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两包咖哩粉  

2013-11-01 23:33:58|  分类: 回忆思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在武

有些事情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地淡忘了。但有件事就像心头的烙印,使我终生难忘,每当回忆起那段经历,我的心里总是平静不下来,总有股说不出的滋味。

记得是我刚到黑龙江农场的时候。我有个爱好,从小就喜欢吃咖喱炖土豆,听说黑龙江盛产土豆,临上黑龙江农场前,特地到商店里3分钱一包买了两包咖喱粉。

到了农场连队,一打点行李,糟了,发现睡觉的枕头忘记带了,只得用棉裤叠起来,上面铺一块毛巾,临时当枕头了。幸亏那两包咖喱粉还在。

当时,我们吃的是职工食堂,凡是单身职工都在食堂里吃饭。食堂的伙食非常单调,早上小米粥、咸菜、馒头,中午馒头、卷心菜,晚上馒头、萝卜丝、豆腐汤。有时,也吃一顿炖土豆,可那滋味总不对我的胃口。

连队的司务长姓孙,是个慢性子的人,人们都管他叫“孙老蔫”。他负责连队的后勤和食堂工作。有一回,我看见食堂里正在洗土豆,知道今天中午食堂要吃炖土豆了,想把那两包咖喱粉拿出来给食堂,让大家都尝一尝咖喱土豆的美味。可咖喱粉一拿在手上,心里却踌躇起来。“孙老蔫”是个铁杆的贫下中农,我呢?虽说也是一个知青,但我的出身不好,人家会相信自己吗?但是,咖喱炖土豆的滋味实在太吸引我了,我犹豫了好半天,终于鼓足勇气,把那两包咖喱粉交给了“孙老蔫”。

“孙老蔫”接过那两包咖喱粉,左看右看的看了半天。我怕他不会用,便说:“司务长,这上面有文字说明的,只要照着做就是了,很简单的。”

“孙老蔫”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咖喱粉包装上面的使用说明,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中午,到食堂吃饭,我没有闻到那股浓香的咖喱粉味道,心里便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果然,“孙老蔫”没有烧咖喱土豆,打在碗里的依旧是白白的炖土豆。我的心里顿时有了一种莫名的失落感,难道就是因为自己的出身不好,就会被无端地怀疑?难道我那两包咖喱粉里面有毒?

晚上连里开大会,指导员在会上讲了半天的阶级斗争,从国际上的中苏斗争到国内的阶级斗争,地、富、反、坏、右,再加上苏修特务不甘心他们的灭亡,时时刻刻都想着颠覆无产阶级专政……那语言之犀利,那目光之敏锐,我低着头,不敢用眼睛看指导员,一晚上如坐针簪,浑身不自在。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连里成立了值班连队,许多知青都被编进步枪排、炮兵排、机枪排,开始了集训。还有的知青上了机务排,开起了拖拉机。我仍旧在农工班里劳动,干些杂活。食堂里一日三餐也依旧老样子,偶尔吃一顿土豆,也依然是白白的咸咸的炖土豆。

“孙老蔫”还是那副德行,干什么事情总是那样慢悠悠的,迎面走来,我不敢和他打招呼,低着头躲着他。我曾想问他要回那两包咖喱粉,但又不敢开口。我猜想,他肯定已经把那两包咖喱粉交给了指导员,把它当成阶级斗争活教材了。我后悔极了,当初就为了要吃一顿咖喱土豆,竟然落到这步田地!现在怎么办?只得走一步看一步了。

转眼到了麦收季节,连里召开麦收动员大会,“孙老蔫”特意杀了头猪,做起了猪肉炖粉条。全连一百多号人围着一张张圆桌,有酒有肉,吆五吆六地吃了起来。突然,我意外地发现桌上有一盘黄灿灿的炖土豆,夹起来放进嘴里一嚼,果然是咖喱炖土豆!不知怎么的,我的心里一阵激动,眼泪竟流了出来。说老实话,那顿饭其它菜我都没吃出什么滋味来,唯独那盘咖喱土豆,我感觉特别好吃。

“孙老蔫”走到我的身边,慢悠悠地对我说:“我琢磨着,好东西要放在关键时候吃。这咖喱粉我从来没吃过,也不知道怎么来烹调,研究了这么长的时间,不知合不合口味?”

我忙说:“好吃,真的很好吃!”

“孙老蔫”说:“你没骗我吧?做出来真的跟上海的一样?”

“一样,一样,比上海做的还好吃呢!”

“孙老蔫”笑了。他说:“谢谢你千里迢迢地从上海带了咖喱粉来,让我们这些土包子都尝到了新鲜玩意儿。”

我深深地舒了口气,心里舒服极了。是啊,人与人之间,多一份信任,少一分猜疑,这个世界该多么美好!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