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团费  

2013-04-17 22:30:42|  分类: 回忆思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祖根(新疆兵团上海知青)

我14岁就提出申请入团了,可一直到高中毕业,也没有被批准。按说,我在中学里一直品学兼优:从初一起,几乎年年是三好学生、学习积极分子,老师喜欢,在同学中威信也挺高,总被选为中队长、班长、甚至学校学生会的学习干事。可组织上总有点不信任——因为出身不好,父亲还当过“右派”,团组织整整考验了我四年。记得有一次,团支委找我谈话,指出我有点骄傲:“说话时喜欢加一句‘我认为。。。。。’,属于资产阶级思想留下的烙印,还必须洗心革面,好好改造。”高中毕业,因病转回街道,直到我坚决响应党的号召,写了血书支援边疆,才获准入了团,那时候,我已经19岁了。

从此以后,我无限忠诚于这个政治组织——我至今保留的两本团费证可以作证。

一本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团委颁发的,从1966年7月进疆那个月起,每月缴纳团费0.20元,月月不缺:

66年到67年在石河子总场六分场八连时,是团小组长汤志明签收的;

67年到75年在六分场七连的八年间,分别是王家启、邓玉英、任本柱、张德芸、罗定全、郑来江等团干部收的;

75年到78年初在四分场四连子女校工作时,由团支委杜淑丽收取。

1978年三月进入新疆师范大学数学系后,换发了自治区团委的团费证,由班里的团支委张唯佳签收,一直交到78年9月12日正式离团,这时候,我已经31岁,远远超龄了。

在加入团组织的12年中,我经历了十年文化大革命,共青团中央及各级领导都受到了“炮轰”,上下团组织几乎都瘫痪了,组织生活很不正常:不要说交团费,许多人连团籍都无所谓了。我在遭受严重迫害时,曾被迫三次逃离连队,居无定所,颠沛流离,但每到该交团费的日子,我无论如何都要设法交齐,哪怕用信寄回连队,所以,十年中,我的团费记录一个月都没有拉下过。

到了1972年,按说我已满25岁,完全可以退团了,但文革中没人理会退团的事。我觉得,自己入团时是堂堂正正立了誓言的,退离团组织也应该严肃正规,而不能随随便便马马虎虎。所以,我一直坚持到文革结束,在新疆师范大学团委举办的正式退团仪式上庄严离团,而且领到了“超龄离团”的纪念证,上署的铮铮誓言如此醒目:

“刘祖根同志于1966年参加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现因超龄离团,发出此证,作为纪念,希望你继续努力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在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中发挥积极作用,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到底!”

这个时候,我已经31岁了!

虽说时过境迁,我以后没有再坚守共产主义的信条,也没有提出入党。但我年轻时一旦入了团,我就要忠诚于这个组织,只要是团组织号召的活动,我都积极响应,全力以赴,甚至奋不顾身!在文革中我哪怕曾受到过这个组织的压制和整肃,我也无怨无悔,把团组织深藏在自己的心间。

使我感到疑惑的是:现在许多年青人,即便入了团,也不把它当回事,组织活动随心所欲,交个团费还等别人来催;还有不少党员离经叛道,貌合神离,组织生活不愿参加,连党费都不想交了。有些领导甚至为了一己私利为非作歹,沆瀣一气,恐怕他的入党人团只是为自己的仕途贴金,根本没有立志为这个组织的庄严宗旨和宏伟理想去奋斗!和以前我们那样的党团员相比,不感到庸俗和羞愧吗?

一个民族,怎么能没有信仰?

国家兴盛,又怎么能没有一批赤胆忠心、敢打敢拼、奋不顾身、一往无前的中坚分子呢?


  评论这张
 
阅读(2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