中悠然自得地游动,水中的草也随之摇动。于是,用铁盘条夹了一些木料拉过对岸,算是建了一条简易桥,当拖拉机一上去,这个桥就下到了沟底。

连长说,这个简易桥最多能跑个一个月,我们就在五月份建桥。

就是五月份水也是很冷的,下水打桩,人是受不了的。但是,为了保证二十六连进出问题,建桥终于开始了。

哪些人来建桥呢?木工、连部的卫生员、出纳员、司号员、文书等工作人员和几个老职工和大个子青年。

那天,天气晴朗,蓝蓝的天空飘着几朵白云。连长一声吆喝,我们一群人来到了泥鳅沟边,只见一根根木材整整齐齐地躺在那里,犹如战士准备好了,将要奔赴沙场。

连长在现场做了简要动员:“今天天气比较暖和,但也要注意保暖,在沟边拢一堆火,分两班下水,每班二十分钟,轮流作业,只要把桥桩打下去了,我们就胜利了,就不怕冷了。我带来了一瓶酒和几个鸭蛋,上来就喝点酒,取取暖。一共十二根桩子,今天干完。”

于是人分成了两拨,一拨人先下水,另一拨人烧起了草和树枝,青青的烟升上了天空,红红的火映红了人的脸庞,“吱吱”的响声飘在原野。

这水真凉呀,说是刺骨也不为过,仗着我们年轻,火力旺,都穿着裤衩进到了水里。水倒是不深,齐脖子吧。连长一马当先,最先下到了沟里,只见他白白的、胖胖的胸脯在水中晃动。

沟底是软呼呼的泥,岸上的人把一根根木料推进了水里,我们就抱住了木头。连长说,沿着我指的方位打桩。

我们几个人调整好了木料的方向,一个个子稍高的青年站在水里的木头上,拿起十二磅的大锤向木桩的上方砸去,一下一下,只见木桩稳稳地向沟底钻去,一直到木桩不再向下动为止。

但是,水太冷了,大家在水里直打哆嗦,岸上的人也喊了起来,时间到了,你们可以上来了。

连长说,再打一根,再打一根。我们又打下了一根,这才上了岸。

一上岸,我们更觉得冷了,直打哆嗦,脸觉得紧紧巴巴的,赶紧向火靠了过去。

连长拿起酒壶说,这是我自己买的酒,自己腌的蛋,你们尽管吃,暖暖身。

那时我还不能喝酒,只见他们喝起了酒,说着刚才打木桩的情景。一个老职工对我说,用酒搓搓身子能暖和一点,我就用酒搓了搓身胸部,似乎有点热乎乎的感觉。

连长站了起来,披上大衣,看着那一拨人在水里打桩。

那一拨人似乎比我们快,竟打了三根桩。

我们第二次下水了,心里也有了精神准备,一跳到水里,先在水里伸手活动起来,给自己壮胆。但是,毕竟还是冷呀,有两个打锤的人,轮换着来,还是经常掉到水里。

连长说,今天我们一鼓作气,把打桩的艰巨任务拿下来,你们休息两天。大家一听,更来劲了,说是先不吃午饭,把桩打好再吃,早完早好。

我佩服连长的鼓劲方法和工作魄力,不像有的领导指挥起来黏黏糊糊,怕这怕那,不敢让青年休息。连长说,我喜欢工作就是工作,玩就是玩。

连长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几个老职工知道连长身体有个毛病,就是有痔疮,在这样冷的水里能不发病吗?连长一会儿就要找个僻静的地方去方便,老职工知道了,就叫连长回连部去,说这里的工作我们肯定会做好,保证不会出问题。连长说,我不能走,就是一会儿要跑厕所,你们不要见怪。

说实在的,现在回忆起来,我们那时干活都是认认真真的,知道这个桥的质量问题关系到我们出行的安全。尤其是连长与我们一起在冰冷的水里,我们没有一个有怨言,都早日盼望把桥建起来。

也就下午两点来钟,十二根桥桩胜利完成。连长一呼,我们像兔子一样奔回了宿舍。可是连长还站在那里,看看水里的桥桩。

太阳已经顶在头顶上,泥鳅沟又回复了平静,那镜子一样的水面多出了一个一个的白白的木头,像一个一个战士守卫着二十六连。

说真的,第二天我们没有休息,都来到了泥鳅沟边,烘炉于师傅送来了崭新的八锔子,木工站在了桥桩上,指挥着岸上的人把木料传过去,然后打上八锔子。

连长站在了边上看着,一边喊着,“小鞠、小毕,小心!”

连长还是一会儿要跑厕所。

由于不下水了,就是把木料往木桩上固定,觉得轻松多了。大概是两天吧,一座巍巍的木桥诞生了。

整个桥不长,约二十来米长,五米来宽,木桥白白的、宽宽的,桥面是两个木工用锛子锛过的,从木头与木头之间能隐约看见桥下的水,没有桥栏杆,只有一根木头粗的高度,横钉在了桥的两边,桥头的木头一直铺到路上。

我从远处望去,远远的绿树和草、蓝蓝的天和白云和那白白的桥构成了一副静谧、和谐、诗意的画。现在想来,我当时没有这种远见和条件,应该选择一个清晨或者傍晚、雪天或者秋天把这座桥拍下来或者画下来,作为二十六连永久的纪念。因为,这座桥凝聚了二十六连的智慧与贡献。

这座桥于是成了我们二十六连的进出口,马车、履带式拖拉机都可以自由出连到团部去拉货了。

晚上开会,连长宣布用桥规定,每一、三、五中午是女青年到桥上去,每二、四、六中午是男青年到桥上去,星期天是男女青年可以共同去桥上。于是这座桥成了我们青年人的天堂,我们可以在桥上洗衣,在桥下游泳了。

我是一九七四年离开二十六连的,我是从这座桥上走过去离开二十六连的,到我离开二十六连时,这座桥没有大修过,据说到了一九七九年这座桥还在,还能走拖拉机。

当然这座桥与现代之桥是无法比的,也许这座桥已经不存在了,我想不管这座桥现在还在不在,但是这座桥在二十六连人的心中应该永远存在,二十六连第一任连长严谨在二十六连人的心中应该永远存在。

                 二〇〇九年二月六日中午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