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我的最初喝酒故事  

2013-05-14 16:58:36|  分类: 回忆思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勤


看到现在人们喝酒的场面、气氛,让我羡慕不已,也让我不得不想起在兵团时最初喝酒的故事。

那是一九七一年,我在新建连队当烘炉工。我们连临近乌苏里江,物质条件和工作环境极其恶劣,没有蔬菜,没有鱼肉,面片当菜——炝炝锅、放点盐就行了,馒头当饭——是蒸不熟的馒头,还要起早贪黑踩着膝盖厚的白雪去伐木、采石、捕鱼。

当时,我们连有五、六十个知识青年,大的已二十五、六了,小的也二十出头,谈朋友还没有完全开禁,有人晚上就悄悄地小来来。

一天,史纪国对我说,阿拉不会赌,又没有女朋友陪,想喝点酒。我说,可以呀!就是到什么地方喝呢?他说,你的工棚不是可以吗?我一想,是呀,我的工棚比较隐蔽,一般没有人去,只要没有光亮,没有人会发现的。他说,就在今天晚上,指导员不在,你只要把水烧开,我们带来挂面、酒,再搞两个午餐肉罐头就可以了。我说,晚上七点,敲三下门,我开门。

其实,这样的决定我是害怕的,因为,我们几个上海人暗地里喝酒,一旦指导员知道了后果不堪设想,就有可能被指反革命集团,就有被批判的危险。但是,又想,我们这些上海人是不会叛变出卖的的,主要是不要让人知道或者发现。

当晚伸手不见五指,我提前十分钟到了工棚,开了锁,一闪身进了工棚。工棚非常简陋,两间连在一起的房,一间木工棚,一间烘炉棚,每间约十个平方米,薄薄的墙是用草泥挂在一根根木头上做起来的,也有小小的窗户,工棚里一个木板台,台下是碎铁碎钢,台上一个台虎钳,一个角是烘炉,旁边一个风箱,中间木墩子上一个铁砧子。

我点上火,拉起风箱,火着了,就把一个脸盆放上去,烧开水。

这时听见门响了三下,我立即开门,那人闪了进来。三、四分钟,七个人到齐了。

他说,今天在这里简单地聚聚,喝点酒,不要说话。有人把面条给了我,我把面条放进脸盆里,通过烘炉的微光,看见有人拿出军用水壶,把酒倒进了一个白白的搪瓷刷牙杯里,有人打开了午餐肉罐头,都放在了这小小的铁砧子上,大家都拿着一个上海人特有的小勺子,静静地围着这个铁砧子站着,一句话也没有,只有一个有力而轻轻的声音,喝!

大家传递杯子轮流喝,轮到我也喝了一口。其实,那个时候我不会喝酒,感到能为我们上海人安排在这里喝酒,也算是对得起大家,就喝了起来。

很快,三轮过后,酒没有了,午餐肉也没有了。我把脸盆放在了铁砧子上,大家拿起勺子伸进脸盆里捞起了面条。有人吃面条的声音稍微响了一点,马上一个声音说,轻点!又是寂然无声。那人拿起军用水壶倒了一倒,看确实无酒,拧上盖背在了肩上。

也就几分钟,喝光、吃光。我说,还是一个一个出去。我开一下门,出去一个,等十几秒,再开一下门,直至走光。我简单地涮了涮脸盆,开门把罐头盒子抛向树林里,锁好门,悄悄回到宿舍。

过了几天,确实没有发现什么动静,心也就平安下来了。

这个喝酒的故事已经过去了四十年,但是那个黑夜、那个情景、那个酒味没有在我的记忆里消失,常常让我感到后怕和自豪。

二〇一一年六月十一日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