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割大豆  

2013-11-03 18:15:56|  分类: 回忆思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在武


到黑龙江的第二年,正赶上这年收成不好,大豆长得矮。连长说,这种大豆不能用机器割,用机器割的话,势必每一颗豆株上都会留下两个豆荚,俗称“猫耳朵”。他算了一笔账,每一株上留下两个豆荚,那要损失掉好几顿大豆。他决定用人工收割。

全连的人不管男女老少都上阵,每人一把镰刀,磨得铮亮。喊出的口号也非常可笑,叫做“小镰刀赛过康拜因”。第一天,每个人一垄大豆。别看只是一垄,北大荒的地可是一眼望不到头呀!反正是一垄,早割完早回家,我拿起镰刀就拼命地割了起来。割大豆也要讲究技巧,左手抓住豆株,右手用镰刀贴着地皮用力一削,豆株就留在手上了。等到有了一捧,就把它们扔在指定的豆堆上,等待康拜因来脱谷。从早上起床,割到下午3点,才把一垄大豆割完,连中午饭都在地里吃的。回家的路上,几乎每个人都累得直不起腰来,都在使劲地用拳头捶打着腰部。

第二天还要去割。我想这样下去不行,得搞点气氛出来。俗话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说说笑笑,轻松到老”。我边割边打量着周围,见我身边的一个哈尔宾知青,就打趣地问他:“‘地缸子’,昨天割了一天,腰酸不酸啊?”

‘地缸子’说:“咋不酸呢?今儿个腰都直不起来了。”说着,他还使劲地捶了捶腰。

旁边的一个人也打趣地说:“哎呀,‘地缸子’,你这么矮的个子,哪来的腰啊?”

‘地缸子’也不生气,说道:“人长得矮,就没有腰啦?没听说有句话,叫做‘麻雀虽小,也有五脏’,这句话就是指我的呀!”

他的这番话把一旁干活的人都逗乐了。

老职工也打趣,他们讲的可没有我们文明,也不管什么场合,说起话来肆无忌惮的。

“瞧那大老李,腰都直不起来,昨晚上准没干啥好事!”

“这是谁在说我哪?还干啥好事呢,累得像个王八犊子似的,有那份心也没那份劲儿呀!”

他的话把那帮老职工都逗乐了,笑得人仰马翻的。我们知青在一旁都咂巴着眼睛,不知他们为什么要笑。

我的身旁有个哈尔滨的女知青,高高的个子,浓黑的头发,一双大大的眼睛,煞是美丽动人。她主动提出要向我挑战,“怎么样,一人一垄地,看谁先割到地头!”

“好呀!”我自然不会服输,一个姑娘家的,我还会输给你了?

‘地缸子’做裁判,他举起手里的镰刀,使劲在空中一比划,叫了声:“开始!”我两便飞快地割了起来。

哈尔滨姑娘的割豆姿势非常独特,她是背身朝前,弯着腰一点一点向后退,手势极快,一会儿工夫,就把我拉得很远。我学着她的模样,也把身子转了过来,可怎么割也不利索。渐渐地,我开始气喘吁吁。“你真行!”我服输了。

哈尔滨姑娘说:“你也不赖呀,看上去文质彬彬的,干起活来有一股猛劲。”

“是吗?输了你还夸我?”

她腼腆地笑笑,说:“咱不谈输赢好不好?比赛嘛总会有输有赢的。听口音,你是上海知青?”

我点了点头。

“我是从哈尔滨来的,第二批知青,前天刚到。”

“我知道。那天晚上连里开欢迎会,我就注意到你了,你的舞跳得不错。”

“那里,那是刚学的。”

“真的,你很有舞蹈天赋。有空可否教教我?”

“嗨,你那是赶鸭子上架,我自己还跳不利索呢!”

“说好了,一言为定!”

她犹豫了一下,终于点了点头,说:“好吧,一言为定。”

我发觉‘地缸子’一直在一旁偷偷地听我们的谈话,他的嘴角露出一丝诡秘的笑容。

收工回家的路上,我还在回忆着刚才和她比赛割大豆的情形,那种倒过来割豆的身恣,看起来一点都不别扭,相反非常漂亮。我喜欢她的快人快语的性格。我的嘴角也露出一丝笑容,那是种甜蜜的笑容。

回到宿舍,我把我的镰刀磨得铮亮,我盼望着明天早早到来,因为我的心早已飞到那块豆地里去了。

 

       2013年11月3日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