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这一天,改变了我的命运  

2013-11-24 15:25:51|  分类: 回忆思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林嗣丰

  人的一生总有一些日子让人终生难忘,铭刻在心。11月21日,就是这样的日子。45年前的11月21日,我离开上海到达边疆后的第三个月,从上海寄来的一封信带来的噩耗,从此改变了我的一生。

  那天我照样去团部邮局拿回全连的报纸、信件,(到达兵团不久我就担任了连队的通讯员)今天这里也我的一封信――我大姐写来的。虽然不是“烽火连三月”,但对于我们刚下乡的知青来说,能收到一封来自家乡的信,确实是“抵万金”的,那种欢乐的心情是现在的人们无法理解的。那时的知青,谁不日日盼着远在数千里外的家乡亲人同学的来信呢?

  我急忙打开信,瞬间便从头凉到了脚:我爸因无法忍受屈辱,投河自尽了!这消息犹如晴天霹雳,一下把我打晕了――我离开上海时爸还是好好的呀!他那时还在负责整个单位被那场“史无前例”的运动破坏了的生产机器的运转。

 爸爸在16岁时就只身离开宁波老家来上海学徒,19岁出徒后就一个人在上海打拼,靠着同乡的帮衬,渐渐在上海站稳了脚跟。由于他技术好,业务精通,尤其是那把算盘打得能气死现今的计算器。加上他出徒又早,因此整个上海五金行业无论年之长少,都尊称他为“老师兄”。文革中,我曾到他们商店去学工,深深地感受到大家对他的这种尊重。由于文革的原因,商店原有的领导都被打倒了,于是大家就一致推举他来负责单位里的产生,保障商店在那样的情景下能够正常运转。可想而知,在那样的情况下要抓好生产经营是多么的困难,但我在他们商店学工期间,感觉到商店当时的运转依旧是井井有条。但同时我也感受到商店十分浓烈的火药味,斗争“当权派”、“资本家”、“反革命”的场面令人胆颤心惊。记得有一次商店召开批斗会,挨批的人中有一个小时候曾经得过伤寒病,脑袋上没有一根头发,平时就一直戴着帽子以遮丑。这天台上台下齐吼:“把帽子脱了!”顿时就露出了如同剥了皮鸡蛋的脑袋,于是台上台下一下就发出了“哄”的笑声。我顿时感觉到了挨斗者的尴尬,如地下有缝,他一定会一头钻了进去的。那个时候,人就是如此的没有尊严!

 没想到,我爸竟然也到了这样的境地,而他的遭遇一定比这严重,否则他怎么会走上这一条路!但我始终不能理解,好好的一个16岁起只身来上海学徒的苦出身的人,也会被揪出来批斗。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在解放前我爸曾经想自己搞实业,那可就有当“资本家”的嫌疑;更可怕的是说曾经有一次国民党的外围组织开会,在会场附近有人看到过他,那就有“特务”的可能;最要命的是,他竟然与陈纳德做过生意!陈纳德是谁?美国来华支援蒋介石抗战的“飞虎队”队长,陈香梅的老公。这在现在看来是值得赞赏的,但在那个时候,光“美国”、“援蒋”两个词就可以把你打入十八层地狱了。我无法想象爸爸那时身负的重压是如何把他逼上了那条绝路的,他一定想起那批斗会的残酷,眼前浮现出如剥去皮后的鸡蛋样的脑袋……我突然想起我离开家的那天,爸爸躺在床上没有起来送我,他那时一定已经心力憔悴,无力顾及自己唯一的儿子要远赴边疆。

 记得我到兵团后曾写信告诉他连队的情况,他来信要我听领导的话,相信政府会把知青的生活安排好的。在信中他依旧是那么的相信组织、相信政府,没想到仅仅不到三个月,我们已经是天地两分了。

 姐姐在信中关照了三句话:“没留骨灰;(单位关照的)不要回家;向组织汇报。”在那个时代除了这三点,我还能做什么呢?这只有去向连长汇报,但一到连队后就对我关爱有加的连长也自身难保了,不久他也被揪出来严加看管了。

 从这一天起,我的命运也发生了彻底的改变:原先的重点培养的入党积极分子自然就取消了,如果没有团生产股颜股长(现役军人,无锡人)的保举,通讯员的职位也差点撤去;(一年后还是被撤了)提干没有资格,去学校当老师也被否定,……后来开始招收工农兵学员了,第一次推举上后政审被刷下,第二次被分到了中专。尤其是入党的问题,每到一个单位都是重点培养对象,但都在最后时刻被否定,一直到20多年后实现,还差点因为被指在那场“风波”中没有写思想汇报而被拿下。

 但,这突如其来的事件也因而锤炼了我,使我知道今后的一切要靠自己。爸爸死时才46岁,我发誓,46岁前我为自己活,一定要活出样来;46岁后我的生命要双倍的活:为自己活一份,为爸爸活一份。不知冥冥之中是否真的有灵魂,是否是爸爸在天上护佑着我,1995年,我跨进了46岁的门槛。那年的第一个月,我的第一篇论文在省级杂志上发表了,而且先前寄出后再无信息的其他几篇论文也纷纷发表;参加常州市语文评优课比赛,获得了市区第一、大市第二;所教班级的学生在高考中语文成绩超过省均7分,被评为工厂(我们学校是企办学校)的“四职明星”;不仅入了党,而且在那一年加入了学校中层的队伍,主抓学校的教学工作;成为常州市教研室的兼职教研员,参与全市高中语文的指导工作;评上高中语文高级教师,成为常州市中学语文研究会副秘书长……命运竟然真的在我46岁这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46岁开始,我的生命质量真的成倍提高。

 爸爸呀,你的在天之灵一定在保护着儿子呀,你也一定看到了儿子有成绩,体会到了儿子的心愿。儿子没有给你丢脸,儿子虽然没有让林氏家族大放异彩,但也绝没有辱没门楣。

 爸爸九十冥寿时,我们姐弟兄妹数人回到家乡为父母做法事,在新立的墓碑前,我深深地磕下头去,默默地祝愿爸爸和妈妈在天堂过得快乐,保佑我们幸福健康……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